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躺在沙发上,别墅里面太空档了,她打开了电视,正好放着一则8点档,里面传来声音。

    顾乔慢慢的闭上眼睛。

    ——

    窗外闪电划过。

    车子飞速的行驶在路上,薄砚祁看了一眼腕表,司机问道,“先生,去哪?是要去医院看望蒋小姐吗?”

    车子已经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行驶。

    男人低沉的嗓音缓缓吐出,“去银枫别墅。”

    既然她都告诉爷爷奶奶了,他得去看看,她又想做什么,才这么几天,就开始安奈不住了。

    “是。”司机立刻转了个弯,车子往银枫别墅的方向驶过去。

    ——

    薄砚祁拿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面开着灯。

    男人走过去。

    将大衣脱了,搭在臂弯里面,他抬手扯了一下领带,原本想要上楼的,就看见躺在沙发上的一道身影。

    男人步伐一顿。

    走过去。

    躺在沙发上的女人睡着了,漆黑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黑发如墨,偏偏这个女人生的白,薄砚祁站在‘冷思薇’面前。

    看着女人纤长的眼睫轻轻的颤了一下。

    呼吸并不均匀。

    眉心蹙着。

    他出声,“冷思薇。”

    顾乔慢慢的睁开眼睛,其实,她根本睡不着,只是休息一下,身边有什么动静她就醒了,这一段时间,她根本没有办法入睡。

    她缓缓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着地上的一道阴影,还有男人的皮鞋,怔了一瞬。

    然后扬起来脸来,看着薄砚祁,“薄先生,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里面陪着蒋映初吗?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来?”男人的嗓音带着漫不经心的嘲讽。

    顾乔嗓音很轻,“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薄砚祁看着她,她瘦了很多,一张脸越发的尖,只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她的眼底很干净,干净的让他不喜欢。

    顾乔看着男人的额头,上面带着一点疤痕,女人的嗓音继续,“我听说,蒋小姐跟你出车祸了,蒋小姐在医院里面,我以为,你应该在医院里面陪着她的。”

    “对于我的事情,你到是挺清楚啊,既然你都知道,还在我面前耍什么心思,一个小感冒也要让爷爷奶奶知道,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你再怎么花言巧语也哄不了我。”

    顾乔微微的蹙起眉心,她并没有告诉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也叮嘱了云书不要告诉爷爷奶奶,爷爷奶奶怎么会知道的?

    难道是徐婶吗?

    今天上午徐婶来了一趟,送来了一份鸡汤就走了。

    应该是看到茶几上放着的退烧药了。

    她今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有点低烧,就吃了一粒。

    想必是徐婶好意告诉了薄砚祁。

    她心底微微的叹了一声,“抱歉薄先生,这本非我的意思,你放心你跟蒋小姐的事情,我不会告诉爷爷奶奶的。”

    徐婶今天来并没有提到其他的还说等会儿要去公司给薄砚祁送鸡汤,那么应该是不知道薄砚祁跟蒋映初出车祸的事情,若是知道了,就算薄砚祁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薄老太太应该也是会心疼的。

    “想要威胁我?”男人眯了眯眼睛,“冷思薇,你以为用这个能威胁到我吗?”

    “我没有,薄先生,你误会了,我没有想威胁你的意思,我的意思只是,我不会把你跟蒋小姐的事情告诉爷爷跟奶奶,仅此而已。”

    看着顾乔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他心里不舒服,男人冷冷的一笑,他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好,很好,希望你说道做到,别只是嘴上说说,第二天就跑到爷爷奶奶哪里装作偶然提起,这样的手段只会让我更恶心。”

    顾乔抿着唇,细白的牙齿咬着苍白干涸的唇瓣,她垂下眸,眼底闪过一抹哀伤,为什么他总是不相信自己呢。

    “薄先生你让我怎么做,才会相信我呢。”女人的嗓音很软,带着有气无力的绝望。

    薄砚祁一怔,看着她消瘦苍白的脸,不由得松开了手,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很快的掩饰住了,这个女人不过是装装柔弱骗自己罢了。

    险些着了她的道了。

    他松开了手,嘲讽出声,“不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相信你,因为我看见你,就恶心,你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还能不清楚吗?你这一幅样子,也只是偏偏那些不认识你的人。”

    顾乔努力的扯出一丝笑容来,“我知道了,薄先生。”

    薄砚祁上了楼,应该今晚上要留在这里休息。

    顾乔看着男人的背影,她慢慢的扶着墙壁走上楼梯,努力的不要让他看出来自己的腿受了伤。

    ——

    接下来的时光里面,她没有给薄砚祁主动打过电话,没有主动的联系过她,每周五去薄家的时候,她就谎称自己的脚崴了,薄老夫人只是关切嗔怪了几句。

    只有薄砚祁冷笑了一声,以为她是装的。

    顾乔的腿伤的挺厉害的,半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好,不过没有在发炎也没有化脓,结了痂,因为伤口深,一直没有退痂。

    每天她都要去一次墓园陪着妈妈。

    她想去美国,去看看时安,陪他说说话。

    现在去不了,不过快了就还有7个月不到的时间,她就跟薄砚祁离婚了

    到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她不会再回海城了。

    下午的时候顾乔去了一趟医院。

    拿了一点药,这几天,腹部有些不舒服,隐隐的阵痛,生理期也没有来,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脑海间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随即被她否认了。

    她跟薄砚祁每一次做,他都会让她吃药。

    ——

    “映初,你在我刚刚在一楼时候看见谁了。”纪露露来到病房里面。

    “谁啊。”

    “冷思薇!她也在医院里面!”

    蒋映初攥着手指,这几天虽然薄砚祁回来看她,但是很明显,对于她只有愧疚跟责任,让她越来越慌。

    一旦薄砚祁知道了四年前跟他睡在一起的人不是她,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完了。

    而且她发现,薄砚祁看似厌恶冷思薇,但是只要是关于冷思薇的事情,他都会格外的留意。

    “露露,你说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办”蒋映初抓住了纪露露的手,“上次,我让你去查顾乔为什么去荔城,你查到了吗?”

    纪露露摇头,“没有。冷思薇去荔城,只是帮一个朋友的忙具体的没有查到什么。”

    “如果他喜欢上冷思薇,哪里还有我的事情,我这么多年所有用的一切都都完了,他要是知道我骗了他,我就什么都没有了,露露,帮帮我。”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