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 玄幻小说 > 异世药皇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覆雨天下(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三章 覆雨天下(大结局)

    这是巧遇吗?

    万祥忽然很暧昧了笑了起来,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想知道自己现在的能耐,如果重新回到武林中以后到底有多强。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可是万祥非常的清楚,他根本就无法再回去了。既然回不去,万祥就只能断了这个心思。

    但是此刻,他的愿望能够满足了!

    “你在武林中消失一千年了!”万祥随口回答一句,想看看聂仁寒的反应。

    “一千年吗?我在这里已经活了一万年!原来这里一万年,那里才只过了一千年啊!”聂仁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

    “时间不重要,我想知道,比起那时候的你,现在的你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万祥很期待的问了一句。

    “很强!”聂仁寒的回答却很模糊。

    “那让我来试一下,你到底有多强吧!”万祥随手捏出了一把飞刀。

    “好!”聂仁寒直接回答了一句。

    一声应答过后,聂仁寒拔刀了。他的刀很快,万祥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到白光一闪,这把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寒绝,霸绝,直截了当的一

    傲寒六绝:惊寒一瞥!

    退!万祥已经退的很快了!

    但是刀光已经砍在了他的身上,虽未伤,但是前胸的衣服,在一瞬间就碎了。这么霸道的一刀。万祥惊地脸色都变了。

    “第二刀来了!”

    惊变的脸色未褪,聂仁寒地第二刀就已经来了。三尺寒风暴涨。万祥只感觉到周围的气温剧降。而这时候,犹如凝成了冰的刀劲,已经扑面而来。就仿佛囚笼一般,狠狠的把万祥给彻底的困在了原地。足足厚逾三尺的冰寒刀劲,让万祥冷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傲寒六绝:冰封三尺!

    万祥脸色大惊,然而就在这时候,聂仁寒的刀劲一变,无比滔天的恨意,扑面朝万祥翻滚了过来。一点红杏,犹如探出了墙头一般。雪饮刀居然灵巧无比的,直接朝万祥地眉心直点了过来。

    傲寒六绝:红杏出墙!

    这一招原本叫做雪中红杏,却因聂人王恼妻移情而变招,结果变的刀恨意更恨。而此刻,这一招红杏出墙在聂仁寒手中使出,居然恨意不比当年的聂风之父聂人王差。

    江湖传闻,聂仁寒因为惨遭大变。而引出了疯狂之血。难道这个大变,亦是情之一字?

    万祥根本来不急多做考虑,立刻运劲震碎了身上的三尺寒冰。脚下一动,双手灵活无比的缠了上去。避开那冰冷森寒的刀锋,紧紧的缠住了聂仁寒握刀地手,用力的一绞,准备用金蛇缠丝手,把聂仁寒的刀给绞落了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聂仁寒手中的刀,软绵绵仿佛没有力气一般。快的从万祥的攻击下抽了出来。

    傲寒六绝:桃枝夭夭!

    刀招枭若冷雪桃枝,看似无力,但是万祥却非常的清楚,桃枝夭夭这一招的关键,全在后面。因为这一刀,乃是一门刚烈无匹的一刀。软绵绵的一刀,虚实难辩。等万祥完全地感受到这一刀的时候,整把刀犹如冰山一般凶猛无比的压制了下来。一股彻骨的冰劲,顺着经脉而上。冷的万祥有种骨头都快要冻麻了的感觉。

    可是这要命的刀已经快要砍到面前,万祥如果在这时候再不做出点什么反应。这一刀足以要了万祥的命。

    刹那间,万祥反应的度极快,居然把全身上下所有侵入经脉中的冰劲都吸收到了右手之上。瞬间激活了手上地冰雪之手,随手一摆,一把冰刀已经出现在了万祥的手上。

    强悍的体魄一瞬间内体现出了异常的作用力。被这样的冰劲所侵。万祥非但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地损伤。还依然生龙活虎地反手一刀向上一撩,重重的击在了聂仁寒劈下来地刀上。

    冰碎。聂仁寒的刀也被高高的弹起。刹那间,万祥的反应极快。双手连弹,两道指劲爆炸而出,重重的击在了聂仁寒的手腕之上。以万祥拿**的功夫,聂仁寒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一麻,手中的刀已经掉了出来。

    “受死!”

    万祥口中出了一声亮喝,左手一抬,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记火焰刀重重的劈了下去。眼看着火焰刀就要重重的劈在了聂仁寒身上之时。忽然大量的血液,从万祥的胸口喷了出来。一刹那间,这些血液仿佛受到了寒气的影响似的,凝聚成了寒冰。仿佛溅开的血冰一般,耀眼的在万祥的胸口直达小腹出绽放。

    我忘了!

    一个念头从万祥的脑海中跳过,万祥重重的向后跌飞了出去。看着聂仁寒潇洒的用脚垫了一下刀,灵巧的御刀还于手中。

    我忘了,傲寒六诀第五式:踏雪寻梅!!!

    这传说中以腿御刀、刀腿并用、回异难测的一刀,抵挡起来根本就是防不胜放。只此一刀,就立刻重伤万祥。胸口间的鲜血不断的向外喷出来的时候,万祥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玩笑!”

    聂仁寒冷笑一声看着万祥,脸上挂着的尽是讽刺的表情。在他看来,万祥简直弱的过分。傲寒六诀,不过才用出五式,就已经重伤了万祥。

    “玩笑?”

    万祥猛烈的咳嗽了一声,随手把胸口的冰拍碎。站起来仰头喝了一口自己制造的血瓶,配合本身《五毒真经》强大地恢复力。胸前的伤口。刹那间已经开始结疤。

    “你和我想地一样!”

    万祥立刻邪笑了一声,接着聂仁寒皱眉为什么万祥会这么自信的时候。忽然就觉的后背一暗。腥臭的味道出现的时候,一双镰刀的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紧跟着,一条剑尾射出,直接贯穿了聂仁寒的胸口。

    是dron(雄蜂)!!!

    好一个万祥,在打斗的时候,都不忘了指挥dron(雄蜂)出现。故意以敌示弱,直接秒杀了聂仁寒。一瞬间内,周围的士兵在看到这一幕地时候,全都傻了。

    “笨啊!你以为我会像傻子一样,老老实实和你打?我是医生。又不是战士!”万祥讽刺的看了一眼倒死都瞪着眼不敢相信的聂仁寒,讽刺的冷笑一声。

    可是就在这时候,聂仁寒的双眼动了一下。

    还没死???

    就在万祥脸色大变,赶紧指挥dron(雄蜂)再次动手撕碎聂仁寒的时候,聂仁寒动作如常的活动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和我打地!”一股冲天的刀气出现在了他的背后。dron(雄蜂)当场被这股刀气,直接撕成了两半。

    这不可能。心脏已经贯穿,为什么聂仁寒还没有死?

    完全不符合医学常识的场面出现,万祥的表情一瞬间变的彻底复杂和精彩了起来。就仿佛他心中的信仰,一瞬间被击的粉碎似的。满脸复杂的看着聂仁寒带着疯狂地冷笑,举刀就是一记惊寒一瞥,就狠狠的劈了下来。

    这一刀没有劈向万祥,而是冰冷的刀锋直接劈在了万祥的旁边。

    刀气霸绝,寒绝的蔓延了出去,冰冷的刀气直接蔓延千米,千米之内连自己人都被这一刀直接给劈开。

    万祥傻了。这一刀,还是人使的一刀吗?

    不敢相信的看着聂仁寒,万祥知道从刚才他和自己战斗的时候就未尽全力。就像猫玩耗子一样,以前他也这样玩过人家。可是这时候,居然被人如此的玩了。

    可恶!

    为什么会这样!

    万祥紧紧地盯着聂仁寒的胸口,脸上的表情忽然在一瞬间内变的相当丰富多彩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感觉到了,聂仁寒全身上下所有的机能,已经完全地停止了。

    “你是医生,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聂仁寒冷冰冰地问到。

    “你的生机,早就已经断了!”

    万祥地脸色一瞬间变的异常难看。因为他看到,聂仁寒光鲜的外表下,尽是已经几乎腐烂的肌肉。而且腐烂的非常彻底,正散着一种臭味。聂仁寒之所以活着,完全是因为一种药物维持着。而且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因为他的脖子上。有一圈伤痕。是线痕,仿佛被裁缝缝过一样。技术不是很完善。大概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就必须得换一个**。

    这样的技术,即便是万祥来做,最多也就是这个程度了。

    究竟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医术?

    “我活了一万年了!如果我想活下去,就必须得换一具身体!”聂仁寒语气平静的说道:“再过三个月,又到了需要换身体的时候。可是给我换身体的人,已经死了!”

    “因为一封信!”聂仁寒平静的看着万祥。

    一瞬间内,万祥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聂仁寒作为议会中心的议会长,不把自己铲除。因为他做不到,他要换身体了。反正不管自己如何强,在他眼中依然如同蝼蚁。对待这样的自己,不如等换了身体以后在来也不迟。

    可是自己坏心眼的寄过去一封信,没有把聂仁寒杀死,却把给他换身体的那个人杀了。没有人给他换身体,那么聂仁寒唯一能够锁定的目标就只有——万祥!

    因为万祥,也有这个能力!

    “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死!”

    聂仁寒满脸杀气!

    可是万祥,却忽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开口说道:“恭喜你,好好享受最后三个月地生命。活了一万年了啊。你已经活的够久了!”

    “找死!”

    聂仁寒脸上闪过一丝杀气!

    “听说你是因为情,最后被疯狂之血支配啊!”万祥很自然地刺激着聂仁寒,果然因为这一句话,聂仁寒的脸色,完全的冰冷了下来。

    “那个女的真可怜,被你这个疯子爱上。”万祥看到,聂仁寒的双眼,忽然变的一片赤红。连黑色的眼瞳,都已经被掩盖了。汹涌澎湃的杀意已经席卷了过来,并且。聂仁寒已经开始一步步朝万祥逼了过来。

    万祥小心翼翼的把手心,那珍藏已久的悲酥清风给准备好。

    这半瓶悲酥清风,能够决定

    刀锋一点一点地抬了起来,聂仁寒此刻被万祥刺激的双眼红口中出了低咆。仿佛一瞬间内,所有的伤心回忆都唤醒了似的。冷冷的看着万祥,一点一点的举起了刀来。

    可以了!

    万祥平静的看着聂仁寒,一点一点地准备开始释放悲酥清风的那一瞬间。忽然一声娇吒出现在不远处。

    “青龙!!!”

    一条惊龙忽然从天而落,万祥脸上猛的闪过一丝讶色,愣神之间,就感觉到被人抓住,耳边贯风就把自己带回了队伍之中。事情生的太快,万祥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回到了一个小队伍当中。快的,连手中的悲酥清风掉了,都未能反应过来。

    熟悉的面孔,立刻一张张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雷奥斯、艾斯、艾蜜儿、丝丽、尼娜、爱琳、雅塔莎、伊菲雅纷纷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不光是他们。还有奥迪、艾丝缇、罗斯.卡理安、卡卡尔特、墨尔斯托,就像是早就已经预谋好了似地。把自己抓回来的,就是雷奥斯。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非常自然的笑容,就仿佛死亡在身边也不怕一样,每一个人都用最自然的笑容默默看着万祥。

    “喂,输的那么惨,可不想你们的风格啊!”奥迪很自然的调侃了一句万祥。

    “妈的,谁让你们来的!”万祥一阵大急,大家一来,万祥所有地计划全都乱了。

    “是朋友!”就在万祥焦急的时候。卡卡尔特忽然举了一下盾:“我会保护你!”“永远在一起!”艾蜜儿抓在万祥的手,情谊绵绵的说到。

    “还有我!”伊菲雅也抓着万祥的另一只手。

    “我可不要老公你离开我!”尼娜从后面抱住万祥。

    “万祥大哥,你说你会保护我地!”雅塔莎执着地说到。

    “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的,我想这一辈子不要这么快结束!”爱琳飒爽地站在万祥的面前。

    “你已经在我身上占到便宜了,圣狐族的女人。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哦!”丝丽很妖媚的笑了一下。大尾巴一甩一甩的相当诱人。

    “让我们战吧!”雷奥斯抽出了剑。

    “大哥,姐让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可不想我姐。难过一辈子!”烈火,在艾斯的手臂燃烧了起来。

    “哎呀,大家都说要来,我可不能掉队啊!”墨尔斯托拿出了法杖。

    “我们的学院!”学生会长罗斯.卡利安重重的说到。

    “我们的执着!”艾丝缇不甘落后。

    “大家!!!”万祥感觉到眼角一阵湿润:“太危险了……”

    “不要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承受好吗?我们是一个集体!”艾蜜儿语气柔柔的说道。

    万祥立刻张了张嘴,结果现,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惊天而落的玄冰青龙猛的炸开。

    “你们,开心够了没有?”

    聂仁寒冷冷的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一只苍蝇,一只苍蝇,简直烦死了!”

    疯狂开始出现在聂仁寒的脸上。

    “苍蝇,都是苍蝇。都给我去死吧!”

    聂仁寒不耐烦的一抬手,疯狂之血地支持下。一把巨大的冰锋疯狂地从空中劈了下来。狂猛的刀气,一瞬间内笼罩住了整片大地。千米之内,都处在了冰寒的封印之下。

    “破刀式!!!”

    就在刀锋落下的那一瞬间,雷奥斯先动了。他的度特别的快,快的就像一阵风一样,冲天而起。一把缠出了冰峰,独孤九剑马力全开。雷奥斯整个人笼罩在剑影中和聂仁寒缠斗了起来。

    “我来助你,雷奥斯!”

    率先帮助雷奥斯的,是万祥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一个人。居然是艾斯。一向把雷奥斯当成平生大敌的艾斯,居然在这一刻率先帮助了雷奥斯。

    “万祥。你地飞刀!用全力,不用担心,我们会掩护你!”

    艾蜜儿最了解万祥,看到万祥吃惊的时候,立刻出言提醒了一句后。立刻手一张,青龙复活,立刻摇摆着龙头上前助战了。“安心的给他致命一击!”

    卡卡尔特和爱琳同时举盾挡在了万祥的前面。

    “把敌人教给我们。安心的给他致命一击!”

    大家纷纷的提醒了万祥一句过后,都拼命的和聂仁寒苦战了一起。可是他们那里是聂仁寒地对手?要知道,聂仁寒可是拥有万年功力,根本就是怪物,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啊。

    但是现在……

    看到大家为了自己能够使用出致命的一记小李飞刀,奋不顾身的战斗。万祥只能逼自己冷静了下来。静静的取出了飞刀,全神贯注的锁定住了聂仁寒。

    小李飞刀的势,全然的铺展开来。

    一瞬间内,就引起了聂仁寒的注意。皱着眉感觉到万祥那一记飞刀的恐怖,聂仁寒开始暗自警惕。奈何。周围无一人是弱手。拼斗之时,聂仁寒难免会有所分心。尤其是雷奥斯和艾斯连手,剑光火刀拼地好不热闹。被万祥的小李飞刀这么一干扰,聂仁寒有一种被狙击枪锁定的感觉。

    战斗到现在,已经拼杀了大半夜了。

    整片大地,已经血流成河。天灾军团早早的就已经完成了十万尸骨的指标和任务。但是万祥没有叫停,他们就只能继续杀。

    十万尸骨,光是流血,都会流成一个什么样子?

    咔嚓……

    这种悲惨的战斗,连老天都不忍观看。一道惊雷过后,天空居然下在起了连绵的小雨。但是即便是在雨中又如何,战斗依然还是要战斗。

    就在这时候,忽然老天打出了一道雷鸣。

    惊雷一瞬间内点亮了天空,雷奥斯反应极快。手中的剑一平。借助这道雷光反射剑光,照在了聂仁寒的双眼位置。

    眼前一白。聂仁寒一时间短暂失明。

    机会!

    万祥的双眼立刻精光连闪,手中地飞刀,出手了。

    飞刀,又见飞刀!

    飞刀一瞬间从万祥的手中消失了,刺破了雨滴,呼啸着朝聂仁寒射了过去。虽然看不到,但是聂仁寒却感觉到强烈的威胁。下意识的,聂仁寒双手一动,一招冰封三尺在自己的身边施展了出来。

    咔嚓

    周围地雨水都一瞬间被冻住,巨大地冰,包围在了聂仁寒的周围。把聂仁寒圈住地时候,同时冻住了离他眉心不过一寸的飞刀。

    飞刀失手了!

    所有的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就连聂仁寒都感觉到一阵心凉。一瞬间内,强烈的愤怒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而这时候,万祥不甘心的又一记小李飞刀出手。飞刀依然还是飞刀!

    但是聂仁寒再一次一招冰封三尺,把小李飞刀给冰封住了。

    如果一次失败,可以称的上是巧合。但是如果两次的话?每一个人就不得不接受一件事,那就是小李飞刀已经奈何不了聂仁寒了。而冰封三尺,虽然是困敌的一记手法,同样也是困住自己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所谓冰封三尺,根本就是小李飞刀的克星。

    小李飞刀无用?

    万祥一瞬间呆了。而周围地伙伴们也呆了。那么强的一记飞刀都奈何不了聂仁寒,难道那上万年地功力。真的已经无敌了吗?

    “哈哈哈哈哈!!!”

    和大家的惊讶不同,聂仁寒已经狂放的大笑了起来。双目越来越红,已经完全的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之下。就像一个魔一样,聂仁寒冷冷的看向了万祥,一种爆炸般的寒意猛的从他的身边释放了出来。

    傲寒六诀:冰刃冷心!!!

    “不好,大家退!!!”

    千米范围地雨珠都被冻住了,在冰刃冷心施展的那一瞬间,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寒刀在肌肤上剐了一下的感觉。这是傲寒六诀第六式,也是傲寒六诀最后一式。至高的无上一式——冰刃冷心。是由疯狂之血引,傲寒六诀中最强的一式。

    一瞬间。冰冷的风暴吹起。

    虽然万祥提醒的非常及时,但是没有人能够抵挡已经拥有万年功力地聂仁寒施展的这一式。寒冷的风暴一瞬间内,把所有的人吹走。千米之内,除了万祥站在那里以外。自己的伙伴都已经被狠狠的吹了出去。而那些议会中心可怜的士兵,直接在这样的风暴下粉碎。

    败了?

    万祥的双眼中,瞪出了一丝不甘心。而这时候,冷刃冰心已经席卷在他的身上。每秒十六次地攻击,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如此强的身体,也无法抵挡。

    万祥败了,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万祥无情的倒在了地上。

    雨水打在了脸上,打在了身上,打在了眼上,冷的让人心碎。

    而战场上,所有的杀喊声都消失了!

    每一个人都为这天地变色的一招,吃惊地看着不断狂笑的聂仁寒。屹立不倒的站在那里。而他的身边三米之内,留下地都是冰冷的寒霜。

    不,不能败!

    看着狂笑中的聂仁寒,万祥挣扎着再一次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所有重伤的伙伴,万祥知道自己不能败。一旦败了,所有的人……都得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谁也别想违逆我!哈哈哈哈哈!”

    聂仁寒疯了,被疯狂地血所支配,聂仁寒很彻底地疯了。他疯一般的开始杀人,丝毫不在乎自己身边地人是谁。只要是人。他都要杀。

    杀杀杀!!!

    聂仁寒的手下们,被聂仁寒杀的一阵胆战心惊。连战斗都不敢打,丢下了武器,就狂的逃跑。而这时候,聂仁寒已经对上了天灾军团。

    不过盏茶的工夫。天灾军团的一百零八个远古的战魂。很轻易的就被聂仁寒给残杀了。而对于聂仁寒来说,他还没有杀够。

    还有什么人可以杀?

    比如说还站在那里的万祥。和万祥那些倒在地上的伙伴。

    不犹豫,聂仁寒决定先要把万祥给杀了,然后再慢慢收割他伙伴的生命。

    可是万祥在面对聂仁寒的杀戮,他在干什么。

    万祥很安静,他安静的看着天空,看着不断落下来的雨。

    一个深埋在心中很深的秘密,忽然被唤醒了。

    一个满脸沧桑的人,一个看起来很落魄的人,有一天他抱着一个女人来找自己。那个落魄的人,希望万祥能救他的女人。但是万祥没有成功,这是他唯一一次没有救活人。

    这个落魄的人很伤心,他抱着那个女人痛哭。不过,虽然万祥没有救了那个女人,但是那个人还是留给了万祥一个承诺。当时万祥让他给的承诺,就是让他演示一下他的成名剑法。

    那个人演示了,他的剑很美。

    就像洞庭湖上的上的雨水一样,充满了无限的美。

    唯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

    那个人走了以后,留下了一段话:“想知道真正的覆雨剑,就必须先见洞庭湖上的雨。”

    万祥去看了洞庭湖的雨,就像现在一样。充满了凄惨。充满了一种意境上遐想地唯美。但是当时的万祥不能领悟,可是现在。万祥却感觉到了洞庭湖上地雨,终于是什么样子了。

    这时候,万祥也知道了,什么叫做唯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

    万祥明白了情是什么意思,但是和那个人的悲伤之情不同,万祥的情却是一种执着的情。

    想救伙伴的命,对大家的珍惜,那种孤独了一生,对爱情和友情执着的万祥。

    想救大家。想救我的爱情,我的友情!

    万祥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地时候,双眼种尽是一股执着的目光。

    “浪翻云,我当初救不了你的女人。但是你却帮助我,救了我和我的女人及伙伴。我该怎么感谢你?让我的飞刀来回答吧。虽然和你的剑不同,但是我是我。你是你。我的风格就是,我地毒,小李飞刀的自信,以及覆雨剑的势。我这一记飞刀,是我送给你的!”

    万祥重新取出了一把飞刀,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聂仁寒,眼中露出了一个怜悯的眼神,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已经活的够久了。我送你离开。但是在你离开之前,我送你一个礼物。让你再见一下,祖国大好河山的洞庭湖!”

    下一刻,万祥的飞刀出手了!

    还处在疯狂之血中地聂仁寒立刻看到了万祥出手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飞刀就碎了。碎开的飞刀,密集的朝他笼罩了下来。就像现在正下的雨一样,只不过比现在的雨还要密集。

    看起来,看起来就像……

    聂仁寒一瞬间内,在这样的雨光下清醒了过来。就像失忆了万年,忽然清醒的那一瞬间。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洞庭湖。看到了自己和最爱的人携手站在洞庭湖旁边,游历祖国大好河山地样子。

    那一段时光……

    好遥远……

    在这样梦幻般回忆下,深埋在内心的记忆完全的苏醒了。聂仁寒仿佛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似的。忍不住嘴角忽然出现了一丝温柔的微笑,双手在空中微微地抓去。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似地。在犹如洞庭湖的雨光所洒落下来地暗器中。聂仁寒安静的倒在了地上。走的那样的安详。

    “梦,我来了!”

    万祥的毒。小李飞刀的自信,以及覆雨剑的势,仿佛洞庭湖上下起的雨一样。万祥用飞刀,结合了自己所能施展的一切,施展出了比覆雨剑还要恐怖的暗器。就仿佛能够覆雨天下一样,那一刹那的唯美过后。

    万米之内,都被万祥的覆雨给洗刷了!

    这是真正的,覆雨天下!

    万祥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耗尽全身功力的一记覆雨天下过后,天空之上的**瞬间散开。同时,骄阳亦从地平线上冉冉的升起。

    杀喊声响起,万祥感觉到切尔尼冲出了十万大军,开始来迎接胜利了。

    赢了!

    静静的站在那里,万祥会心的笑了。

    三个月的时间,大6上的革命联合军队快的清扫着翡翠大6议会中心的残党。这一场革命战争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很快。翡翠大6议会中心万年的统治功亏一篑。但是这不会是终点,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新的组织。而由切尔尼、塔那托斯、塔佛拉西亚,起的翡翠大6新联盟,开始在世界上觉醒。复国的所罗门王朝是第一个响应的国家,立刻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又过了三个月的时间,翡翠大6新联盟的成员国已经遍布了全世界。

    他们唯一倡导的,就是和平和公证。

    这一口号,赢得了全世界所有人的关注。而翡翠大6新联盟第一个推出来的措施,就是合力展新世界。

    这个措施,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赞同。翡翠大6新联盟,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向往之地。可是时至今日,翡翠大6新联盟的盟主,依然没有着落。

    没有人知道,这个盟主,是专门给一个人留着的。

    而现在,罗斯.卡利安又一次站在一个叫做妇科医院的门口。看着那搞笑的招牌,罗斯.卡利安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刚准备走进去,却被两个人拒之门外。

    “雷奥斯、艾斯,给个面子好不好,让我找万祥谈谈!”罗斯.卡利安语气彼为无奈。

    “俺哥说了,中华民族的传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现在正在为了伟大的孝心,为他们万家造小孩呢。”艾斯理所当然的回答了一句。雷奥斯在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华民族?这是那个种族?”罗斯.卡利安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不知道!”艾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算了!”罗斯.卡利安很无奈的说道:“我见见我妹妹行不?”

    “不行,她在陪俺哥造小孩呢?”艾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那……丝丽?”毕竟是自己曾经的手下,罗斯.卡利安觉得应该会见自己。

    “不行,她也在陪俺哥造小孩呢!”艾斯笑了一下。

    “尼娜,他老爹有话要我带传!”罗斯.卡利安特别的执着。

    “不行,她也在陪俺哥造小孩呢!”艾斯回答的特别无辜。

    “我靠,你哥到底和几个女人在努力的造小孩呢!!!”罗斯.卡利安崩溃的喊了出来。

    “等等,我算一下啊!”艾斯相当认真的说道:“俺姐(艾塔)、莎丽、丝丽、雅塔莎、爱琳、艾蜜儿、伊菲雅、尼娜、诺瓦拉、潘多拉。才这十个人而已!”

    “才,才,才,才十个人?”罗斯.卡利安崩溃的说道:“靠,我诅咒你哥射死!”

    “哈哈哈哈,那你努力的去诅咒吧,我哥才不害怕呢!”说完,艾斯很干脆的一脚抽在了罗斯.卡利安的**上,一下把人踹出十几米远。直接来一个平沙落雁式着6以后。就听见艾斯老远的在后面喊道:“俺哥说了,想让他再给你们打工,门都没有了!这年头,还是关灯拉帘造小孩重要啊!”

    罗斯.卡利安崩溃了!

    而万祥这边,努力的嘿咻嘿咻之时,满屋子里,都是香艳无比的春色啊!看来为了造小孩,万祥大色狼,真的真的真的,相当努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