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璟玉没有想到这个人一上来就问三嫂,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直接说这个是三嫂,但是怕薄砚祁不高兴。

    毕竟三哥一直不怎么喜欢三嫂,虽然唐璟玉觉得三嫂人很好,但是主要是怕三哥不高兴。

    唐璟玉,“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出牌了。”

    那阔少的目光一直落在顾乔的身上,不甘心的收回了视线。

    包厢里面开着空调,温度如春,顾乔将大衣脱了搭在沙发上,同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生凑过来,“你跟薄总是什么关系啊?”

    顾乔无法忽视那两个女生眼底的嫉妒跟羡慕,她笑了笑,“朋友。”

    包厢里面的人除了唐璟玉,显然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她是就是薄砚祁的妻子,虽然当时薄家跟冷家成婚,很是轰动,但是没有举行过婚礼,顾乔跟随薄砚祁参加过几次宴会,但是海城上流圈之广,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记住她。

    而且,薄砚祁看似,也是并不想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所以,顾乔才说了‘朋友’两个字。

    那两名女生的脸色变了一下,小声的窃窃私语,顾乔隐约的听到‘情妇’‘包养’几个字眼。

    她安静的喝着果汁。

    不做理会。

    唐璟玉打牌赢了几把,正高兴,有名阔少输的厉害不玩了,搂着身边的女伴走到光影阴暗处亲热,牌桌换了一批人。

    顾乔想去一趟洗手间,刚刚站起身一道人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是之前一直跟唐璟玉打听她的这名阔少,目光一直盯着顾乔柔美清纯的脸上,“小姐,叫什么名字啊?”

    顾乔不想理会,这个男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不怀好意,她说一声‘请让一下’就要越过这名阔少身边走出过去,

    阔少往右一步,拦着了她,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别急着走啊,我们认识一下,我叫韩城,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韩城的目光落在顾乔精致的锁骨上,他身边这么多女人,就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让他看一眼就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韩少,这可是薄总带来的女人,你不怕薄总找你算账啊。”说话的女人眼底闪过嫉妒,盯着顾乔,凭什么这个女人又得薄总的喜欢,还能让韩少也对她着迷。

    “韩少,我去一趟洗手间,还请麻烦你让开。”顾乔淡淡的开口。

    薄砚祁认识的应该都是一些生意上的朋友,顾乔没有想过能碰上这种事情。

    韩城从皮夹里面拿出一张名片,塞进了顾乔的手里,顺势的握住了她的手,“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跟在薄砚祁那个冷冰冰的男人身边有什么意思,我开的价格比他的更高怎么样。”

    顾乔想要抽出手。

    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很恶心。

    “一个月五十万怎么样?”韩城贪婪的看着顾乔的脸,心里痒痒,“你只要跟了我,价钱随便开。”

    顾乔抽出了手,“韩少,请你自重。”然后推开了他走出去。

    韩城感受着刚刚手心里面的温暖,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女人的背影里面,一名妆容艳丽穿着比较清凉的女人坐在了韩城的怀里,嗓音发嗲“韩少,你都不理蓉蓉了吗?”

    蓉蓉伸手,粉拳锤着韩城的胸口。

    这个蓉蓉是韩城从海天盛筵带出来的,风月场里面的头牌,伺候着韩城一个月了,床上销魂,韩城出手也大方,蓉蓉一直以韩城的女朋友自居。

    没有想到今天韩城竟然看上了薄总带来的那个女人,让蓉蓉顿时感到危及,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看着清纯都是装的,又婊又浪。

    韩城抱着蓉蓉,伸手摸着蓉蓉的胸口,“哪能啊,小宝贝,我疼你疼的紧。”

    但是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女人,清纯漂亮,怎么就便宜了薄砚祁那种不懂得怜花惜玉的人呢。

    顾乔去了洗手间。

    方便完之后打开门,就见两个打扮的妖艳的女子站在隔间门口,一幅专门等着她的架势。

    这两名女子看起来衣着暴露,但是款式都是今年的高定新款,身上的配饰也都是有钱人才能买得起的,应该也是上流圈的名媛千金,不过看起来玩的很开,生活放荡。

    顾乔可不会以为这些人是专门等着她来谈心的,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就招惹到了?

    顾乔走到洗手台旁边,打开水龙头洗手,洗了手之后,“有事吗?”

    其中身形高挑一点的那个女人开口说道,“装什么啊,不就是勾搭上了薄总吗?薄总对你也只是一时兴起趁着新鲜玩玩而已,表面上一幅清纯的样子,骨子里面还不是又婊又骚的爬上薄总的床!”

    顾乔烘干手,看了一眼这个高挑的女子,微笑着,“哦,还有什么事吗?你要是想爬上薄砚祁的床,需不需要我替你引荐一下。”

    “你!——”那高挑的女子气的跺脚。

    ——

    薄砚祁走廊上抽完烟,回到包厢里面。

    他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沙发,眯了眯眼睛,又看着正在牌桌前玩的正高兴的唐璟玉,走过去,“人呢?”

    唐璟玉连着赢了几把,正高兴,听到薄砚祁的嗓音,抬起头来,懵逼了一下,看着自家三哥阴沉沉的脸,心里一道坏了。

    他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位置,卧槽,三嫂去哪了?

    唐璟玉说,“可能是出去上个洗手间什么的,三哥你别急啊。”

    牌桌上有人催,“唐少,快点啊。”

    唐璟玉招了招手,哪里还敢有心思继续打牌了,让一个富家公子过来帮自己打着牌,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不敢看自家三哥冷冰冰的目光,径直走倒是沙发前,“那个,坐在这里的那位小姐呢?”

    沙发另一边坐着几个年轻的女子,都是包厢里面几个公子哥带来的女伴,其中一个说道,“上洗手间了。”

    唐璟玉心里松缓了一下,站在窗前的薄砚祁也听见了,把玩着手里银质的打火机!

    “唐少,这个女人是谁啊。”

    女人堆里,最不可能缺少的就是八卦。

    唐璟玉说道,“三哥带来的,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那女人努了努唇,“唐少,我怎么不知道薄总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女人啊,薄总藏得太深了吧。”

    那一双眼睛里面,全是嫉妒。

    薄砚祁海城所有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不论说薄家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就但凭着薄砚祁这一张无可挑剔的颜值,都让所有名媛千金趋之若鹜。

    唐璟玉点了一根烟,“这就跟你没有关系了。”

    唐璟玉觉得,包厢里面这么多女人,有生意上合作的那些公子阔少带来的女伴,也有身家显贵的名媛千金,那一个都是娇艳百媚,但是怎么看,都没有三嫂看着顺眼。

    三嫂坐在这里就像是一朵白洁无瑕的清荷,这些打扮的娇艳靓丽的女人,都成了陪衬,跟三嫂一比,这些人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薄总,你带来的那个女人呢,听说长的贼清纯,又嫩又白,在哪呢?”

    随着包厢的门推开,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一个穿着花色车衣的男子搂着身着清凉的女伴走进来。

    薄砚祁唇瓣微微的抿着,眼底是冰冷一片,在一边的唐璟玉察觉到这是三哥生气的表现,连忙对刚刚说话的那个男人说道,“宋恒,你是不是喝醉了啊,喝醉了出去醒酒去。”

    偏偏就是有人不赶眼色,宋恒仗着自己是宋司令的孙子,家里军功显赫,整天花天酒地留恋风月场合,搂着身材热辣的女伴。

    亲了一下女伴的脸颊,他也确实是喝多了,要不是喝多了,他还真的不敢正面跟薄砚祁说出这些话来,醉了就,精虫上脑,“不就是一个情妇吗?薄总,别这么小气啊,不如我们交换一下女伴吧,大家一起玩玩开心一下。”

    他们这一群公子哥平时就有交换女伴互相玩的,放得很开,薄砚祁跟这些人也只是仅仅生意上的合作。

    “这是莎莎,保管让薄总满意。”说着,宋恒掐了一把怀中女人的腰。

    莎莎顿时惊呼一声,“你好坏啊宋少。”

    一边,唐璟玉擦了一下额头的喊,卧槽,这个宋恒真的是喝多了不怕死啊。

    “三哥,宋恒就是喝多了,你别生气”

    本来包厢里面的人都带着看戏的心思,还有几个男人也心痒难耐,心里想那个薄砚祁带来的那个女人长得清纯正点,尤其是韩城,心里对顾乔早就痒痒的不行,也打着交换女伴的心思,情妇麻,随便玩,他不信薄砚祁还真的喜欢那个女人。

    不过韩城可不敢当着面跟薄砚祁这么说。

    “呵——”薄砚祁勾了一下唇,菲薄的唇瓣轻轻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宋恒依然不赶眼色,“薄总,别这么小气啊,没有想到你喜欢这种青涩类型的,这种越清纯越嫩的玩起来越舒服刺激—”

    宋恒的话还没说完。

    突然大叫了一声,一个啤酒瓶在宋乔的额头上炸裂,顿时鲜血直流。

    身边的女伴尖叫着——

    唐璟玉急忙上前想要拦住薄砚祁,可是他哪里能拦得住薄砚祁啊,反而被踹了一脚。

    宋恒疼的酒也醒了,大喊大叫的躲着。

    但是在场的人谁敢帮他啊。

    都被薄砚祁给慑住了。

    原本抱有看戏态度的此刻都脸色苍白。

    尤其是韩城,后背全是汗,幸好没有对那个女人动手动脚的,要不然现在被打的这么惨的就是自己了。

    谁知道薄砚祁还着的看上那个女人了。

    薄砚祁似乎觉得不解气,抬手拿过一边的休息椅砸在了宋恒的身上,抿着唇一言不发,像一头猛兽,眼底全是戾气。

    唐璟玉看见宋恒被砸的满脸都是血,宋恒虽然从小出身军队大院里面,但是不学无术,这幅整天纵欲过度的瘦弱身板,哪里能扛得住三哥揍几下。

    毕竟宋恒是宋老司令的孙子。

    唐璟玉忍着腿疼连忙上前抱住了薄砚祁,“三哥,三哥你消消气,别打了!”

    再打真的把这个孙子给打死了!

    薄砚祁松了手,宋恒直接摊在了地上。

    女伴颤抖着把宋恒给扶起了,宋恒虽然害怕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连忙,从兜里摸出一把军刀,推开了女伴,面色阴狠的朝着薄砚祁刺过来——

    谁都没有想到宋恒会来这么一下。

    薄砚祁抬手挡了一下,下一秒捏住了宋恒的手腕,宋恒只觉得手腕的骨头都碎掉了,捏着的军刀也掉在了地上,大喊着,“啊——”

    唐璟玉,骂了一句‘草!’

    这个孙子竟然玩阴的!

    男人眼底一片漆黑,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宋恒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宋恒被打着,脸上都是血,嘴里也是。

    包厢里面都是一些世家公子名媛千金,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个都瑟瑟发抖,也不敢给宋恒求情。

    唐璟玉只觉得完了。

    三哥发起火来他也拦不住了。

    一瘸一拐的走出包厢,他总不能真的见宋恒这么孙子被三哥给打死了吧,毕竟是宋恒背后还有宋家呢。

    ——

    顾乔被两个女人堵在了洗手间。

    听着耳边一顿嘲讽什么情妇包养之类的话,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女人的嫉妒,顾乔点着头。

    等这两个女人说完了,就道,“你们说完了,那我就先走了。顺便说一句,你们看上了薄砚祁就去找他,跟我没有关系,在这里缠着我也没有用。”

    说完,顾乔越过那个高个子的女生,走出了洗手间。

    到底是名媛千金,骂的也不会太难听,见顾乔走了,其中一个女生对高个子的说道,“露姐,我们也走吧。”

    露姐跺了跺脚,“走吧。”

    顾乔走出了洗手间,没有想到竟然碰上了唐璟玉,唐璟玉见到顾乔就想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走过来,“三嫂你快跟我来,再晚点就出人命了。”

    顾乔一听见‘出人命’这几个,脸色一变,“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唐璟玉也没有解释很多,速度很快,带着顾乔快速的走到包厢门口,打开门,“三嫂你快劝劝三哥。”

    顾乔走进包厢,就见一个陌生男人满脸血的躺在地上,薄砚祁揪住了这个男人的衣领,一拳正准备落在。

    “薄先生——”顾乔吓得急忙走过去握住了男人将要落下的拳头,焦急而颤抖的说道,“薄先生你别打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