当前位置: 轩序阁 > 玄幻小说 > 灵动 > 第十章

第十章

    「静蕾是你吗?我是马群。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马群叫道同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来晚了。灵衣灵剑的对撞让房间里面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灵能力场因此张静蕾的灵魂没有马上消散掉。

    「群?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死了吗?」张静蕾的声音带着一丝哭泣他不想死与马群在一起的日子他真的很开心这样的日子他还没有过够。

    「静蕾别动我来想办法。」马群平静了一下自己纷乱的心情拿出蝴蝶形的飞行器那本是为他自己准备的没想到居然现在就要用上了。

    马群两手急挥挥出一连串的手印对术法的修为不断的加深让他可以很轻意的找到张静蕾的位置手印更加熟练准确。

    小心的将张静蕾送入到飞行器之中马群松了口气至少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张静蕾虽然已经死了可他的灵魂自己还是救了下来。

    「马群救救我。」刘明星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的灵魂也同样在这所房间之内。

    马群一言不两手结印将刘明星的灵魂收入胸前的项链之中在这一瞬间马群已经想好了如何对付刘明星。

    马群的性格是随遇而安很少会恨谁在听说杜微教授去世的时候他虽然有些伤感却无法真正痛恨黑巫教。可此时他真的好恨不但恨刘明星更恨自己。

    「天啊这是什么地方?」刚刚成为灵魂的刘明星恐惧占领的他全部的波动而且他将面对的还是痛恨自己的马群。

    相对于刘明星张静蕾虽然也很害怕不过有马群的声音在这让他安心了不少只是对于自己目前的状况却一点也搞不清楚。

    「静蕾不用怕你试试去感受四周如果感觉到有光点的地方集中你全部的精神仔细的看着那里。」马群的心一阵阵刺痛一边轻声的指点着张静蕾尽快让他可以控制飞行器。

    「群我现在死了吗?」张静蕾再次问道他还是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记得自己被刺中了一刀之后的事情就变得他无法理解了。

    「我们一会谈这个你先学会如何使用这个飞行器。」马群回避着张静蕾的问题他不知道应该如何中他解释。

    「我明白了我已经死了对吧死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以后我还可以跟你在一起吗?」张静蕾的声音平静了很多聪明的他马上明白了自己的确已经死亡了。

    只是死亡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他还不清楚张静蕾最关心的是以后是否还能同马群在一起现在自己的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这让他很害怕只能通过不停的与马群说话才会感觉到一丝的安全。

    「当然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你先听我说你必须学会控制这个飞行器这样你不但可以活动而且可以看到听到。」马群说道。

    「好的我变成怨魂了是吧我想起来了一定是这样的。」张静蕾有些恐惧的说道与马群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他知道那些怨魂是用来修炼的工具。

    「不是你不是怨魂这个以后再解释。」马群轻声说道马上开始指点张静蕾虽然张静蕾刚刚成为灵魂对于这样的生存方式还很陌生。不过他很聪明而且还有修道的基础因此学习控制灵魂飞行器还是很容易的。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蝴蝶飞行器动了起来张静蕾已经可以自己控制飞行器飞行了只是还很生疏。

    「群我看到了我看到你了看到田甜了那边是鱼肠还有……还有我自己。」张静蕾的声音中可以听得出一丝的苦涩。

    「对不起……」马群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现在说什么也已经晚了。虽然自己学了很多的术法却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是我太不小心了。」张静蕾幽幽的说道。

    「那是什么?马群你怎么了?」田甜在一边已经看了有半个小时了马群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幻着。

    他知道这个打击对马群来说太大了些。田甜感觉自己很无能居然无法保护好张静蕾来的时候自己就是作为张静蕾的保镖来的虽然他没有对付灵衣灵剑的能力可对于一个刘明星他居然也没有防止他杀人田甜快要恨死自己了。

    看到马群的样子他不敢上前说话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田甜再也忍受不住了如果马群再出了意外田甜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下去。

    「我没事静蕾死了不过我保留下了他的灵魂。」马群轻轻说道。

    「灵魂?马群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田甜真的有些急了马群居然开始说胡话了看来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我真的没事我们得处理现场离开这里我不想与警察打交道。」马群抱起张静蕾的尸体向外走去。

    「马群……」田甜紧紧的跟在马群的身后眼泪不停的向下流淌着不时的模糊着他的视线。

    「鱼肠你想办法处理现场一会到我家集合。」马群冷静的说道生气愤怒失望这些都是没用的事情马群现在感觉自己非常的冷静。

    马群站在高峰的最高处风很大将他的头不断的吹起。

    一年的时间不算很长却可以让许多事情让人淡忘马群却绝对不会忘记。身边飞舞着八只银光闪闪的灵魂飞行器一只美丽的蝴蝶安静的停在他的肩膀上。

    「欢迎你们随时回来你们永远是我的朋友这几年来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马群轻声说道聚散本事平常事离别的时刻却总会给人一份淡淡的忧伤。

    马群知道自己的心早已经不再能够平静人是会不停的改变的无论是自己还是这些灵魂们。

    「应该谢谢的是我们如果不有你也许我们早已经真正的死亡了而现在我们却得到了永生。」刘若梅说道声音中一丝的期盼也有些害怕还有些伤感。

    「我一直希望能够去世界各地旅行可惜身体一直不好没想到在我死后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这一切都是托你的福了。群你应该学会关心自己学会体验社会。」叶苍生说道。

    「谢谢我知道的有静蕾跟我在一起我不会感到孤单的。」马群笑了笑看着肩膀上的蝴蝶脸上尽是温柔。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这一年里马群无数次的幻想着自己也化作一只蝴蝶与张静蕾翩翩起舞看潮起潮落看落花缤纷。

    「想那么多干嘛真是的如果我是你早去当官了真没想到原来你爷爷居然是马天放。」王星说道如果他有这样好的家世该多好在这些灵魂之中最不舍的就是他了即便已经死去了近四年的时间他依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卷恋。

    「群保重我们会回来看你的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飞遍这个世界。」孙德生呵呵笑了起来生死对于他来说是件很淡的事情。

    「保重快点死吧跟我们在一起多好。」风铃子在空中转了一圈第一个飞走了对于他来说时间是漫长无期的马群的确是个特别的通灵者给了他一个难得的机会改变了他的生活。

    「我们也走了再见。」空中的灵魂飞行器排成一条线从马群的眼前飞过消失在远方。

    「我们回去吧。」张静蕾轻声说道这一年的时间里他对马群有了一个新的了解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嗯静蕾真的不告诉你父母嘛?他们很伤心。」马群问道。

    「不告诉他们了他们知道也许会更伤心的。」张静蕾轻声说道原来死亡并不是天人永隔自己依然有机会看看父母张静蕾已经很满足了。

    「我们回家。」马群向山下走去那里停着他新买的汽车。

    从山上望下去孤儿院尽收眼底经过几年的经营这里的面积又增加了不少收容了一千多名孤儿已经有两批孤儿离开了这里走进了社会。

    马群已经很少到那里去了有鱼肠梅子姐妹在那马群很放心他们早已经当那里是自己的家了。

    「群你真的打算提前毕业?」张静蕾问道。

    「是的今年就毕业我想作一名赤脚医生行走天下为人治病。」马群点头说道这样的想法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想了很久了。

    「这很好可田甜怎么办?」张静蕾知道马群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田甜的问题可自己已经死了他不想马群独自生活虽然有自己陪着可那是不完整的生活。

    「他……」马群脚下停了停又继续前进。

    「告诉他我在这里我们三人在一起不好吗?」张静蕾说道。

    「重姻是违法的。」马群怔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便宜你了居然让你娶了俩个媳妇你要好好对田甜哟。」张静蕾甜甜的笑了起来。

    田甜忐忑不安的跟在马群的身后一年了自从张静蕾死后两人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可他看不出马群有多么伤心只是很少说话今天他居然邀请自己到他的家里去说的话也很奇怪。

    「马群告诉我是谁想见我?」田甜再次追问道自己的老朋友?自己的朋友可不多而且也没有哪个是长时间没见面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马群头也不回的说道很快走完了楼梯站到自己家的门前。

    「你……你是说牠要见我?一只蝴蝶?而且还是假的?」田甜紧相着那只蝴蝶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只人工蝴蝶。此时牠正绕着自己不停的飞舞着如同有生命一般。

    「是的就是他。你们有一年时间没见面了吧他说想你了。」马群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来。

    「马群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田甜扭头看着马群问道。

    「还是让他自己来告诉你吧。」马群轻声说道伸手左手那只蝴蝶乖巧的落在马群的手心上。

    马群走到电视机旁边不停的把一些连线连接好打开电视机最后将一只细小的插头连接到蝴蝶的翅膀上。

    这是一年来马群和众灵魂一起研究的成果可以将灵能波动转化成音波。也就是说灵魂可以通过这种装置说话了。

    「田甜好久不见啊还记得我吗?」电视没有画面只有一条条的水波纹声音非常清晰的传了出来。

    「啊……」田甜目瞪口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怎么可能不记得?但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马群在搞鬼他想张静蕾想疯了才会用电脑技术合成出张静蕾的声音来一定是这样的。

    「别看他啊田甜我们可是老朋友了居然不理我?」从电视里传出来的依然是张静蕾的声音田甜绝对可以肯定这一点。

    「你是静蕾?不可能的。」田甜不停的摇着头。

    「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在一年以前我也会认为不可能的。」张静蕾笑了起来作为一个灵魂也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情能天天与马群在一起一刻也不分开这让张静蕾很满足。

    「马群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田甜依然无法相信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说话?

    「为什么不问我啊?我也知道的。」张静蕾很委屈的说道田甜这家伙居然只找马群看来他跟自己差不多把全身心都系在马群这家伙的身上了居然不理老朋友了这太过份了夸自己还想着他想要一起嫁给马群呢。

    「马群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想他可这样没用的。」田甜的脸上又见了泪痕马群一定是想他想疯了。可田甜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劝说马群。

    「田甜你再不理我我就把你小时候在我床上尿出来的事情告诉马群。」张静蕾怒道这个田甜居然死也不肯理自己真是见鬼了。

    「啊……」田甜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这样的事情马群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更不可能事先合成好张静蕾的声音。

    「你……」

    「我什么我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笨死了。」张静蕾笑了起来看来田甜还是无法相信自己还活着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亲眼看到自己的死亡让他相信自己依然存在的确是有些困难的。

    「你没死……你是张静蕾你真的是张静蕾?」田甜跳了起来怪不得马群不是很伤心原来张静蕾一直与他在一起。

    「事情就是这样的田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现在我要你代替我嫁给马群。」张静蕾花了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才把马群这几年的经历说完最后用不容田甜反驳的语气说道。

    田甜的脸一红瞄了一眼坐在沙上的马群什么话也没敢说。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自己虽然同样喜欢马群可他知道当张静蕾死在自己的眼前之后自己差不多已经失去了同马群在一起的可能。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马群很少会与自己见面而且从不会当着自己谈起张静蕾。他一直以为自己与马群已经完了不会再有一个结果没想到今天居然由张静蕾提起了而且还是当着马群的面提起。

    田甜知道两人一定早已经商量过了以他对马群的了解张静蕾为此一定已经作过许多的工作了否则马群不会同意的。如果马群不同意张静蕾今天也不会向自己提起的。

    「田甜我想去作一名赤脚医生你愿意陪我一起走吗?」马群看着田甜问道。

    「嗯。」田甜的头一直就没有抬起过声音小得象蚊子。

    「算了既然田甜不愿意群我们两就别劝他了。」张静蕾好象很无奈的说道心里却在偷笑。

    「谁说不愿意了。」田甜涨红了脸抬起头张静蕾这家伙别人看他文文静静的只有自己才知道他有多顽皮。

    「哈哈……」张静蕾狂笑了起来一点也不淑女。

    一个月之后还是那座山峰马群和田甜并肩而立头上一只美丽的蝴蝶飞舞着。站在两人对方的有很多人。良枫鱼肠梅子周家姐妹……

    「我们走了。」马群的声音依然很淡却有着一丝不舍。

    「玩得愉快些记得回来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提前毕业了真是的我记得你以前考试总是不及格的。」良枫大声叫道。

    鱼肠在边上掐了他一把这家伙总是这个样子。不过鱼肠的心里却感觉很甜他在等等待良枫毕业等待他为自己作手术等待他给自己一个全新的面容。

    马群和田甜的眼光同时注视着头上的蝴蝶他们也在等等待再一次的灵动。

    灵魂不死生命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