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 玄幻小说 > 寻秦记(修订版) > 后 记

后 记

    大地在马蹄下飞快地往后方泻去,项少龙和三位兄弟乌卓、滕翼、荆俊三人忘情地在绿草如茵、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全速策骑飞驰。蓝天白云下,前方半里许处一群近千头的野马群受惊下往北逃去。四人口中发出喝叫声,夹马转向,追将上去。

    项少龙等分作两组,一组绕往前方,迫得带头的马领袖改变方向,另一组则在后方追上去。赶逐一会,马群被鞭子迫得逃到河里,游往对岸。

    项少龙等勒马站定,大叫道:“孩儿们!看你们的本领哩。”

    对岸蓦地现出乌果、乌言著、赵大、刘巢等一众百多人,人人手持绳索,兴高采烈地等待马儿送上门来。

    项少龙大感兴趣地看着兄弟手下们捕捉野马,赞叹道:“大哥真懂得拣地方,这里处处均得大小河流灌溉,水源充沛,土壤肥沃,牧草茂盛,确是人间胜境。”

    乌卓环目扫视无边无际的草浪,嗅着青草传来的香气,笑道:“当年我初抵此处,心中颇有点我们是被迫自我放逐的味儿。现在长居下来,杀了我都不肯离开这里。”

    荆俊忽地向隔岸大叫道:“那头纯白的!我要那头纯白的!”

    滕翼见状莞尔道:“这小子,丹儿已为他生下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仍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黄昏时分,众人满载而归,驰返这次出狩的营地。

    纪嫣然、琴清、乌廷芳、赵致、田贞、田凤、周薇、善兰、鹿丹儿等正坐在一道斜坡上,看着坡下草地上三十多个介乎十二至十五岁的男孩女孩策马追逐马球为乐。

    欢笑声直冲霄汉,其中一个是项宝儿。他长得比任何一个孩子更粗壮,头戴鹰羽造的美丽帽子,浓眉大眼,极有个性。这时的他正从马身上俯下来以棍子控球,谁也不能从他手下把球子夺去。

    在他们脚下,无垠的草原延伸天际,仿如一片碧绿的大地毡。百多个营帐竖立一旁,炊烟缓起,十多个妇女正生火造饭,待丈夫儿子回来享用。

    图先、肖月潭两人席地闲聊,目光不时往这边巡逡过来。

    众女看到精采处,不断拍手欢叫,其中以乌廷芳和鹿丹儿叫得最是厉害。

    琴清忽地轻推身旁的纪嫣然一下,欣然道:“夫君大人回来哩。”

    众女远眺平原尽处,百多个黑点逐渐扩大,蹄音隐隐传来。

    纪嫣然豪兴忽起,站起来娇呼道:“谁愿随我去迎接我们凯旋归来的战士?”

    众孩子早放下球戏,前呼后拥的策骑朝归来者迎去,一时蹄声震天。纪嫣然的号召立即得到所有人的,全体翻上马背,不一会在草原上与她们的男人会合,一起驰返营地。

    小孩们则得意洋洋在前领头。

    项少龙与纪嫣然、琴清等缓骑而行,有感而发道:“老天爷待我们非常优厚,以前哪想过真可过得这种无忧无虑的幸福日子。”

    琴清叹道:“要有我们那种经历的,方会明白草原生活的珍贵,像宝儿那小家伙,常嚷着要回中原去见识世面。”

    乌廷芳怨道:“以后你最好不要再给他说中原的事,尤其是有关楚国,宝儿最欢喜就是那里,令人费解。”

    项少龙笑道:“每个人总有他的梦想,因为我们的梦想成为事实,所以乐于安享梦想,宝儿只是在追寻他的梦想吧。我们既不该阻止,更不应强要他安于我们的梦想。”

    纪嫣然欣然道:“夫君说得真动听,宝儿的梦想是要变成天上的飞鹰,可随意翱翔,飞到大地任何一角去。”

    赵致笑道:“人人宠得他要命,我说呢!小贞和小凤宠得他太过份。”

    田贞和田凤被说得掩嘴娇笑,一脸幸福快乐之色。

    纪嫣然像记起某事般笑道:“差点忘记告诉你做人爹的,宝儿嫌自己的名字太过孩子气,要改过另一个名字。”

    项少龙毫不介意地欣然道:“改什么名字也可以,只要是姓项就成。”

    乌廷芳佯作生气道:“宝儿可是我改的,是他的乳名嘛!”

    纪嫣然续道:“我见他这么爱鹰,提议给他起个鹰的别字。”

    项少龙哈哈笑道:“项鹰!倒也不错啊!”

    琴清道:“你这做父亲的真不知孩儿的想法,他嫌鹰字太过像禽兽,怕人笑他,自己改了个‘羽’字。”

    项少龙剧震勒马停下,失声叫道:“什么?”

    众女和身周的滕翼等人莫不愕然停下,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

    纪嫣然奇道:“你怎么了,项羽不好听吗?”

    项少龙此时心中掀起滔天浪潮。

    项羽?

    岂非是与刘邦争天下,最后偕美人虞姬自刎于乌江的楚霸王项羽吗?究竟是什么一回事?难道只是同名同姓的巧合。不过若计算时间,此事确大有可能。

    在历史上,秦朝历二世覆亡。

    由嬴政登上储君之位,三十七年后南巡病死沙丘,接着秦二世即位,三年而亡。那时自己的儿子“项羽”应是三十多岁,正值壮年,虽说历史上的项羽出道时仍是弱冠之年,家族背景更是截然不同,可是史书的真确性有多准?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因为他曾亲身印证体验。

    众人的呼叫声把他惊醒过来。

    纪嫣然疑惑地道:“夫君大人不欢喜这名字吗?宝儿却非常欢喜,若你要他改别的名字,我们可不会和他说,你自己去跟他谈。”

    项少龙回过神来,正思忖应否向宝贝儿子预作警告,例如遇上一个叫刘邦的人,立即挥刀杀他。回心一想,纵是自己知道历史的发展,最后还不是改变不了丝毫历史的发展。命运从不因人的努力或意志有分毫改移。人们以为自己在创造命运,皆因他们根本不知命运朝哪个方向走,是什么一回事。惟有自己深深体会到个中滋味。

    自己的一个“儿子”小盘建立大秦帝国,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项羽则一手把大秦帝国毁掉。

    琴清皱眉道:“夫君大人在想什么?”

    项少龙忽地哈哈大笑道:“我想通了!”

    滕翼的声音传过来道:“三弟想通了什么呢?”

    项少龙奋然道:“项宝儿以后就是项羽。”

    众人齐声失笑。

    纪嫣然一脸疑惑道:“这也须想通或不想通的吗?”

    项少龙从马背凑过去香她的粉脸一口,笑道:“我想通的是成又如何,败又如何。成功失败根本无关重要,只要轰轰烈烈的活过,在历史上留下千古不灭的美名,便不负此生!”

    众人更是一脸茫然,怎想得到他指的是自己儿子将来成为名传千古的楚霸王项羽一事。

    项少龙豪情万丈的哈哈大笑,策马而出,放蹄朝早去远的“项羽”诸孩儿赶去。众人纷纷大喝催马,追着去了。

    人马与整片大地合成一体,在落日壮丽的霞彩里,形成了一幅充满幸福和欢笑的画卷。

    《寻秦记》终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