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相依 第417章:南方,我头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执手相依最新章节!

    虞清音想要快速的赶到谭家,但是怕太唐突了,想了想,给自己的母亲赵玉舒打了电话,“妈,你陪我来一趟谭家吧。”

    两人名义上定亲,就是亲家了。

    赵玉舒虽然不经常但是每个月也会偶尔约着宋茹沁一起出去打牌,约上其他的几个阔太太一起泡温泉,打麻将做美容的。

    想了想, 还是让司机开车来了。

    跟虞清音在谭家别墅前面的一条街上会合,赵玉舒正准备跟姐妹出去打牌呢,猛不丁的被虞清音叫回来,有些不满,“都到了晚上饭点了,来谭家作甚?”

    别看两家是亲家。

    但是赵玉舒其实并不喜欢跟谭家来往,还不是因为那个宋茹沁,一幅高人一等的样子,赵玉舒跟宋茹沁啊,高中到大学都认识,两人关系其实还不错,但是后来,宋茹沁嫁给了谭桀,谭桀别看是谭老爷子的次子,但是谭老爷子长子是个病秧子,谭家权势早晚都是谭桀的。

    赵玉舒嫁给了房地产商虞志华,嫁的比宋茹沁好多了,两人以前约着一起出入高端会所的时候,她总是压着宋茹沁一头,因为两人关系尚可,所以虞清音小时候也是经常出入谭家,但是后来吧,谭桀手握实权,宋茹沁一下子身份变了。

    除了赵玉舒,哪个豪门太太不巴结她。

    赵玉舒心里当然不悦。

    但是被压着一头,虽然面上笑着,但是哪里能表现出来,又加上后期自己这个闺女迷死了谭家那个谭亦城,现在都是亲家了,就算宋茹沁给她使脸色,她也得忍着。

    想到这里,赵玉舒不高兴的看着虞清音,“你就知道那个谭亦城谭亦城的!!都订婚这么久了,一直拖着,也不知道这个谭家打的什么算盘!!”

    虞清音挽着赵玉舒的手,“妈,你都好久不来 谭家,你平时跟谭夫人多走动走动啊。”

    也好借机打听一点小消息。

    “走动什么?”赵玉舒满心不悦,“那个宋茹沁啊,那次不是给我甩脸子,装什么啊。”

    “好了妈,快进去了。”

    虞清音已经等不及了。

    她心里虽对慕南方的话有质疑,但是其实已经相信了,舒望羽在谭家,舒望羽住在谭家!舒望羽回国了,竟然不联系自己,还在微信上说什么挺累的一直在休息,虞清音自然也不想联系她,毕竟以前她跟舒望羽姐妹相称,但是现在她自己才是谭亦城的正牌未婚妻,表面上跟舒望羽客套一下也就罢了,她可是记得,以前的时候舒望羽是怎么脱光了勾引谭亦城的!

    真不要脸!

    谭家客厅。

    灯光炫耀。

    偏欧式的装修风格,高端华丽。

    佣人上前来倒好茶水。

    宋茹沁跟赵玉舒两人客气的交谈着,虞清音乖巧的坐在一边,但是心里难耐,赵玉舒问了几句关于婚礼的事情,都被宋茹沁不着痕迹的挡回去了。

    宋茹沁,“我这个身体啊,最近这几天是越来越差了。”

    赵玉舒,“你就是太操劳啊,就亦城这么优秀的儿子,早就该歇歇了。”

    二十分钟后。

    佣人走过来说晚餐做好了。

    宋茹沁邀请赵玉舒跟虞清音一起留下了用晚餐,两人答应了,宋茹沁又对佣人说,“叫小羽也下来一起吃。”

    没过几分钟,舒望羽一袭白色纱裙气质款款的走下来,见到虞清音,两人脸色都僵硬了一秒,也真的只是一秒钟,快速反应过来的是虞清音,她早就做好了舒望羽也在这里的准备。

    “望羽姐姐,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早知道你在这里,我好经常来找你玩,约你出去逛街,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可无聊了。”

    舒望羽抬手抚了一下发丝,走下台阶,“是我大意了,前几天手机坏了,刚刚换的新的。”

    两人跟好闺蜜一般。

    但是虞清音险些咬碎了牙。

    这一顿饭,几个人心中各怀心思。

    临走的时候,舒望羽挽着虞清音的手,“清音妹妹,我给你跟阿姨带了礼物,你稍等,我去给你拿。”

    不过五分钟。

    舒望羽重新从楼上走下来,手中拿着两个红色精致的绒盒,里面是两条珍珠手链,虞清音一路带着笑容走出了谭家,直接把手链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恨不得踩几脚。

    赵玉舒虽然不在乎这些珍珠玩意,毕竟首饰她多得是,但是也不会嫌多,,“你这是做什么啊。好好的东西给扔了。”

    虞清音尖叫,“妈!!”

    “连你也被舒望羽迷惑了吗?她都住在谭家了,勾引亦城!!”

    赵玉舒拍了拍虞清音的手臂,“你也太听风是雨了吧,我看舒望羽挺好的,以前的时候,你不经常带着她来我们家吗?人家现在不都结婚了,现在就是回来玩玩。”

    虞清音松开了赵玉舒的手,“妈,你怎么被她给迷惑了!”她咬着唇,想起来舒望羽住在谭家,心中嫉妒的怒火更甚,以前她跟舒望羽姐妹相称,毕竟慕南方她接触不了,慕南方那个人,不会说话,性子冷清,她跟舒望羽高中同学,自然相近,虽然她知道舒望羽也喜欢谭亦城,但是奈何谭亦城满心都被慕南方给迷惑住了,因为她跟舒望羽都讨厌慕南方,所以两人更是可以成为朋友。

    谭亦城在20的时候,受过伤,被死对头追击,差点死了,是舒望羽的哥哥救了他,丢了性命,舒望羽被一群男人关在了仓库里面,被谭亦城救出来的时候,浑身狼狈,一身青紫。

    哭的快要昏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自杀过,寻死过,大部分人心里都默默的人为,舒望羽被一群男人玷污了。

    失去了清白。

    所以谭亦城对舒望羽格外的愧疚。

    这份愧疚也可让舒望羽恣意妄为。

    虞清音从来没有把舒望羽放在眼里,因为,清白都失去了,谭亦城才不会喜欢上这种女人,再加上还有一个慕南方!

    可是千算万算,谁能想到,谭亦城失忆了..

    这个空子,竟然被舒望羽钻了过来。

    这让虞清音怎么能不嫉妒。

    回到了虞家后,虞清音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面,打开电脑,打开邮箱,从里面找出了一则视频,这份视频,说巧也巧,两年前突然有人发到了她的私人邮箱里面。

    画面模糊,但是能看清人,那个女人打了马赛克。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都赤裸着。

    当初虞清音看见邮箱里面有这个视频的时候,还以为有人在恶作剧,给她发这种小黄片。

    不过她平时跟几个小姐妹也会看这些。

    所以并没有害羞之类的。

    就直接点开了。

    两男一女,虽然女的被打了马赛克,但是虞清音还是听着声音认出来了,这是舒望羽!!!

    虞清音开始找人查这个给她发送邮件的IP,但是没有查出来!

    对方模糊了IP。

    虞清音一直保存这个这个视频,没有想到,现在终于用上了。

    在国外玩的这么开,这个视频要是让谭亦城看见了,估计对舒望羽树立的优雅温柔玉女的外型就瞬间被击垮了,不管是谁给她发的这个视频,她还真的要感谢对方!

    不过,现在还不能立刻给谭亦城发过去。

    虞清音笑着,截了一个图,换了IP,给舒望羽的发了一张截图,她躺在床上笑,舒望羽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深,可惜啊。

    没有想到吧。

    她已经想到了舒望羽看到这张截图的时候气急败坏惊慌失措害怕的样子了!

    -

    谭亦城有个饭局。

    这晚上他喝的有点多了,走出来的时候门童扶着他身形有些踉跄,“先生,你慢点。”

    司机走出来,恭敬的打开车门。

    谭亦城有些难受的做进去,司机知道谭亦城这几日都去郊外的别墅,所以迅速的开动车子,打电话给郊外别墅的佣人,让佣人准备醒酒茶。

    -

    慕南方手边只有一枚手机,而且只存了谭亦城的号码,如果给别的号拨电话,会被监听,慕南方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可要用手机,电脑上,但是不能联系其他人。

    她在关上电脑之前,额外多查阅了很多废物浏览,为了防止她浏览的页面被暗卫监管到,她要模糊一下自己主要想要查阅的东西。

    楼下,传来车辆引擎的声音。

    窗户外面,车光大亮。

    这么晚了?

    谭亦城来了吗?

    慕南方快速的披上一件外套,走下去,谭亦城步伐不稳,走进来,佣人快速的走出来,吱吱呀呀了一句,然后转头看着慕南方,慕南方垂了下眸,快速的走下来。

    谭亦城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外面的凉气。

    站在门口,仿佛与黑夜融合一般,一身肃杀戾气,慕南方走过来,扶住了他 的手臂,轻轻皱眉,“你怎么喝这么多。”

    司机说道,“先生今晚有个饭局,送到这里,我也就放心了,给先生喂点醒酒茶,就劳烦慕小姐了。”

    慕南方披着一件浅粉色外套,里面一件白色的睡衣圈,似乎是准备睡了,发丝垂在肩膀,露出一张晶莹的素颜,她的五官,每一处都无可挑剔的精致,此刻透着一股仙气清冷的柔美,四十来岁的司机看楞了几秒,然后移开视线。

    慕南方点头,扶着谭亦城往楼上走。

    他似乎是真的喝多了。

    整个重量压倒了慕南方的身上,慕南方有些支持不住,偏巧司机这个时候走出去了,离开了,她喊来佣人,佣人过来一起扶着。

    这才把谭亦城扶到了卧室里面。

    慕南方让佣人准备醒酒茶,慕南方扶着他,却没想到两人同时跌倒在了床上,男人的重量压着她,湿热的薄唇擦着她脸颊,慕南方呼吸一凝,她喊了声,“谭亦城。”

    “你...你是谁...”谭亦城眯了眯眼睛,支撑起双臂,原本漆黑冷漠的眼底此刻一片火热,仿佛燃烧了冰冷,剩下无尽的漆黑,“你是谁...”

    他醉了,醉的很厉害。

    发丝漆黑,被汗意浸湿有些湿润,贴在额前,那双眸依旧的黑而凉,盯着面前的女人,有些模糊。

    慕南方看着他,轻轻出声,“阿城,我是南方。”

    “南方..”

    他喃喃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南方。

    女人的语调格外的温柔绵软,眼底带着光芒的笑,“嗯,我是南方呀。”

    他的嗓音被酒精染的沙哑,“南方...我头疼..”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