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 女频小说 > 重生之妃常嫡女 > 第八十五章 翻盘,不可能

第八十五章 翻盘,不可能

    此番慕容筱悦却将这一切大喇喇的说出来,听在李氏耳中又怎么会好受?

    她的面孔极尽扭曲,瞪大的双眸仿佛恨不得将慕容筱悦撕碎了生吞活剥了才心中舒畅。

    她之所以会落魄成今日模样,她之所以会亲手杀了慕容苏颜,还不是拜她慕容筱悦所赐!

    “慕容筱悦,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嚣张很久么?我猜,过了今晚,一切就该不一样了。”李氏的目光落在慕容筱悦那一张艳若桃李的面颊上,露出的神色竟是有些惋惜。

    “事到如今,倒也不怕告诉你,我已经给绝儿写了信,想来也已经送到了。绝儿孝顺,此番定会去求老爷接我回府。”李氏面上的笑容越来越深了,“可惜呀,你还是输了。”

    慕容筱悦垂下头,露出的神情似是有几分不甘,继而抬起头来,眸子定定的望着高位上的女子,“你就不怕我告诉大哥,其实你并非他的亲生母亲?”

    李氏嘴中发出“咯咯”的笑声,蔻丹的指甲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此番怎么也傻起来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了,唯一知道真相的青萍也在我答应你之后被灌了令人失忆的药,没有证据,就凭你这一张嘴,你觉得绝儿会相信你么?”

    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站在门框前的男子,(外貌)

    李氏瞪大了眸子,眸中盛满了不可置信,她怔怔的望着屋外,“绝……绝儿?”

    慕容逸绝一双脸冷若冰霜,目光从未落在李氏身上一分一毫,只是一步一步走到慕容筱悦面前,声音冷的宛若化不开的寒冰,感受不到一丝的温度,“这就是你想给我看的?”

    慕容筱悦不语。

    李氏从高位上跌落下来,疼痛令她的面孔变得狰狞,她匍匐着爬到慕容逸绝的面前,拉住她的衣角,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绝儿,刚刚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慕容筱悦搞得鬼,她给我灌了药,逼我这么说的,绝儿你一定要相信为娘啊!”

    慕容逸绝冷冷的望着匍匐在自己身边的女子,记忆中,她这个娘亲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她的高傲不会让她向任何人低头。而此时,她却宛若丧家犬一般匍匐在自己脚边。

    “你让我信你,信你什么?信你是我的亲生母亲,信你慕容苏颜不是你杀死的,还是……”他眸中的寒冷加深了几分,“信你写信给我并不是在利用我?”

    李氏匍匐在地上,发丝凌乱的披散着,她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慕容筱悦走到慕容逸绝的身边,轻声道,“走吧。”

    慕容逸绝的神情微冷,眸光落在慕容筱悦身畔,多了几分深邃,终是阖眼点了点头,“嗯。”

    门“吱呀”一声被合上。

    “颜儿……我的好颜儿啊……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

    “慕容筱悦,慕容筱悦!都是你!都是你害得!”

    “慕容筱悦,我要杀了你!”

    李氏眸中,一行又一行的清泪落下来,她浑身发着颤,原本乌黑的长发凌乱不堪的搭在面颊上。她的手颤颤巍巍的握住牡丹,古井无波的双眸突然划过一抹疯狂,“牡丹,你替我杀了慕容筱悦,好不好?”

    牡丹猛地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看着她,目光中全然是厌恶与嫌恶。

    李氏愣了愣,下一秒,只觉有冰冰凉凉的东西穿透了腹腔,粘稠的血液流了出来,顺着衣裳蔓延开来。

    她的双眸猛然瞪大,宛若铜铃一般不可置信的望向牡丹,后者面无表情的拔出了匕首,擦了擦,转身离去。

    “这就是你的计划?”

    院外,月影婆娑,慕容逸绝的脚步顿了顿,目光冷淡的宛若冰刃,问道。

    慕容筱悦勾唇浅浅一笑,“大哥这就是说笑了,妹妹哪有什么计划,不过是不忍大哥被贱人蒙骗,故而告诉大哥真相罢了。”

    慕容逸绝眯了眯鹰眸,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身畔的姑娘,只见少女一身大红色勾边镂金丝对珠大袄,月光下朱唇轻轻勾着,端的是妖媚天成。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忍不住这般打量自己的这个妹子了。

    分明儿时时那般痴傻的模样,怎么几年不见就变成了这般?聪慧不是一件坏事情,但是太过于聪慧的人,他反倒有些不喜。

    他蹙着双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慕容筱悦不动声色勾了勾唇,笑了笑,“大哥若是无事,筱悦便先告辞了。”见慕容逸绝没有吱声,转身离去。

    如今已然是冬日了,空气中浮动着丝丝的寒意,夜深了,月光静谧的撒在大街上,慕容筱悦一走出院门,便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轩辕怀霁揉了揉慕容筱悦的脑袋,给她披上了风衣。

    “你怎么在这儿?”慕容筱悦讶异,自己的计划几乎从未和别人说起过,即使是轩辕怀霁,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我说路过,小悦儿可会相信?”轩辕怀霁邪魅的勾了勾唇。

    信你才怪了。

    慕容筱悦撇了撇嘴,这种动作在轩辕怀霁的眼中有些可爱,搂住她腰肢的手不禁紧了几分。慕容筱悦感受着腰间温度肆意蔓延,“我不是跟你说了这几天莫要来找我么?被你这般一搅和,那日的戏不就白做了。”

    “没办法,谁叫我们家的小悦儿这般倾国倾城,为夫半日不见,便甚是想念,一日不见,那是比千刀万剐还令人难受啊。”轩辕怀霁说的时候,眸子落在慕容筱悦身上,语气颇为认真。

    “原来你喜欢我是因为我的容貌啊。”慕容筱悦假装嗔怒,轩辕怀霁连忙补充,“当然不只是容貌而已,小悦儿聪慧,勇敢,善良,这些都是为夫喜欢的。”

    慕容筱悦无语扶额,若是前面两项自己还能沾得上边,最后一项善良和自己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若是她还算是善良,想来世上也并无不善良之人了。

    见慕容筱悦神情更为阴沉了几分,轩辕怀霁有些慌神,“小悦儿,为夫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为夫就是那么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

    “噗嗤”一声,慕容筱悦笑出声来。

    轩辕怀霁蹙了蹙眉,“你笑什么?”

    慕容筱悦摇了摇头,没说话。

    不知不觉得两人便走回了慕容府,轩辕怀霁落在慕容筱悦脸颊上一个吻,“晚安小悦儿。”

    慕容筱悦微微一笑,没再说话,绕进悦水居。

    夜色如墨,悦水居中,橙黄色的烛光映着慕容筱悦素白的脸颊一晃一晃的,朱唇微勾起一个弧度,“事情都办成了么?”

    “回主子,都办成了,奴婢在小姐您离去后,便杀了李氏,伪装成自尽的模样。”

    恭敬的站在慕容筱悦面前的人,一身橙红色的宫装,正是牡丹。

    慕容筱悦满意的勾起着唇角,绽开的笑容宛若玫瑰般妖冶,手中不动声色的将银子递了过去,牡丹拿了银子,谢过之后便离开了悦水居。

    慕容筱悦目送着牡丹离去的身影,咧了咧嘴角,眯起的眸子多了几分玩味,李氏怕是临死也没有想通,打小就伺候自己的贴身丫鬟怎么会突然杀了自己。

    李氏最欣赏牡丹的,便是她的聪慧,但是,也正是因为牡丹是个聪明人,所以慕容筱悦才将她收买的这般顺利。

    聪明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也能看的透局势。

    从李氏害四姨娘流产的那一个起,牡丹便知道,李氏这一辈子是不可能再翻身了,而慕容筱悦却在府中过得如日中天,甚至得了皇帝赐婚,即将成为七王妃,两番一比较,牡丹这种聪明人自然知道该选择谁。

    慕容筱悦倚在软塌上小憩着,想来不过明日,夫人自尽的事情便会传到老爷的耳中,看来她需要再去见一见四姨娘了。

    这一夜慕容筱悦难得睡的安生,果然第二日醒来时便得到雪莲的消息,老爷已经知道李氏死了。

    李氏的死在慕容府并没有掀起什么惊涛骇浪,慕容骞甚至只是“嗯”了一声便没在管,最近的情形令他非常的焦急,慕容筱悦一旦加入七王府,对于慕容府一定是极力打压。

    宁雪生的好女儿!慕容骞咬着牙,便听一声轻柔的敲门声,陈氏莲步款款迈了进来,做到老爷身畔,手轻轻的给老爷揉着额心,“老爷可又是在为什么烦心?”

    慕容骞摇了摇头,“你怎么来了?”

    “妾身见老爷日夜操劳,便做了些点心过来。”说罢立即便有小丫鬟拎着食盒进来了,白玉盘上摆着小巧精致的梅花糕,看着便令人垂涎,“妾身听闻老爷不喜甜食,特地少放了些糖。”

    慕容骞用着陈氏的点心,烦躁的心绪奇迹般的平静了不少,陈氏温柔如水,说话不徐不迟,给人如沐春风之感,慕容骞侧了身子,依偎在陈氏的怀中,竟是缓缓的睡去了。

    陈氏望着怀中的男子,一双温柔似水的桃花眸闪过的竟是浓烈的厌恶和恨意。

    她勾了勾唇,笑容再也没有了江南水乡一般的恬静,眸光落在桌上被用了一半的梅花糕上,微微蹙了蹙眉头,若有所思着。

    -------------------------------------------------------------------------------------------

    【作者的话】

    墨儿恢复更新啦!

    求支持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