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唐逍遥太子 > 第二十三章 马面具

大唐逍遥太子第二十三章 马面具

【星光中文网:www.xgxp.net】   一个房门内,一个房门外,竟也各自站了半个时辰,方才离开那一墙之隔。
  李承乾笑着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乘着月色,朝着自己的别院踏步走去。
  脑中却是在想怎样才能不被别人发现是他,但始终还是没相处什么好的法子。
  走到自己的别院,推门而入,却不想罗家姐妹正在院子里等着他归来。李承乾也不由心中一暖,道:“快去睡吧,很晚了,可别站病了,你们病了可就没人伺候我了。”
  罗湘看着他一脸不悦,又在苦思什么,便也不好打扰他,便道:“是,高明也早点歇息,明日还要早起呢,下午要去公主那,早上高明应该要回家与家人告别吧。”
  李承乾笑了笑,也没说话径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若是他真去跟去长孙氏自己要离开家,去别的地方打仗,长孙氏非得把自己关在房中,甚至连门都不会让他出吧。
  一夜无眠,李承乾也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来。刚刚起床的李承乾便朝着公主别院跑去。
  马三宝见他进公主别院,却也正想找他,便走上前去,道:“高明,你怎么来了,我还想着去找你呢。你昨日教公主玩的那个叫啥?快教我也玩。”
  李承乾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也能想到是平阳公主告诉他的,但又想到自己要的东西,说不定马三宝能帮自己弄到,便道:“好呀,那个叫纸牌,可是那个要三个人才能玩,马叔,你得再找一个人了。”
  公主府什么都不多,就人多,自然这难不倒马三宝,随即便叫了一个大胡子过来,拉着李承乾便朝着屋内走去。
  “我说,你小子腰间的玉佩怎么跟我们平阳公主的一样啊?”大胡子发现李承乾腰间的玉佩,也不由打趣道。
  李承乾看着玉佩一笑,脑中却浮现了昨夜两人行走的情景,想着平阳公主绝色的一瞥一笑。许久才回过神道:“是平阳送我的。不知大叔怎么称呼?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你呢。”
  马三宝拍了拍大胡子的肩膀道:“这是老胡,胡敬,也是娘子军的老人了。”又拍着李承乾的肩膀道:“这是高明,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一计破千军的那个小子。”
  李承乾闻言,虽然没在历史上听过这人,但能在娘子军内,必定不是等闲之辈,拱手行礼道:“胡叔,日后在军中还请多多照顾。”
  胡敬也拱手道:“高明多礼了,你现在是新城侯,我只是一个参将,按理应该是我对你行礼才是。”
  李承乾淡淡一笑,也是佩服这些老将,各个都是如此谦和,又道:“胡叔是长辈,高明是晚辈,行礼是自然的。”
  马三宝看着二人行礼也是看烦了,在他着既然都是自己人,客气个鸟,当即一拍桌子道:“你们再行礼,这牌就玩不成了,快坐下,玩牌要紧,你们要行礼,先把我教会了,你们一边行去,别再我面前如此,看的烦。”
  李承乾二人见状也是相视一笑,都知道马三宝就是这个性子,便坐在了桌子一旁。
  “这个是3,4,5,6.....”李承乾坐下后便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牌,将纸牌摊开,给马三宝二人介绍着纸牌的数字和玩法。
  “好热闹啊!刚听人说高明来了,却不想是来找马叔的,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正好李承乾给马三宝等人讲完,门口传来了平阳公主的声音。
  三人连忙起身,见平阳公主进门,李承乾拱手道:“本来是想来找公主的,但听闻公主在忙,高明实不敢打扰,便找来马叔,胡叔,玩牌了。”
  “是啊,公主,你不是在忙出征之事吗?怎么有空来找我们了?”马三宝也是不解,自己去找平阳公主时,平阳公主正在整理一些出征所用的东西,这一会的功夫怎么跑过来了。
  平阳公主淡淡一笑,本来在清点东西的她,听下人汇报说李承乾来了,她才放下手中的东西冲忙赶了过来。又见李承乾的腰间系着自己送的玉佩,也不由俏脸微红,道:“听闻高明来了,想来高明定是有事,所以就赶了过来。”
  “原来是为了这小子,我还以为是来陪我们玩纸牌的呢。”马三宝却是听出来平阳公主的言外之意,又见李承乾腰间的玉佩,自然也就明白了平阳公主的心思。
  胡敬站在一旁却是一言未发,看了看李承乾腰间的玉佩,又仔细的打量了李承乾一番,实在难以想到他们公主既然会对一个个子这么矮的人动情。
  “哦?玩牌,那马叔学会了吗?学会了平阳便跟你们玩。”平阳公主本就吧马三宝当做父亲一般,再他面前自然也不会端着架子,说罢便坐在了李承乾下首位置。
  “他们都学的差不多了,只需玩几把便能精通,不瞒公主,高明前来确实是有一事相求。”李承乾想到,让马三宝帮自己弄面具,还不如让平阳公主弄,或许还能快点,毕竟她是公主。
  平阳公主自是猜到他来公主府必定有事,也笑道:“嗯,高明请说,在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尽力。”
  李承乾便洗着纸牌,边道:“我想要一个面具,能够挡住整个脸的,不知公主可否帮我弄到?”
  平阳公主见过之前他谋面的事情,觉得有些蹊跷,但又想或是他不喜被人见其相貌,公主别院又的确有一张面具,便道:“嗯,我有一个面具,是以前征战时用的,如高明不嫌弃,那就曾与高明。”
  李承乾倒是不会挑剔的,因为他现在没办法挑剔,明日便要出发,今日不搞定面具,那自己不就死定了。笑道:“自然不会,公主所赐,高明之幸。”
  “那好。”平阳公主应声又对外面的侍从道:“去我卧房将马面具取来。”
  侍女应声而去,四人也专心的玩起了纸牌,这次倒是出乎李承乾所料,平阳公主的玩牌的运气似乎很好,不论谁与她一头,都会赢。
【星光中文网:www.xgx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