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 玄幻小说 > 符镇八荒 > 第215章 猜疑

第215章 猜疑

    “那是。”小厮跟着笑了起来。

    关于自家少主的本事,他从小就耳濡目染,怎会不清楚?“小诸葛”之名,岂是白叫的?

    “那……少主你觉得会是谁?”

    “还能有谁?”青阳公子捻着下巴,慢条斯理道:“第一,这个人跟青河谷有仇;第二,他可能跟我们认识;第三,他并不是好.色之徒;第四……”

    “等等。”小厮忽然打断他,皱眉道:“第三条好像还不能确认吧?”

    “笨。”青阳公子又是一扇子敲在他头上,训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只送礼物给你凌姐姐,而无视你咏瑜姐姐?这两个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有谁会对她们厚此薄彼?”

    “这个……可能他喜好比较特殊吧?”小厮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弱弱道。

    “错。”青阳公子嘴角一咧,露出了一抹贼兮兮的笑容,“我觉得吧,那个家伙的目标可能另有其人。”

    “啥??”小厮顿时傻了眼,“少主你能不能讲明白一点,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

    “糊涂吗?那我再问你,凌姐姐的房间里还有谁?”

    “这……少主你是说……她??”小厮嘴都磕巴了,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个身穿蓝裙叉腰瞪眼的身影。

    “呵呵。”青阳公子撇了撇嘴,又道:“现在我再给你捋一遍,第一,这个人跟青河谷有仇;第二,他实力不俗,行事周密,杀伐果断;第三,他或许跟你朝颜妹妹认识,而且关系很不错。甚至愿意为了她冒险送画;第四……”

    他顿了顿,又改口道:“暂时不说第四,仅以这三点而言,你最先想到的是谁?”

    “我……”小厮纠着眉毛想了半天。咬唇道:“少主你不会是想说……”

    “对,就是他。”青阳公子嘿嘿一笑,打开折扇道:“这几个条件乍一看没什么,但我想来想去,目前就只有那个少年才有这样的动机、性格、条件和心态。”

    “可是少主。这也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只是推测而已,又不用负什么责任,今天这番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相信你不会蠢到回去跟你朝颜妹妹乱讲吧?”

    “那肯定不会……”小厮连连摆手,显然对某个小丫头的性子甚是了解。

    “所以嘛,放轻松,我俩就是聊一聊这种可能性。”

    “呃……我还是觉得太扯了。”

    “哈,我也这么觉得。但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扯。”青阳公子站起身,望向拍卖行方向,一脸意味深长道:“以我们这类人的本领,样貌、身材,都是可以随便换的,真正难改的是眼神和性格。”

    “少主,你是想说……”

    “记不记得刚才坐在你凌姐姐左边的那个人?”

    “记得,难道他就是……”

    “我不能完全确定,但有那么一瞬间,当他看向朝颜的时候。那种白眼微翻,哭笑不得,想说什么最终又没说出口的神情,像极了一个人。”

    “这……”

    “很扯是吗?”青阳公子展颜一笑。又道:“或许这种神情,时不时也会出现在我俩的脸上,但我俩跟朝颜是什么关系,十几年了好吗?我们彼此熟悉,所以才会有那种情不自禁的表情和神态,如果说此地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在见到她时会自然而然地有那种反应。你觉得会是谁?”

    “……”小厮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要说在三宗四派中,熟悉凌清竹和朝颜这对主仆的年轻男子,还真有不少,吃过朝颜臭脸的家伙,数一数至少有那么几十个,他们见到朝颜露出那种表情,一点都不稀奇。

    可是,在这极其偏远的百宝城,符合这种条件的年轻男子,貌似就真的只有自己和少主了。

    那个什么西门公子,他应该根本不认识凌仙子,也不认识朝颜,请问为什么会有这种异常的反应呢?不是太奇怪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思路豁然开朗,不禁深深佩服自家少主的推理能力。

    就这么一丁点蛛丝马迹,都能被少主找到关窍,硬生生拉出一条线来,把整件事情捋得眉目初显,真是太厉害了!~

    “看我.干嘛?”青阳公子发现他眼神有异,不禁笑着用扇子打了他一下,“走啦,今儿看起来是没什么收获了,那小子鬼精鬼精的,估计不会在这个时候顶风作案,咱们等下去也是白等,还是回去好吃好喝吧。”

    “得咧。~”

    ……

    另一边,易辰已经回到了客栈,正在整理今晚的收获。

    刚才其实他有想过追出去弄点小麻烦,恶心恶心那个什么护法,但灵犀之眼却让他发觉了另外一个人:青阳公子。

    记得在朝颜口中,这家伙就是一个耳根贼软,全无主见,整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思想还极其不正经的X二代。

    可易辰是什么人,岂会轻易相信朝颜的评价?

    虽然他跟青阳公子接触不深,也没有目睹、听说过对方的所作所为,但是不知为何,他一看到青阳公子那双眼睛,心中就会不自觉地泛起一股敌意!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什么坏印象之类的,而是因为在他心底深处,本能地就觉得这个人很危险!

    至于到底危险在哪儿,一时之间还真说不上来。

    可能……可能自幼在山中跑惯了,因此锻炼出了野兽一般的本能,对未知的、危险的事物有着一种敏锐的直觉——就好像小时候看到虎豹豺狼一般,那种反应是一样样的。

    如今,青阳公子似乎已经起了疑心,否则也不会追出来偷偷摸摸地玩什么跟踪。

    以他的身份地位,完全用不着理会什么青河谷,之所以这么做,估计还是想守株待兔吧。

    易辰既已猜出这一点,自然不会主动去当那只兔,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放那帮家伙逍遥几天又如何?

    至于今晚,可还有一桩重要的事情得抓紧做咧。~(未完待续。)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