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执手相依最新章节!

    但是瞬间被几名黑衣男子挡住,谭亦城下了车,掀开警戒线走过来,看着面前一辆被砸的破损的车,车窗玻璃破碎,车头破损,他目光深邃,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

    两名辅警走过来,“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看见对方衣着不凡,语气并没有很差,立刻拿出了对讲机,不一会儿另一名警察走过来,延风走到了一边,“跟您们陈局说,我姓陆。”

    警察将信将疑,但是看着对方都衣着不凡,立刻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这一通电话过去之后,警察满脸带着笑意,“陆先生,陆先生不好意思,怪我没有眼力劲,您别跟我放心里去。”

    延风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然后狠狠的把烟丢在地上,抬脚碾灭,一口烟雾吐出,“你们怎么过来的?”

    延风佯装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

    警察道,“接到了行人报警,这里好像发生了意外,我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辆车停在这里,玻璃都碎了,地面上也有打斗的痕迹,还在地面上捡到了这个。”

    说着,警察给一名辅警招手。

    辅警立刻拿来一个密封过的材料袋。

    透明的袋子里面一眼就能看到,是一条吊坠。

    延风接过来,牵扯到了伤口,皱着眉咳嗽了一声,他转身走到了谭亦城面前,“爷,这是莫妆的。”

    破损的这辆车,车门打开,里面有一枚手机,是莫妆的,延风说道,“就是在这里,被谢长宏的人,把莫妆跟慕南方绑走了。”

    延风此刻心里担心莫妆。

    因为慕南方,那些人应该不会动,毕竟是要用来威胁谭爷的,但是莫妆就不一定了。

    再加上莫妆这个性格,倔强的脾气。

    估计,讨不了什么好处。

    他暗暗的攥紧双手。

    谭亦城看着已经破损的车子,闭了闭眼睛,“今晚上的饭局,帮我约上。”

    “爷,那个谢长宏,明显是不安好心,劫持慕小姐,就是为了你,想要从我们口中拿下银海港的码头,方便他们进出售卖毒/品。”

    —

    慕南方躺在冰冷的仓库里面,她不知道外面几点了,仓库只有一扇窗户,隐约可见黑下了来了。

    仓库里面的人都走了,只有外面有人守着。

    慕南方不知道莫妆怎么样了。

    仓库的门被退卡,有一个男子走进来,就是之前给她松绑的年轻男子,长相偏俊秀,弯腰,手里拿着一杯水,凑到了她唇边。

    慕南方确实很渴。

    她并没有拒绝,喝了两口。

    那年轻男子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也是跟那个小妖精一样倔强的要死呢,早就说嘛,你这样,自己也会好受一点。”

    “莫妆呢?”慕南方看着他,“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莫妆?”年轻男子咀嚼着这两个字,“原来那个小妖精叫莫妆啊,她啊,倔强着一股劲儿,有她受的。”

    “你们别为难她,跟她没有关系。”

    慕南方知道,莫妆的脾气,肯定不会轻易的屈服,她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海城,竟然还有人公然与谭家为敌。

    海城最大的两大家族。

    谭家跟薄家。

    跺跺脚都能让海城颤抖的家族。

    背后自然无数人眼红。

    树敌无数。

    可是,竟然敢有人公开挑衅。

    可见,今日绑架她跟莫妆的那些人,做主的肯定不是那个中年男子,背后定然也是有一股势力。

    “小美人,你乖乖的听话,哥哥我呢,也会替你说几句好话,免得你受一些皮肉之苦,要不然,哥哥得多心疼啊,这么漂亮的身体,伤着一点,我都难受。”

    说着,捏住了慕南方的下巴。

    慕南方看着对方年轻的脸上,露出跟那些男人一样贪婪的目光,她侧过脸。

    “有脾气,我喜欢。”年轻男往前,挑了一撮慕南方的头发,放在指尖把玩。

    轻轻的嗅了一下。

    “小美人,你身上喷的什么香水,这么香,难怪,能把谭家的太子爷迷惑城这个样子。”

    慕南方没有出声,靠在一边,闭上眼睛,仿佛听不见一般。

    她的双手早就在下午的时候,被重新的捆绑住,狠狠的绑在身后,她动弹不得。

    “阿新,出来一趟,大哥找。”仓库的门被打开。

    那个年轻的男子被叫走了。

    慕南方这才睁开眼睛,她站起身,看着一眼四周。

    这里显然是一个废弃的仓库。

    并没有任何的监控,应该是临时找来的。

    她坐起身,走到了窗前,这里只有一扇窗户,不大,四四方方,外面围着铁栏杆,早已经锈迹斑斑。

    窗户开着,能感受到外面腥咸的海风、

    所以,这里是靠海的一个地方。

    慕南方从窗台上发现一个早已经上锈的贴片,在月光下,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属光泽,她转身,背靠着窗户,双手努力的抬起,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所以没有办法。

    她踮起脚尖,终于触碰到了铁片。

    紧紧的攥在手里。

    开始摩挲的寻找。

    想要把绳子割开。

    但是哪里能有这么容易。

    几次,铁片割到了手指。

    慕南方忍不住‘嘶’了一声,她咬住牙,继续用力,摩擦着绳子。

    就在快要割开的时候。

    外面想起来一阵脚步声。

    伴随着海水浪潮的声音。

    慕南方将贴片紧紧的攥在手心,背靠着墙壁坐下,闭着眸。

    过了几秒钟。

    仓库的门从外面打开。

    两名男子走进来,还有那个叫做阿新的人。

    两名男子抬着一个麻袋走过来。

    放在了地上,就在距离慕南方不远处,慕南方睁开眼睛看着,阿新走过来,“小美人,怕你一个人在这里寂寞,给你送给玩伴。”

    慕南方的视线落在那个麻袋上。

    她手心里面一片湿热,有汗水,也有鲜血。

    她背脊紧绷。

    怕被面前这个年轻男子发现了。

    那个阿新显然很有兴致,对那两名男子使了一个眼色,那两名男子打开麻袋,露出里面的女人来。

    慕南方漂亮明丽的瞳仁一颤。

    这是....

    舒望羽。

    阿新啧啧了两声,“虞家的千金,眼下谭亦城的未婚妻跟小情人都在这里,他不来也得来,不答应也得答应,小美人,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慕南方看着阿新,“你说,她是虞家千金?”

    “嗯”阿新,“当谭亦城的情人,多可怜,不如跟了我,也是荣华富贵,我可比谭亦城会疼人。”

    慕南方收回视线,她知道,这群人搞错了,他们想要去绑架虞清音,但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绑来了舒望羽。

    她听到自己沙哑的嗓音,看着面前这个人,“你想赌什么?”

    “我们就赌,谭亦城是选他的未婚妻呢,还是自己的小情人呢。”

    慕南方显然没有想到。

    会是这样。

    她有几分苦笑。

    因为,她不会赢。

    谭亦城恨极了她。

    哪里会来救她。

    他要是来,也是要救舒望羽。

    内心深处,突然撕心裂肺的疼痛。

    明明知道,没有好结果的。

    谭亦城不会,不会救她的...

    她觉得自己对延风说的那一句,“别让他来——”此刻对自己格外的讽刺,她竟然跟舒望羽同时绑架。

    多么讽刺。

    多么可笑。

    —

    一碗冰冷的海水,泼到了舒望羽的脸上。

    她清醒过来。

    脸上冰凉的触感,流到嘴里的腥咸气息让她皱眉。

    看清楚了面前的人影,她顿时响起,自己跟虞清音一起逛商厦,刚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突然被打晕。

    她坐起身,一脸惊骇,“你们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嘴里叼了一根烟,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一边的阿新走过来,接过打火机,帮中年男子点燃,然后对一名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一枚手机丢在了舒望羽面前。

    “给谭亦城打电话,让他来救你,否则,别怪我们不怜香惜玉。”

    舒望羽脸色苍白,“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既然知道谭亦城,就应该明白,他不会绕过你们。”

    一个人过去,抓住了舒望羽的头发猛地扇了两巴掌。

    “磨磨唧唧废话什么,打不打?”

    舒望羽捂住了自己的脸,颤抖着,害怕到了极致,捡起来手机,“我打,我打。”

    “早这么是抬举就是了,虞清音,只要你乖乖的听话,让谭亦城一个人过来,我保证,你不会...”

    “虞清音?”舒望羽猛地摇头,“我不...”突然,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慕南方,透过这几名黑衣男子,她看到了靠在最南边墙壁上的一抹纤细美丽的身影,那是慕南方!

    舒望羽咬了下牙,这群绑匪把自己认错了,当成是虞清音了,因为她跟虞清音一起逛街!

    可是慕南方怎么在这里?

    她并没有再继续说自己不是虞清音。

    而是顺从的拨通了谭亦城的手机号,“亦城。”

    舒望羽嗓音带着哭腔,“亦城救我。”

    “望羽, 你别怕。”

    “亦城,我好怕,我好想见你一面,哪怕是最后一面。”

    “别说这种傻话。”

    舒望羽双目含泪,但是唇角勾了一下,她快速的反映过来慕南方应该已经被绑过来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群绑匪为什么还要榜虞清音,难道是因为虞清音是谭亦城的未婚妻吗?

    那么应该是还有一个远古。

    这群绑匪以为慕南方才是谭亦城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但是,应该是谭亦城并没有理会慕南方的求救,所以这群绑匪才会出此下策,绑架了虞清音。

    慕南方,你看看吧,谭亦城根本就不喜欢你,他来这里,只会救我。

    你,什么都不是!——

    —

    慕南方一直清醒着。

    她从没有像是现在这样的清醒。

    嘲讽而清醒。

    她知道,今晚上,谭亦城一定回来。

    那几个绑匪凶徒已经准备去吃酒庆祝了。

    慕南方只觉得浑身冰冷。

    在这个阴寒湿冷的仓库里面。

    她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那几个男子都走出去了,仓库只剩下她跟舒望羽两人,舒望羽同样被捆绑住,但是此刻舒望羽语调透着慢慢的骄傲跟优越感。

    “南方,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