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玄幻小说> 武棋至尊> 武棋至尊第十二章 天才少年

武棋至尊第十二章 天才少年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很好,敢如此戏弄我的,你还是第一个。”那守卫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猛的握紧了手中的刀,一道明亮的光芒,顿时从那刀鞘之中散发出来。

  “刷!”

  一柄长刀锋芒锐利,刀尾看起来略微倾斜,那刀尖之上,泛着森森寒意,嗡鸣一声,一股不弱的玄气便是被灌注刀身,那长刀顿时气势更胜,那守卫用力一砍,那长刀直逼风玄而来。

  这一刀若是砍中,恐怕风玄也就废了。

  “那少年怕是要吃亏了,这守卫可是炼武三段的境界,能在如此这种年龄进入炼武三段,真可谓是青年俊杰啊!”

  “老子迟早也能到炼武三段,这个小子非要逞强,我倒要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小孩嘛,冲动不是很正常么,只可惜这小孩错就错在,没求我们,要不然哪里会挨打,嘿嘿!”

  一堆人造就看不惯风玄刚才那说话的语气,连他们都不敢跟那守卫这么说话,这个十几岁的小孩,凭什么?活该被打,想罢纷纷幸灾乐祸了起来。

  “炼武三段而已,这个境界,我还从未怕过谁!”

  风玄冷哼一声,脚步猛的向前一踏,不退反进,一股丝毫不弱于守卫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尽数释放了出来,眼中的神色,也是愈发的凌厉。

  “嗖!”

  这一瞬间,风玄的身形猛的消失,脚下的那一道幻影,犹如是换了位置一般,待得再看清风玄的身体时,风玄的拳头,已经在那守卫的后面。

  “霸拳,以霸制霸!”

  风玄内心一喝,那一股仿若席卷着这无上的威势的拳意,便是在那守卫惊愕的眼神之中,狠狠的轰在了那守卫的脸上,那守卫的整个身体,都是飞了出去。

  那守卫眼神呆滞,他至今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少年,竟然也到了炼武三段。

  静!

  此刻,那些嘲笑凤玄的人,都是长大了嘴巴,大到似乎能塞下一头牛,手中拿着的东西,竟是没有拿稳,便是这样掉到了地上。

  这一次,他们的确是震惊了。

  十五岁左右就能达到炼武三段的,不是没有,可是那也是极少,并且那人,十有八九是出自四大家族之中,但是四大家族的天才,在虚棋城都是极为出名的,怎么可能是眼前的这个少年?

  一个没有四大家族资源培养,但是又能在这个年纪达到炼武三段,那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这才是那些人惊呆的真正理由。

  眼前这人,或许又是一个天才。

  风玄此刻脸色却是极为的阴沉,一个敢对他下杀手的人,在他心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缓缓的走向那守卫,手中的玄气缓缓凝聚,准备一击必杀。

  既然幽童说没人会记得自己的脸,那杀了眼前这个守卫,也没什么的吧。

  “慢着,小兄弟真是好天赋,我这手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不知道你是那个家族的少年英雄,能在这个年龄达到炼武三段的,可是不多见啊!”

  正当风玄想要下死手时,里面一个满含笑意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

  风玄眉头一皱,果然,是会有人阻拦的,他抬起头,只见到一个眯着笑脸,脸上油光满面人,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神之中,挂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意味,这人四十岁左右,乃是一个中年人。

  这老东西,看来是想要以我家族威胁我啊,刚刚不出来,我想要杀人的时候便出来了,这算盘,真是打得好。

  “难不成你便是吞龙棋社品级最高的棋师?”风玄自然是不会答话,仍旧随意的问道。

  “小兄弟说笑了,在下才识学浅,粗鄙不堪,哪里能比得上黄大师,他可是从外地来的一品棋师,恐怕很快就要到二品了,比我厉害多了。”

  这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不过脸上依旧是泛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仿若极其和善一般。

  这一瞬间,风玄身体微微一震,眼睛缓缓闭了上去,待得再睁开时,那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锐利之色。

  “我要和他赌棋!叫他出来”

  此刻的“风玄”换了一个眼神,说到棋之一字之时,脸上已经是严肃无比,那话语中的嚣张气味,可谓浓郁到了极点。

  旁边所有的人的嘴角都是抖了抖,叫他出来?这虚棋城之中敢对黄大师如此说话的,恐怕就你这个小屁孩了!你修炼天赋厉害,不代表下棋也厉害啊!

  “这位少年英雄你说笑了,黄大师一向只接受别人的挑战,他是从来不迎接别人的。”那中年人也是满脸黑线,眼前的这个小子,到底是个什么身份,竟敢如此嚣张?

  “真是麻烦,那你给大爷走开吧,我进去和他赌棋。”“风玄”皱了皱眉头,十分不耐的说道。

  “呵呵,小英雄若是想要进去和黄大师赌棋,那自然是可以的,可是黄大师一向只跟一品以上的棋师赌棋,不知道这位小英雄……”

  这中年人眼中隐隐露出一丝狠色,如果你仅仅是炼武三段,但是不会棋艺的话,那你的命,或许就到了我们的手中了。

  对于一个有极好的修炼天赋但不会棋艺的人,这中年人一贯的做法是,抓住,再加以训练,至于用来做什么,那就得看需求了,如果修炼天赋好,棋艺也会,那便抓回家族之中,等候族长发落。

  小子,你的命运,就得看你是什么本事了,这中年人内心冷笑道。

  “拿‘验棋石’来!”“风玄”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这中年人见眼前这少年知道验棋石,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即二话不说,点了点头,便是吩咐手下去拿,待得拿来时,只见到一块晶莹如玉,透着明亮的光芒的石头,便是出现在了“风玄”的眼前。

  这块石头呈圆形,外表光滑细腻,竟是无丝毫瑕疵,隐隐中散发着一丝动人的光泽,中年一个右手印凹了下去,刚好能放下一只右手的手掌,手印旁边有着九颗星星,号称棋星,只是那星星却是暗的,“风玄”自然是明白,这验棋石,是用来检验棋师的棋力的,品级越高,点亮的棋星自然就越多。

  “嗡!”

  “风玄”不屑的看了看那验棋石,仿若这在他眼中只是摆设一般,右手便是迅速放了上去,右臂轻微的一震,这天地之间,仿若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显现,萦绕在“风玄”的右手旁,一道嗡鸣声忽的发出,那第一颗棋星,竟是亮了。

  这颗棋星一点亮,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中年人紧紧的盯着“风玄”,他自负棋力不凡,棋力也达到了一品棋师的境界,刚刚他感觉到“风玄”能够引动天地之力,化为他自身的棋力时,他的瞳孔便是一缩,这少年,定是块绝好的材料!

  这虚棋城的记录,便是这样凭空被眼前的少年打破了!

  一品棋师!!虚棋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品棋师!!

  旁边观看的众人,都是在此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短短十几岁,竟然能够将这第一颗棋星点亮,单单凭这一点,这少年便可傲视这里的所有人,这等天赋,绝不是一般人能赶上的。

  一时间,之前那些嘲笑风玄的人,都是在此时摩拳擦掌,眼中绽放着光芒,仿若看到了一块宝玉一般,老子要是能攀上这小子,就算日后不能有大成就,那在虚棋城也绝对能横着走啊。【愛↑去△小↓說△網w qu 】

  “还有什么手续要办的吗?迅速点!”“风玄”脸上的不耐烦已经写得清清楚楚,若是这中年人再浪费他的时间,“风玄”恐怕就要暴走了。

  “呵呵,小兄弟说笑了,若是你早露这一手,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哪里还敢为难你,里边请!”这中年人呵呵一笑,笑容和蔼之极。

  “哦,对了,刚刚有那么几个人,我问他们信息……”“风玄”故意将事情说出来,提到一半,便是没有继续说了。

  “这是自然,我们虚棋城,还从来没有有人敢嘲笑一品棋师,却没有人管的情况,来人,将刚才那几人驱逐出吞龙棋社,以后永远不得进入。”这中年人脸色一板,狠狠的说道。

  那三人闻言内心顿时叫苦不迭,若是早知道这少年是一品棋师,就是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嘲笑他啊,就算是让他们做牛做马,他们也不会吱一声,这一下,恐怕他们三人,以后在虚棋城都得受尽嘲笑,甚至是下棋都难了。

  “风玄”冷哼一声,他平生最看不惯这种下棋之人,根本就不具备一个棋师该有的素质,不给这些人一些教训,他胸口的这口闷气,便出不了,至于那守卫,不问青红皂白,把人看得如此之低,一上来便要杀风玄,这种人,也除了吧。

  “风玄”随着那中年人进入吞龙棋社之时,指间有着一抹若隐若无的幽光,瞬间便是掠出,那速度之快,甚至连那守卫都没有发觉,便是进入了那守卫的身体之中。

  “那守卫被我暗中施了手段,三天之后,必定是要陨落了。”幽童随意的对风玄说道。

  风玄应了一声,今日他看到幽童这种手段,更感觉到他需要力量,没有力量,恐怕只会处处被人嘲笑,有了力量,才能保护自己,甚至保护自己的亲人。

  今日的一切,让得风玄内心的渴望,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扩大到了极致。

  第十三章一品棋灵

  “风玄”随着那中年人的脚步,缓缓走进这吞龙棋社内部,发现周围除了落子声,几乎没有其它的声音,棋盘两侧的两人,都是苦苦思索着下一招棋该如何落子。

  “风玄”瞥了一眼,看到周围有着数十副棋盘,皆是有上好的橡木搭配花纹制作而成,看起来精巧美观,由此听起来的落子声也是异常的清脆动听,上面线条均匀,隐隐之中,似是有着一些立体感,每一棋子的落下,仿佛都能看清棋子定位于何处,极为享受。

  那中年人似是看到了“风玄”的神色,内心顿时冷笑,看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说不定我等下哄他一哄,便能让这小子为我卖命。

  那中年人想到这里,嘴角便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随即他便是走往二楼而去,显然,那号称黄大师的人便是在这二楼之上。

  “这位小友,黄大师乃是尊贵的一品棋师,自然是不会再一楼跟这些人下棋的,请跟我上二楼吧。”那中年人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风玄”没有说话,待得到了二楼之时,发现这里的东西却是少了许多,不过每一样东西,看起来都是极为的精致,之中的桌椅都是呈赤红之色,其上的茶壶杯具都是极为的名贵。

  远处坐着一人,两撇眉毛横斜分开,右手正夹着一枚棋子,眼中隐隐有着一丝锐气,眼神正专心致志的盯着那赤红色的棋盘,就连那装着黑白棋子的棋盒,都是尊贵之极,采用的乃是极为尊贵的红木,棋盘之上棋子交错纵横,双方各自攻杀防御,之前还占优势的黑棋,却是被白棋反杀,那黑棋已然落入了白棋的陷阱之中,这盘棋已然要结束了。

  “又有事情么?先等等,等我下完这盘棋。”那黄大师似是对这些事毫不感冒,所有的事物面前,他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黄大师果然厉害,能让之前还占有优势的黑棋立马处于劣势,白棋反攻而上,这棋势下得又如此精妙,恐怕这虚棋城之中,也无人比得上您啊!”

  那中年人看到那黄大师仅仅几步棋,便能将那棋势彻底的扭转过来,将那黑棋杀得几乎无反手这里,如此精妙的棋局,连他也不得不暗叹,他不如这大师啊!

  旁边的“风玄”瞥了瞥那棋局,脸上却是没有兴起丝毫的波澜,仿若就跟他看到了人呼吸,走路一般,并无其它。

  那中年人见到“风玄”脸上无丝毫诧异之色,当下愣了愣,随即内心便是冷哼一声,他对着黄大师是真正的服气,可是对着十几岁的小孩,饶是“风玄”同样是一品棋师,但要说他对“风玄”服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位小友,莫非黄大师的这盘棋不够精妙?”那中年人当下想发怒,不过还是忍住了,小心问道。

  “一般。”“风玄”望了望那中年人,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神色波动,这种棋师的水平,说实话,他并不看在眼里。

  那黄大师皱了皱眉头,在这虚棋城,竟有人敢对我如此说话,他内心有些不平,当下抬头一看,眼神之中便是透露出一丝惊愕之色。

  只见眼前这少年眉目清秀,脸色有些苍白,但神色却犹如那平静的湖水,不起一丝波澜,深黑的眸子中折射着淡淡的光芒,仿若看他一眼,便能陷进去一般,更令这黄大师诡异的,片刻之后,他竟是有些记不清这少年的模样了。

  “你是何人?竟敢说我的棋一般?”黄大师深吸了一口气,他竟是产生了一丝看不清眼前之人的感觉。

  “我是何人,你还没资格知道,至于你这棋,说实话,我称之为一般,便算是给了你面子。”“风玄”显然对这黄大师很不屑,淡淡说道。

  “你?小小竖子,安敢放此狂言?黄大师这棋不算精妙,难不成你能在黄大师这棋盘之上,下出比这更精妙的棋?当真是搞笑之极!”

  那中年人气极,他和黄大师虽然同为一品棋师,但是真正比起来,黄大师却是处处胜他,他一直以黄大师为尊,现在有着少年出口狂言,他自是不能忍受。

  “我从不随意下棋。”“风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桀骜之色,显然对着中年人的话嗤之以鼻。

  “哦,如何才能下棋?”黄大师眼中掠过淡淡的寒芒,闻言,倒是来了兴趣。

  “一株四品灵药!如果我下的棋不如你,那这榧木棋盘便是你的了,并且我亲自向你赔罪!如果我下的棋胜了你,那你必须要寻一株四品灵药予我!”

  “风玄”说话之时,右手一神,便是有着一道淡黄色的幽光从其手中散射而出,只见到一副极为精美的棋盘便是出现在“风玄”手中,那隐隐之间,竟是有着金龙环绕,道道嘶鸣声从其中传出,棋盘之上传来道道幽香,令人闻之心神一震,脑海立刻清醒了许多,仿若比那灵药淬体还要舒爽。

  “竟然是榧木棋盘!”

  那黄大师和中年人都是同时惊呼一声,这棋盘品质有高低,有石头棋盘,有木材棋盘,也有竹制棋盘,一般石头为普通,木材最佳,这木材之中,橡木,红木,都是极佳的材料,可是若是跟着榧木比较起来,那可是大大的不如了。

  说起那材质,榧木跟橡木和红木倒也相差不远,这榧木的奇特之处在于,它生来便是有一种奇香,这奇香清新自然,气味动人,普通人闻之,便是能令其头脑清醒,修炼者闻之,对于修炼,同样有好处,棋师闻之,更是能令其头脑如鱼得水,思虑万千,更为清醒,对于棋师来说,可以说是极好的东西!

  便是在这虚棋城中,恐怕也没有这种东西,便是有榧木,恐怕也未必能制作出来。这棋盘的制作,得迎合天地之规则,天地不允许,那便有再多的材料,也无济于事。

  “如何?”“风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玩味的说道。

  “风玄”这话,首先反映过来的确实那中年人,此刻他更是颤颤巍巍,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刚刚自己还在嘲笑这少年没见过世面,可是此刻一对比,恐怕没见过世面的是他吧,这少年或许不是虚棋城的,但凭这榧木棋盘,这少年必然是某个大家族的公子,想到这里,一时间,这中年人再不敢出言讽刺“风玄”。

  “我同意,先生请下棋,这便是我手中的两株四品灵药,赤明根,如若你赢了,这两味赤明根,均是你的。”那黄大师见到那榧木棋盘,眼中的贪婪之色一览无余,这榧木棋盘,价值可是比那两味赤明根大多了。

  只见那黄大师拿出了一个盒子,那盒子之中隐隐渗透着一丝香气,待得那黄大师打开盒子时,只见到两味赤红色的树根,均是长约一尺,旁边有着诸多根须,一股生气油然扑面而来,这两味赤明根,想来也算四品灵药中不错的了。

  真正的风玄却是内心暗笑,幽童这家伙,看他大大咧咧的,可是玩弄人心,可还真是有一手,而且见识宝贝都有,这家伙,以前到底是什么身份啊?越想风玄便越是好奇。

  “如此便好,那我就来看看黄大师这棋局的情况。”

  “风玄”内心冷笑一声,两味?那正好,大爷我之前就嗅到了这两味赤明根的味道了,碰上你幽童大爷,算是你倒霉。

  “风玄”想罢,便收起了嘴角的冷笑,看起了那棋盘之上的棋子,只见那上面黑白分明,白色的棋子,犹如一头猛虎般,几乎是处处占了优势,黑子却是像极了一只猎物,几乎是处于挨打的地位。

  “风玄”夹起第一子,待得他要落下之时,旁边那白棋之上的猛虎,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般,竟是怒吼一声,那吼声顿时响彻开来,环绕在这个房间之内,甚至那吞龙棋社一楼下棋的人,也是在下面听到了。

  “竟然有人能逼得黄大师幻化棋灵,难不成是刚才上楼的那小子?”

  “怎么可能?那棋灵乃是自动护棋,非是威胁到它的存在,棋灵是不会现身的,这小子,说实话我不相信……”

  “哼!我也不信,我等辛辛苦苦,都未进阶一品棋师,这毛头小子,又怎敢跟黄大师比较,上次那黄大师的棋灵出现之时,可是无人可敌的!”

  ……

  一时间,吞龙棋社旁边的人都是议论纷纷,他们心里都清楚,能让黄大师的棋灵现身的人,必定是实力不俗的人,但嫉妒心,让得他们一个个顿时都冷哼不已。

  那黄大师见到这棋灵现身,内心也是有些惊讶,在虚棋城之中,能让自己棋灵现身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眼前这少年,竟然也有此本事?

  那中年人似是忘记了之前的教训一般,再度冷笑不已,从之前的经验来看,就算你有与黄大师一较高下的本事,那最后也得输,之前那几人,不也是这样吗?

  “风玄”见此,脸上却是露出不屑之色,嚣张的话语,也是从其口中吐出:

  “小小一品棋灵,也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