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 历史小说 > [古剑]姓名失忆症 > 第91章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个徒然消失的身影好像带走了很多的东西,连带着存于她脑海中的那片迷雾。@

  周围在一瞬间成为花的海洋, 包围着她的雾气也幻化作漫天飞舞的花瓣。

  铺天盖地的粉色, 深浅不一的延伸到看不到的尽头。甜美的香气和着令人炫目的一层又一层的薄纱笼罩在上空。

  是花吗……?是树吗……?是云吗……?是梦吗……?

  ‘你叫什么呀?’她们在笑。

  那些轻触在手掌心就会融化的存在, 轻柔地落在她的发丝间,洒在她的肩膀,挂在她的睫毛上, 微痒的触感

  ‘说出你的名字吧。’亲吻上她的肌肤……

  ‘说出你的名字呀!’温柔地对她说话……

  ……

  ‘来吧。’

  ‘来吧。’

  ‘宣告吧。’

  ‘呼唤吧。’

  一个又一个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在这之中像是将什么从她的身体中剥离,又像要将什么与她融合, 她既是为要失去的那部分感到难过,又为了即将融入的新自我感到欣悦。

  “认同吧!”

  她们的声音合在了一起。

  ——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没有什么值得犹豫的了。

  “桃花。”她如此坚定的回应道。

  “我是, 桃花。”

  ‘承认了。’

  ‘承认了。’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喃喃细语并没有停下来, 她们互相呼唤、交替传递,竞相欢呼。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的声音加入了这个队伍, 好像整个世间都在谈论同一件事,奔走相告, 万物生灵都为之注目。

  决定了,决定了啊。

  这个世间的某一处, 如同回应一般给与了她印记。

  而她的面貌也相应的变化。

  那一刻,沧海桑田, 如同一瞬。

  ——————————————————————————————————————

  “呵呵,死而复生……当真,是一段精彩绝伦的旷世奇缘。”

  百里屠苏等人尚在蒿里的路上, 这一趟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事实真相,而那真相未免过于残忍,众人各怀心事,脚步迟疑,缄默不语。

  所有人正觉得五味杂陈之际,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在不远处响起。

  这声音如此熟悉,曾如春风般悦耳,如今却如金针刺骨。

  “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的身影从虚空中浮现,渐渐清晰,“只可惜……有一处却讲得大错特错。借问‘百里屠苏’又是何人?”

  他直视着百里屠苏道,眼中含着急剧的嘲讽“从来也不存在,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不过一缕亡魂,偷走了属于我的东西,苟延残喘,难看至极。”

  欧阳少恭并不理会其他人,只是冷冷地向百里屠苏伸出手,“如今,终于到了该物归原主的时候…你说呢,韩云溪?”

  “你的东西?”百里屠苏蹙眉道。

  欧阳少恭优雅地肯定道:“自然。我遗失的一半魂魄,先是为焚寂所得,后来又被那个女人使计藏到了眼前这具尸体里,难道……不该找你取回?”

  这短短几句话,令众人俱是大惊,原来真相的背后,还有真相,这一段孽缘,竟然……

  “一半魂魄……”百里屠苏更是震撼不已:“你……同太子长琴有何关系?!”

  欧阳少恭轻笑:“你知道的倒是很多,若你想要唤我太子长琴,亦是无妨。”

  “漫长的时光,足以改变许多事情……”欧阳少恭的声音逐渐变得冷硬,“你们是否曾经历过三魂七魄遭人硬生生分离,失却命魂,不得投胎、不得轮回,为活下去,只能抢夺其他人甚至畜生的与魂灵……”

  红玉蹙眉低斥:“你!一直在用渡魂之术?!”

  “呵呵,渡魂换身,稍有不慎便要形神俱毁,那种滋味想必你们都从未体会,亦是……十分美妙。”欧阳少恭笑得令人毛骨悚然,“可惜遗憾得紧,周遭之人始终不能长久为伴,当你一夕之间容颜变换,他们却将你视为怪物,此番情谊……实在消受不起。然而顾念旧情,我倒不便转身即去,总会将他们的身体细细切开,感受一下昔日亲人、爱侣那温热的鲜血……”

  众人听欧阳少恭说这些,都已经惊呆,感到一阵寒意。

  欧阳少恭面上突然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唯有巽芳和别人不同,即使知晓渡魂一事,依然待我如昔……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琴瑟合鸣、如沐春风,我几乎……几乎忘却过去所有苦难,只盼望一直如此沉溺下去……可是苍天连这点仁慈都不予我!”

  他面色又转为狰狞:“蓬莱天灾,巽芳亦就此离去……获罪于天,无所禘也?太子长琴注定寡亲缘情缘?哈哈!这就是上天给予我的命运!”

  “雷云之海幻境中,是……你和她……”

  欧阳少恭沉默片刻,叹道:“那处幻境,千觞已告知于我,当真……不错。待我令沉没的蓬莱故土重见天日,自可见到巽芳音容!”

  “如我在青玉坛时所言,将要重建蓬莱,令其成为不死者的永恒国度,诚心诚意邀请诸位前去那里做客。”

  方兰生跳脚道:“我看你是疯了吧?!把我们都变成焦冥摆着叫做客?!”

  欧阳少恭轻轻点头,面带笑意“我既是诚心,亦不在乎多等一时片刻,毕竟……这么多年、这么多事也都等过来了。”

  “当年你与雷严灭我全族,便是为了焚寂之剑内那一半魂魄?!”百里屠苏怒声质问道。

  欧阳少恭温和摇头:“小兰,你将我看得忒低,那不过是雷严自作主张,当时我正身处昆仑山天墉城……”

  百里屠苏心中顿生不祥之感:“来天墉城作甚?!”

  “自是得了消息,前去寻你,发觉你的的确确被移入剑灵魂魄,还丧失了一些记忆,好不可怜……”

  “魇魅入梦……与此事亦有关联?!”

  “呵呵,谁让你有个厉害师父,我虽不惧他,却不愿做无谓争斗。”欧阳少恭叹道,“那只魇妖,自大而又贪婪……不过随意说上几句,它便入你梦中取你精神。紫胤真人爱徒心切,又岂会袖手旁观?果然甘冒风险,魂体相离入你梦境施展‘镇魇之术’,虽灭去魇魅,却也遭其邪气侵心,不得不闭关静养。”

  方兰生怒骂道:“太卑鄙了!你想把屠苏的师父支开,好下手取另外一半魂魄!”

  欧阳少恭却淡然地摇摇头:“小兰莫急……封印不解,我又如何取到?杀死他虽是轻而易举,然尚未解封,太子长琴魂魄仍会继续存于尸身之中,他也将化为尸邪怪物。天墉城擅长解封法术,如此凶煞祸患,紫胤真人却迟迟未有动静,想必是怜惜徒儿性命,不忍解封除患,只得将他禁足于门派之中,呵呵,当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师父。然而,若这个弟子擅离昆仑,且因煞气失控为祸一方,他还会不会、能不能……如此袒护?”

  百里屠苏惊讶中想通了更多事情:“擅离昆仑……肇临师弟身死……是你所为?!”

  “那人谩骂于你,难道还不该杀?”欧阳少恭斥道,“我的半身……怎可如此无用?明明焚寂在侧,何须忍气吞声?我不过……赠他一点药粉,几日后猝死倒也算得个痛快,只是确实劳你多费心了,毕竟你们一同抄写典籍时发生此事,想必百里少侠亦是有口难辩……”

  “你!”

  “可惜世事总不能尽如人意……三番两次推波助澜……瑾娘批命、铁柱观与狼妖一战、大巫祝化为焦冥……你却始终不曾真正神志大乱、邪煞侵心,委实叫人失望得很……”

  前因后果,一切都已贯通,红玉被眼前人之疯狂残忍气到发抖,“你……竟想将百里公子迫至疯魔……”

  “呵呵,今日一见,他体内凶煞之气仿佛更为平息……我却没有耐心再等下去,有些事情虽然好玩,玩得稍久,亦是无趣。”欧阳少恭高高在上地勒令道,“五日内请百里少侠回天墉城解开封印,随即前往祖洲以北的蓬莱国做客,其他几位,也请同来,我定然……恭候大驾。”

  “白日做梦!”

  “呵呵,若是有人不赴邀约,我自然心急,我一心急,却不知会做出何事,挥手之间令江南出现几座死城,倒也不算什么……”

  “死城?!疫病……”方兰生几乎要上前与他拼命,“你、你想故技重演,像对琴川那样……”

  “琴川那般,不过小小儿戏,小兰怎会一直惦念在心?何况,每回皆同,岂不太过无聊?若心存好奇究竟将发生何事?亦可不去赴约,我一定……不令小兰失望。”

  “你这混账!把人命当成什么?!”

  “人命?同其他畜生的有何不同?天道亡万物、人杀人、人屠猪狗,小兰既然念佛,可曾去问问那些猪狗,对人又是如何作想?”

  “你!”

  欧阳少恭看着百里屠苏,冷冷威胁道:“百里少侠之师尊自是厉害,然道法仙术不解疫病之祸,依我看还是莫要牵扯其他人,否则诸位恐将更为烦心,又是何苦?五日之约,勿忘勿慢。”

  说罢,他优雅笑道:“今回,桃花与晴雪便先行一步,与我同去蓬莱。”

  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桃花和晴雪竟跟在了欧阳少恭身后,面色沉静,双目闭合。

  “桃花!”

  “晴雪!”

  百里屠苏拔剑而上“不许将她们带走!”

  欧阳少恭却长袖一展,施出莫名法术,携着风晴雪转瞬间退开百步之遥,身形渐渐隐去:“百里少侠莫要焦急,晴雪若是乖巧,我自然好好待她。诸位去到蓬莱,我亦有所安排……令你们玩得尽兴,绝不怠慢……眼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发觉对面的几人,尤其是正对他的百里屠苏突然面色异常。

  而在此刻,身后那个甜美的声音,却着实让他震惊。

  “桃花,并不想去啊。”

  作者有话要说:  3,4月份有几场比较重要的考试,大家凑合着看看吧,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