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玄幻小说> 武棋至尊> 武棋至尊第十四章 四子定胜负

武棋至尊第十四章 四子定胜负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风玄”那充斥着霸气的声音,以着他为中心,犹如浪潮一般,迅速传递开来,那一头猛虎,听到风玄这一句话的瞬间,全身的毛发都是竖立,眼中的一抹恐惧之色,迅速涌上,紧接着便是退到了旁边,颤颤巍巍,不敢再吼叫。

  那黄大师和中年人见此情况,内心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少年明明是一个一品棋师,怎的单凭一句话,便可吓退这棋灵?

  “风玄”却是不再理会,仿若这个场景他早已料到一般,他的眼中似是出现了一个棋盘,那棋盘之上的层层线条,此刻犹如是蕴含了光芒一般,在他的眼中呈现,似是这棋盘的本质,都是在他眼中呈现了出来。

  “一子,化天地!”

  一道清脆的响声从这红木棋盘之上响起,一道不弱的光芒顿时从这一枚黑棋之上传来,整个棋盘的线条,犹如是被这一枚棋子激活了一般,也是散发着阵阵的黑芒,那之前幻化成的猎物,也在这一刻,演化成了一片天地。

  一品棋师,便可幻化棋灵,也可幻化法相,天地万物,皆可幻化。

  这一片天地之中,雷云滚滚,闪电肆虐,狂风怒吼,大地之上,泥流吞噬生物,洪流摧毁巨石,火焰从下喷薄而出,映出一片赤红,烟尘漫天飞舞,难以视物,空间万物,几乎是毫无生气,似是一片地狱。

  旁边那一头猛虎,见此天地之相,眼中恐惧之色更大,一时间竟是产生呜呜之声,气息萎靡之极,浑身便似没了力气般,软软的爬在了地上。

  那黄大师和中年人,见那猛虎如此这般,均是惊愕不已,一时间,竟是愣在了当场。

  “嗡!”

  这一瞬间,那黑棋的周围,缺了生气,一大片的棋子,都是在此刻被白棋困死,就犹如那天地之相一般,棋子情况恶劣之极,那还残存的黑棋,几乎已无回天之力,最多只需几步,黑棋便会被白棋彻底打败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那已无生气的黑棋,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便是被天地之力提取了出来,消失在了棋盘上,一时间,棋盘之上,顿时多了许多空位。

  那黄大师在旁看得满是疑惑,这少年在此无异于自绝死路,棋子一旦被天地之力所提取,便是失去了一些优势,若是这般,那幻化的天地之相,怕是要减弱了。

  那黄大师凝眼看去,果然见到那棋盘之上,那天地已然隐隐闪烁,似是有消失的迹象,那之前的恶劣环境,也是若隐若无,但是那猛虎,却依然是气息萎靡,仍生不起丝毫的微风。

  “怎会这样?”黄大师皱了皱眉眉头,这小子仅仅一招,便是将自己的猛虎之灵吓得惊惧不已,不敢有丝毫异动,但是棋盘之上,这小子却明明是处于劣势,为何我这猛虎,依旧没有恢复过来?

  黄大师冷哼一声,既如此,那我便当你弄虚作假了,他仔细观察这棋势,发现自己的白棋,处处均是占了上风,犹如一支雄武的军队,在他的带领下,散发着赫赫威势,军容整齐,战力强悍,反观对方,黑棋却是败兵,诸多棋子被斩断了联系,难以形成整体,便似那天地之相,已经是失了战斗力。

  “砰!”

  只见那一道清脆的落子声响起,这黄大师的白棋也是泛起阵阵的光芒,那些光芒都是汇聚于那猛虎之中,那猛虎犹如是获得了力量一般,顿时再度怒吼一声,直直的站了起来,只是那眼神之中的惧意,却是丝毫不曾消散。

  猛虎的这一怒吼,便是再度将那天地之相驱散了一些。

  “二子,化棋阵!”

  “风玄”喃喃自语,眼中的光芒再度掠过,又是一枚棋子,棋子之上闪烁着光芒,落下的过程中,那后面犹如是涂上了光芒一般,落子之时,依旧是有着尾随的光芒停留,过了一息之后,那光芒才缓缓消散。

  “砰!”

  那天地之相在这第二枚棋子落下的瞬间,砰的一声便是破碎开来,化作无数的黑色光华,光华漫天,叫人眼花缭乱,缓缓落于那整个棋盘之上,没入了这棋盘之中,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点点光华,忽然在棋盘之上再度浮现,犹如黑夜中的幽灵般,照亮了整个棋盘,光华缓缓凝聚其上,一个略显华丽的圆形便是缓缓成形,那个圆形缓缓旋转,旋转之间,发出道道嗡鸣之声,圆形之中,各种形状凝聚,诡异之极。

  “这,这难道是,棋阵?”

  那黄大师看到那圆形之时,顿时脸色苍白,一品棋师,乃是入门之首选,天赋越高者,便能获得越强的能力,一为显棋灵,化万相,震慑对方,未下使其先恐惧,二位显棋阵,引天地之力,触天地规则,用棋子攻杀。

  他修行许久,且是专修棋艺几十年,也仅仅能显棋灵,但是对那显棋阵,却是不得要领,这少年短短十几岁,不但能达到炼武三段,而且还能化天地之相为棋阵,这般棋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风玄”看向那棋盘,他用天地之相自杀一片黑棋,引来了黑棋与白棋周旋的机会,这一棋阵落下,他的黑棋之中,看似苍白无力,脆弱不堪,却已然是形成了无数的陷阱,只要那黄大师一落子,他便能翻盘。

  黄大师脸上早已渗出了冷汗,他仔细往那黑棋望去,却依然瞧不出丝毫的端倪,白棋之中,依旧是军容整齐,威武凶猛,白虎在上坐镇,只是他手中刚刚夹起的棋子,却是有些颤抖,似是千斤沉重般,不知往哪里落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哪里?”黄大师内心焦虑不堪,此刻他已然明白,眼前这少年绝不是乱落子之人,这必然有陷阱在其中隐藏。

  黄大师咬咬牙,既然不能瞧出端倪,那便按最有优势的棋位落下,他食指与中指的那一枚白棋,便是落在了那平位八九路上,这一着落下,整个白棋的棋势顿时浑然一体,那猛虎仿若是受了什么刺激般,忽然间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那森森白牙,便是随着吼声显露而出。

  “三子,引陷阱!”

  “风玄”瞥了一眼那棋盘的棋势,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神色波动,他落子方式极快,仅仅一息,那一枚棋子便是融入了整个棋阵之中,那棋阵在这一瞬间,竟是将那猛虎紧紧束缚,那猛虎一阵凄厉之声发出,便再也动弹不得。

  那棋盘之上,白棋被黑棋这一子钳制住,周围的去路,竟是有一路被斩断了,那队形顿时大乱,周围也尽是那一子形成的陷阱,饶是在那里落下任何一子,白棋都将陷入绝路。

  黑棋单单凭借这一子,一时间,便是将局势彻底的扭转了过来。

  “怎么回事,黄大师的猛虎刚刚似乎发出了惨叫声?”

  “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说不得是那猛虎叫得过于兴奋,这实乃胜利之吼!”

  “对对!这位兄台说得对极!那个小子怎会敌得过黄大师呢!”

  一时间,吞龙棋社周围的人,听到那猛虎的惨叫时,内心都是一震,这只能说明,黄大师的猛虎真的被对方伤到了,如此厉害的小子,一时间,众人都是惶惶,只能以谎言安慰自己。

  那黄大师脸色苍白之极,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不是他这棋错了,而是对手太强,对手以自灭来获取胜机,如此诡异的手法,他是绝对不会的,此刻自己的白棋,虽然数量仍多,可不需多久,恐怕便要被黑棋吃尽了。

  那中年人全身都在颤抖,眼前这少年,单单凭刚才那三手棋,便可无愧于天才之名,若是黄大师与他重新开始,不算这残局,恐怕也会被这少年那诡异的手法弄得退无可退,一半未下到,或许便输了。

  黄大师思索许久,终于在那颤抖的手中,将那棋子落下,那猛虎便是得了这白光的灌溉,也依旧是挣脱不了那棋阵的束缚,除了那阵阵的凄厉叫声发出,再无其它。

  黄大师面如死灰,这局,他恐怕要输了。

  “四子,斩猛虎!”

  “风玄”夹起那最后一子,此刻的他犹如一尊杀神般,看上去极具气势,棋子一落,那黑光猛然间化作一柄黑剑,黑剑散发着滔天杀意,剑身嗡鸣,剑尖犹如那吐芯的毒蛇,散发着森寒的光芒。

  “嗖!”

  这一柄黑剑,便是犹如离弦之箭,快速之极,从那猛虎的头上,猛的斩了下去,那猛虎疯狂的想要挣扎,只是那棋阵的束缚之力,却是极为强悍,饶是它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直到那一柄黑剑将其斩做两半,猛虎便也化作光芒,消失了。

  此刻那棋盘之上,白棋数量虽仍然居多,周围生气仍在,但那黑棋已然再度抢占了上风,这白棋饶是再度挣扎,也几乎不能胜了!

  “风玄”瞥了一眼那黄大师,那淡淡的话语,再度从口中传出。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