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宋启江当即大怒,花白的胡子都在颤抖,他看向薄老爷子,“老哥,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孙子!”

    薄老先生看着薄砚祁,“砚祁啊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你跟宋老弟解释一下。”

    薄砚祁只是面无表情的笑了一下,“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想宋老先生大晚上的来这里,也不是来听我解释的吧!”

    宋启江的面色很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都来到薄家了,这个薄砚祁还是这样恣意妄为的狷狂,他自然是知道肯定是宋恒先惹了薄砚祁,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孙儿躺在病床上,宋启江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

    “爷爷奶奶,天色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薄砚祁对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说道。

    薄老先生笑呵呵的站起身,“都这么晚了,老弟啊,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解决吧,我们也就不要掺和了。”

    薄老先生也不想让薄宋两家面子上太难看,索性给一个台阶下。

    宋启江脸色很难看的走了。

    薄砚祁看了一眼时间,薄老先生本身年纪就大了,到了点就想休息了。

    薄老先生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道,“有事请明天再说,砚祁啊,不早了,今晚上留在这里吧,明早在走。”

    薄老太太走过来,担忧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把宋家那个孙子打成这样啊。”

    “奶奶,没事。”

    “怎么能叫没事呢,到底怎么回事,跟奶奶说说。”

    “奶奶,爷爷可是说了,有事情明天再说,天色不早了,你还不快去休息。”

    “你这个混小子啊”

    ——

    海城这几天下起了雨。

    温度骤然下降了很多。

    顾乔收到了关于vk设计的第一期主题‘森林’她看到这一个主题的时候怔了一下。

    然后打开了自己的画册。

    第一页就是。

    这是她很早之前画的,这还是在大一的时候画的,白夜萤火,她当时设计的是一身晚礼服。

    夸张而不张扬的裙摆,并没有用暗色系,反而用的是绿色。

    浅绿色配上白纱的设计。

    手机响了起来。

    是薄云书打来的。

    顾乔接听了电话,“喂,云书。”

    “今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吃火锅吧,另外在谈一下关于这次vk主题的事情。”

    “嗯,好。”

    ——

    本来晚上的时候是约好了薄云书一起去吃火锅,但是下午5点,顾乔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接到了向衡的电话。

    “太太,先生让你今晚上去魅色,先生的朋友要来让你一起去。”

    顾乔微微的抿着唇,她已经答应了云书了,但是她知道,薄砚祁的话,她拒绝了不了。

    想了想,‘嗯’了一声。

    接着给薄云书打了一个电话,跟她说了一声。

    薄云书抱怨着,“三哥怎么这样啊,思薇姐,那我明天再找你。”

    其实顾乔还挺意外的,记得刚刚嫁给他的时候,他对自己讨厌极了,从来都不会主动的找她,更不可能说带着她去见他的朋友。

    相处下来,他确实不像是外表看着那般的冷漠。

    如果她不是被这个身份束缚住,她真的很想告诉他,我们四年前见过。

    顾乔打开衣橱,纠结着今晚上穿什么衣服好,他似乎对于她的穿着极其的挑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薄砚祁对于她的穿着有些接近于变态的挑剔。

    找出来好几身衣服,顾乔终于敲定了,米白色的毛衣,阔腿长裤,驼色的大衣。

    一身干净简洁,他应该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了。

    正想把头发扎起来,头发长了很多,顾乔不喜欢头发披散在脖颈间,感觉有些痒痒。

    找出一身皮筋把头发扎起来,她就想起,薄砚祁说过,她头发扎起来不好看。

    顾乔并不自恋,对于自己的颜值虽然不是那么的有信心,但是她觉得,自己把头发扎起来,也并不难看呀

    为什么薄砚祁

    ——

    雨小了一点但是一直下着。

    顾乔撑了一把伞走出去。

    她原本也想着开车去的,但是薄砚祁的车库里面都是跑车,底盘低,下雨天容易熄火。

    打了一辆车,顾乔坐进车里。

    “师傅,去魅色”

    下雨天,路上堵车严重。

    雨雾斑驳了窗外的景色,顾乔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她的手机。

    而不是冷思薇的哪一个。

    她平时的时候,包里会放两枚手机。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从美国打来的——

    顾乔的眉心跳了一下,心里一阵欣喜,美国会不会是时安

    她立刻接通,“喂,时安”

    那端传来的是一道陌生的嗓音,“顾小姐,我是时安的爸爸。”

    顾乔握着手机,“历先生。”

    “历先生,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时安让你给我打的,他最近怎么样”

    自从四年前顾乔赶走了他,时安就一直怨她。

    这四年来,他一直没有联系过她,顾乔也无法得知他的联系方式,她只希望他在国外身体能够接受更好的治疗就好。

    一直到前段时间,有一个陌生的邮箱给自己发来了一张图片,他画的画得奖了,顾乔才知道。

    “顾小姐,时安他两个月之前走了”

    顾乔耳蜗嗡鸣,仿佛在一瞬间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喃喃的张了张嘴,“走了是什么意思”

    历仲柏的声音很沉重,“顾小姐我们也很悲痛时安说过不让我们告诉你,但是想了想,他心里最想念的大概就是你了。”

    “不,不会的,你肯定是在骗我,医生说了,他做了手术,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他不会有事的。”顾乔嗓音颤抖,几乎是疯狂的吼道,“你们在骗我!”

    手机那端说了什么,顾乔已经听不清了。

    手机从她的手上滚落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司机转头来看了她一眼。

    ——

    冷家墓园。

    顾乔站在顾青芝的墓碑前,细密的雨水落在她的脸上,“妈我好害怕啊”

    “妈妈,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

    她伸手,抚摸着冰冷的墓碑,手指颤抖,“妈妈我不想一个人”

    时安死了

    雨水倾盆而下,不断的落在她的身上,顾乔慢慢的闭了闭眼睛,满脸都是雨水。

    妈妈走了。

    时安也走了。

    难受的仿佛,快要不能呼吸了。

    顾乔不知道子墓园里面呆了多久,夜色黑了,雨渐渐的小了,看守墓园的门卫喊着她,“冷小姐,天色不早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