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执手相依最新章节!

    一行泪,从慕南方眼角滑落。

    “啧啧,小美人哭什么,哥哥们陪你。”

    “你一哭,哥哥得多伤心啊。”

    手机并没有关上。

    慕南方喊了一句,“谭亦城!!”

    她没有再说任何话。

    只是喊了一声。

    无力的嘶喊。

    沙哑,支离破碎。

    那端,谭亦城慢慢的攥紧了双拳。

    这一声,狠狠的敲击在他的心底。

    “爷..”一边的延风忍不住,“慕小姐她...”

    谢五爷掐断了电话。

    “哎,我手下那几个人,粗鲁不堪,哪里能真的冒犯了谭老弟的小情人,这样吧,谭老弟,你要是真的想要救你这个小情人,不如你自己一个人去,不准带帮手。”

    谢五爷笑着,不坏好心,谭亦城这个人,终究会成为他最大的一个障碍,所以,不能不除。

    但是,在海城动手。

    哪里能抵得过谭家的势力。

    所以他想了这么一招。

    从一开始,他就想到了。

    他也是故意才这么做的。

    “不可以。”延风站起身,挡住了谭亦城,“爷,如果要去,我去,你不能去!”

    这分明就是谢五爷的一个圈套!

    就等着谭亦城往里面钻!

    一个人前去,肯定有陷阱!

    谭亦城看了一眼在悠闲的听着昆曲的谢五爷,他淡漠的勾了一下唇。

    对延风说。

    “你在这里,去接莫妆跟舒望羽,剩下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

    路上,谭亦城的手机上面收到了一则定位消息。

    “谭老弟啊,跟着这个定位走,只准你一个人去,要不然就见不到这个小美人了。”

    在春宴楼里面,谢长宏喜不自胜,“我还当谭亦城是个什么人物呢,也不过于此吗,很快,就要葬身海底了。”

    —

    慕南方被一群人带上了游轮。

    连夜行驶。

    她被绑在甲板上,冷风萧瑟透骨,泪水早就干涸在脸上,有人抬起了她的脸蛋,是那个阿新。

    “小美人,哭什么,等会儿,哥哥好好疼你。”

    “你们要我去哪?”

    为什么要出海?

    这已经行驶到了公海慕南方警惕了几分,觉得不对劲。

    那个中年男子走过来,看着慕南方,“没有想到,谭亦城也并非传说中的这么厉害吗,为了一个女人。漂亮是漂亮,把命搭上,也算是做鬼也风流了。”

    慕南方不明白吗,“你什么意思?”

    她快速的思考着,她不明白谭亦城怎么了?

    轮船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

    停下了。

    海风静寂,味道腥咸。

    黑暗中,慕南方看到一艘白色的游轮朝着这个方向行驶过来。

    突然有人将她扶起了,牵制住,“小美人,今晚上等着哥哥,你放心,解决了谭亦城,我就来好好的陪你。”

    慕南方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呢。

    谭亦城会来吗?

    慕南方那一双早就绝望的黑色眼底。

    闪过一抹光芒。

    她不敢相信。

    谭亦城回来救她吗?

    可是,他不是已经选择了舒望羽吗?

    她已经绝望了。

    “谭先生大驾光临这里,真的是蓬荜生辉啊。”说话的是那个绑架慕南方的中年男子。

    船上,除去慕南方。

    一共有7个人。

    而谭亦城——

    只身前来。

    两艘船之间,搭上了木桥,他走过来,走上来甲板,依旧是那一身驼色的大衣,白色的衬衣,在盈盈月光与海水的衬托下,有几分斯文贵公子一般,少去了狠厉,都被掩盖在那一双漆黑湛人的眼底。

    他的目光四处逡巡,最后落在那一抹红色的身影上,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米色的大衣,发丝被海风吹得凌乱,有一种冷艳的美丽。

    他开口,“过来。”

    那群人松开了慕南方。

    因为,他们有七个人,而谭亦城只身前来,让慕南方过去,只会给他增加负担而已,他们几晚上的目的,就是在这一片公海领域,杀了谭亦城。

    至于慕南方。

    这么美丽的女人很罕见。

    他们自然准备留着,好好的玩。

    慕南方还在惊愕中,有些不自然的朝着谭亦城的身边走去,他背后踏着无边黑暗,而他整个人也像是陷入了巨大的黑暗一般。

    “你...”

    她散开的发丝,被海风吹乱。

    一瞬间遮住了眼前的视线。

    她的双手还被绑住,没有办法整理一下头发。

    一只估计分明的手指,拨开了她脸上的发丝,替她抚到了耳后,接着光线,看到了她脸上一抹红肿,那是被打了一巴掌,他听到了,在手机那段听到了,单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看到女人脸上的泪痕,还有她那双含着泪的眼睛,眼底明显的惊愕,“躲到我后面来。”

    慕南方咬着唇。

    “你为什要来。”

    谭亦城没有回答她。

    她的嗓音继续,“我不说了,不要来吗?”

    “慕南方,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来我就来,你不想让我来我就不来,我凭什么听你的?”他按压着她肩膀的手用力,看着她唇角破损,看着她眼底快速的蓄满了泪水,就这么泪盈盈的看着他,他嘲讽的笑容停留在唇角,抬手擦了一下她的脸颊。

    口吻有几分无奈,“你这个是什么脾气,说你两句,还哭起来了?”

    慕南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她当听到谭亦城选择了舒望羽的时候,那一瞬,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她已经绝望了。

    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认命 了。

    那一瞬间,她想了很多。

    她恨极了谭亦城。

    她想起来自己的女儿,她想起来自己将要遭受侮辱,她想起来自己可能会死,她可能见不到诺诺了。

    也见不到...

    这个男人最后一眼。

    可是,他突然就出现了。

    如同神邸一般,从天而降。

    救赎了她。

    慕南方越哭越凶,委屈也有,恨也有,积压了很久的情绪喷发出来。

    泪水收不住。

    越来越猛。

    “哭上劲儿了是不是。”谭亦城看着她,逼近,灼热的气息落在她脸上,他抱着了她,解开了绑在她手上的绳子,触碰到一手的温热。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嫣红。

    抓住了她的手指。

    看着她的掌心。

    紧紧的握着一枚贴片,他头皮有些发麻,“慕南方,你还真有本事啊。”

    有几分嘲讽。

    绳子没有割破,手却割成这样了。

    不是本事是什么?

    慕南方也听到了他话语里面的嘲讽意味,她瞪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嘲讽她。

    面前,七个人虎视眈眈。

    慕南方心中有些下沉,她知道谭亦城的身手,但是面前这几个人手里都有武器,也都是练家子,想要以一敌七还毫发无伤,几本不可能。

    她看着他,神情复杂,“你小心一点。”

    谭亦城脱了大衣,扔给她,“穿上。”

    慕南方抱着大衣,尽量的靠后,不给他造成负担,她看着那一群人以一个包围的姿态将谭亦城为主。

    拳脚功夫,并没有在谭亦城身上取得什么好处,为首的中年男子掏出一把冰冷的匕首,在月光下泛着锋芒,慕南方心脏提起来,“小心——”

    谭亦城扼住了中年男子的手,狠狠的扼端,对方吃痛的松了手,匕首被谭亦城接过,狠狠的插在了对方的胸口,他身上那股狠厉的气息,让人害怕。

    原本七个人,很快就被解决了一个。

    阿新顿时红了眼,“大哥——”他一挥手,“都给上,谭亦城,今晚上,我就让你有去无回——”

    谭亦城就算是身手再好,也躲不过这么多刀枪,身上被划破了几道,但是对方也没有得到多少好处,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哀嚎尖叫声响起。

    一个年轻男子捂着膝盖,倒在地上尖叫。

    谭亦城攥紧了双拳,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地面上倒了三个人,但是局势依旧对他不利。

    一个没有注意,一刀划过了他的腹部,谭亦城快速的转身,夺过了一拳。

    慕南方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

    而她看到阿新慢慢的拿出枪,对准了谭亦城——

    那一瞬间。

    她心跳几乎停止。

    就是是身体的一个本能反应,她快速的跑过去,“谭亦城,小心有枪——”

    慕南方在这一瞬间明白,这就是一个圈套。

    这些人,就是想要要谭亦城的性命。

    “砰——”得一声。

    慕南方瞪大了眼睛,一只手突然从背后拦住了她,慕南方跌倒扑在地上,一名男子牵制住了她,慕南方看着谭亦城的衬衣,迅速被一片猩红色晕染,她挣扎着,“你放开我。”

    低头,狠狠对着那只手咬了一口。

    “啊——”

    那人吃痛。

    松开了她。

    慕南方几步跑过去扶住了谭亦城,她看着阿新,阿新充满着自信的笑意,踩着那个中年男子的尸体走过来,“谭亦城,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能栽倒我手里。”

    阿新看着慕南方,此刻慕南方一张脸满是泪水,狼狈却越发的引人怜惜,“小美人,你还跟这个男人做什么,不如跟我,等我当了谢门的队长,以后,我养着你怎样。”

    对于美丽的女人。

    男人总是会露出贪婪的情绪。

    尤其是慕南方这样的。

    谭亦城忍着疼痛,抓住了慕南方的手臂,似乎只要她敢点头一下,就掐断她的手臂,慕南方垂着眸,“真的吗?”

    阿新见慕南方松动了。

    立刻说道,“当然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慕南方这样顶级的角色美人,就连谭亦城都护着的小情人,他自然也想尝试一下,这个女人,跟那些风月场所的女人一点都不一样,一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差,慕南方的美丽,高贵,清冷,完美,能引起男人最大的征服欲。

    慕南方松开了谭亦城,慢慢的走过去。

    “你保证,不会伤害我。”她这样说,就想想要降低阿新的戒备心。

    阿新见她主动走过来,享受着征服的胜利感,自然说道,“当然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慕南方这样顶级的角色美人,就连谭亦城都护着的小情人,他自然也想尝试一下,这个女人,跟那些风月场所的女人一点都不一样,一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差,慕南方的美丽,高贵,清冷,完美,能引起男人最大的征服欲。

    慕南方松开了谭亦城,慢慢的走过去。

    “你保证,不会伤害我。”她这样说,就想想要降低阿新的戒备心。

    阿新见她主动走过来,享受着征服的胜利感,自然说道,“当然了。”

    他看着慕南方朝着自己一步步的走过来。

    又看着谭亦城一身鲜血靠在栏杆处,单手按压着伤口,似乎都站不稳,忍不住大笑起来。

    海风吹过来。

    慕南方身上带着淡淡的幽兰香。

    阿新嗅着。

    “小美人,你可真香啊。”

    一把搂住了慕南方纤细的腰肢,“可真软。”

    他低头,吻了一下慕南方的额头,然后看着谭亦城,“谭家的太子爷,不过如此,自己的女人在我怀里,你能怎么样,我就算是当着你面前干了她,你也得看着,堂堂谭的太子爷,想不到最后,也死在了女人身上。”

    说着,阿新兴奋起来。

    让剩下的几个兄弟住手,。

    反正谭亦城必死无疑了。

    不如就让他多活一会儿。

    他看着慕南方,眼底露出贪婪,撕开了慕南方的大衣,慕南方忍不住抗拒,“你...”

    她咬着牙,不敢看谭亦城的眼睛,她对阿新说,“你不是说,会对我好的吗?”

    “当然了小美人,我当然会对你好的,我疼你还来不及呢。”阿新抚摸着慕南方的脖颈,手感细腻的如同精致的绸缎,在月光下,女人的肌肤白如瓷,让阿新忍不住快速的想要撕开她的衣服,彻底征服在自己的身下。

    他也这么做了。

    他就想让谭亦城看看,他是怎么干他的女人的。

    就在他撕开了慕南方里面穿着的一件碎花长裙,露出里面白色的文胸,将慕南方压在甲板上的时候,突然,他愣住了。

    然后他惊愕且恐惧的慢慢起身。

    甲板上其他的几个人都笑着。

    “新哥,怎么怂起来了。”

    “就是啊新哥,你要是不行我来,妈的,这么美丽的女人,老子想想就硬了。”

    “新哥,看你那个怂逼样——”

    突然,他们笑骂的声音停下了。

    因为,他们都看到。

    慕南方的手上握着一把枪,正顶在阿新的胸口上。

    而谭亦城动作更快,迅速的扼住一个人的喉咙,将一个人放到,手中夺过他的刀,跟另外两个人,呈现对峙的局面。

    慕南方用枪指着阿新,然后往谭亦城身边靠,她想要往驾驶舱走,想要回到海城,但是谭亦城先一步,“准备小船。”

    阿新不甘心,他咬牙对另一名手下说道,“准备!”

    慕南方虽然不知道谭亦城为何要这么做,但是听着他的话,准备好了小船,两人准备下船。

    她其实是第一次握着手枪,有些不稳,被阿新看见了,阿新瞅准了时机,准备夺过来。

    谭亦城先他一步,握住了慕南方的手,开了四枪,分别打中了阿新跟其余两个人的膝盖骨。

    顿时哀嚎声一片。

    谭亦城咬牙,堪堪撑住,“走——”

    -

    这一天。

    天色很好。

    慕南方带着衣服跟隔壁家的一个年轻女孩出来一起洗,洗完,她晾晒在海边。

    这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三天。

    洗完衣服,隔壁家的女生说道,“南方姐,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是不是你老公?”

    慕南方笑了一下,“我..我一个朋友。”

    “今天下午,我要去镇上,到时候给你带一点药。”

    “谢谢。”

    慕南方回到了屋子里面,这里是一个渔村,简单朴素的房子,有个院子,她当时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房东,才勉强住下。

    她跟谭亦城在小船上,后来他昏倒了,衣服上都血,飘了半夜,海浪袭来,落了水。

    慕南方水性好。

    她紧紧的抱住谭亦城,遇到了清晨的一艘渔船,谭亦城也得亏是身体硬朗,基础好,去了小镇的医院,医生给取了子弹,说他是失血过多才昏迷的,只有腹部的枪伤严重,其他的几处小伤口并不严重。

    在医院里面住了两天,她身上凑不够医药费,想要给延风打电话联系延风,她记不住延风的手机号。

    而谭亦城的手机,泡了水早就不能用了。

    慕南方用身上仅剩下一点值钱的东西,还有谭亦城身上值钱的东西,租了这间屋子,很简陋,只有一张床,朴实的风格。

    慕南方每天都会给他换药。

    她以前的时候,受过几次伤,都是自己处理的,对药理也知道一些。

    端着衣服,慕南方将橡胶手套取下来,她给自己的手心里面上了一些药,然后吃了两片消炎药,坐在谭亦城身边。

    “喂,你到底醒不醒啊。”

    “你这样,就有些赖皮了。”

    “喂,我联系不上延风。”

    “你快点醒一醒啊,要不然,我不保证你会不会死在这里啊,你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死在这里,太亏了吧。”

    “你可真讨厌,说好了不救我了,又来了,你是不是犯贱了,商城这,只能怪你自己喽。”

    慕南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将脸颊贴在床上。

    她似乎是有些累了。

    闭上眼睛想要休息。

    蓦的。

    就听到男人沙哑的嗓音,“是啊,我犯贱行了吧。”

    慕南方抬起头,“你醒了。”

    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谭亦城醒了,她很高兴,等到唇角弯起来的时候,她才发现。

    原来,她还是会担心他。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找村里的医生给你看看。”慕南方站起,想要往外走。

    手腕被人握住。

    男人因为一直低烧的缘故,手心里面干燥。

    贴着她手腕的皮肤。

    “过来。”

    他说,“让我看看你——”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