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相依 第403章:心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执手相依最新章节!

    夜色昏暗,只有月光的皎洁跟路灯的颜色,谭亦城站在花圃前,单手捏着一枚戒指。

    简单朴素的款式。

    一瞬间。

    疼痛席卷了脑海,他紧紧的捏着这一枚戒指,视线因为头疼有些模糊,他极力的压抑着呼吸,此刻男人的面色依旧平稳冷峻,没有人知道他承受着怎么样的疼痛,他的面部像是雕刻的一般,没有丝毫的表情,舒望羽咬着牙。

    不甘心的喊着,“亦城。”

    谭亦城看着她,夜风吹散了她的头发,有种扑朔迷离的美丽,她的衣袖因为刚刚铲土挽起来,露出了小臂上的淤痕。

    显然是像是被什么东西击打留下来的。

    在白皙的小臂上很清晰,很明显。

    谭亦城薄唇阖动,“你手臂怎么了。”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他失忆后通过各种资料信息了解过,虽然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应该是他失忆前很重要的一个女人,若不然,心口也不会纹上了她的名字。

    这枚戒指上也不会刻着舒望羽的名字字母。

    舒望羽往后躲,“没事,我们回去吧。”

    谭亦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怎么弄的。”

    舒望羽咬着唇,“没事,都没事了,亦城,我们回去吧。”她看着谭亦城,眼底隐隐带着水光,推开了他的手,一幅欲言又止,引人怜惜的样子。

    谭亦城皱眉,“萧羿打的?”

    萧羿,舒望羽的前夫,刚刚离婚。

    舒望羽似乎是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害怕,眼底瞬间恐慌起来,她扑在了谭亦城的怀里,男人轻轻皱眉,双手垂在身侧好几秒,才缓缓的抬起来,“没事了。”

    舒望羽没有想到,谭亦城的记忆竟然忘记的干干净净了,幸好她还有一张王牌,她跟哥哥曾经救过他的性命,就凭借这一点,这个男人,也不会拒绝自己。

    当年他宠爱慕南方的时候都无法彻底拒绝自己,何况是现在他失去了记忆了。

    “亦城,我好怕。”

    -

    谭亦城这一段时间很少来这里,慕南方听着佣人提起过,这栋私人别墅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御景苑。

    在郊区。

    风景好,没有污染。

    后面一片都是谭氏房地产旗下的地皮,这里有谭亦城的私人酒庄,私人马场,都在御景苑后面不远处,慕南方透过二楼卧室的玻璃,能够清楚的看到后面一片碧绿富有生机的草原跟建筑物。

    慕南方去陪着诺诺待了一下午,小女孩精神很好,虽然很想念妈妈但是已经适应了这里,再加上佣人照顾的好,竟然长胖了一点点,慕南方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诺诺要乖,听话,妈咪每天都会来看你的。”

    “可是妈咪你为什么不跟诺诺住在一起,这里这么大。”诺诺不明白,“妈咪,我去找那个叔叔,让叔叔答应我们住在一起可以吗?”

    “诺诺。”慕南方轻轻的蹙眉,她蹲下身,视线与诺诺平齐,诺诺眼睛很亮,“叔叔会答应的,叔叔还答应给诺诺买小白来陪着诺诺。”

    小白?

    一边的佣人张嫂走过来,温和的说道,“小白是一条博美犬,谭先生答应诺诺小姐了,说可以买个小东西陪着诺诺小姐。”

    诺诺欢快的说,“叔叔都答应诺诺了,叔叔也会答应让诺诺跟妈咪住在一起。”

    不会的。

    慕南方知道,谭亦城不会。

    她虽然不知道谭亦城怎么答应了诺诺买条小犬陪着她,对诺诺这般好,但是慕南方此刻心里挺高兴的,以前总是怕被谭家知道了,谭夫人会伤害诺诺,但是若有谭亦城护着,诺诺也是安全的。

    诺诺在谭亦城身边,迟早有一天,他会发现这是她的女儿,诺诺除了一双眼睛,其实五官跟谭亦城有几分相似,女儿都是随着爸爸的,随着诺诺一天天的长大,会越发的明显。

    如果她能有机会,她逃离了谭亦城的控制,她会去重新做一份DNA检测报告,不论是谭亦城知不知道,她也要为了诺诺,争取一下,这是她手里,最重要的东西。

    即使谭亦城再怎么恨自己,诺诺也是他的女儿。

    再加上现在,舒望羽竟然回来了。

    当年,舒望羽嫁给了萧家,远去他国,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回来了,虽说当年谭亦城对于舒望羽的感情,定然是有喜欢的成分,只是不深,再加上救命之恩,当初谭家树敌太多,舒望羽的哥哥舒明安救了谭亦城一命,成了植物人,舒望羽帮助谭亦城躲避仇敌,险些被人欺辱,这些事情,慕南方听他说起过。

    谭亦城虽然手段残忍,冷血狠戾,但是也是一个偏偏公子的形象,追求他的名媛绝对不少,但是都害怕他这个嗜血的性子,舒望羽也是。

    舒望羽这个人,自持清高,当时谭亦城虽然对她有几分喜欢,她这个人,喜欢享受被人喜欢追求的感觉,再加上谭家当年没有发展的现在这么大,都是背地里的生意,不光彩,舒望羽嫁给了北城首富萧家次子。

    萧羿,然后迁居英国。

    但是没有想到,两年前,萧家败落了。

    首富名头不再有。

    而且债务烦身。

    —

    慕南方这几日找了几本看,她以前是开店的,最不缺的就是,什么类型的都了解几分,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她依旧让延风带着她去外面的店逛逛。

    自由虽然限制,但是也较之刚刚被关在这里的时候轻松了很多。

    她没有想到,偶然之间。

    她在店里面看到了一本。

    催眠学。

    她看很多,类型涉及的广泛,怎么说她以前也是南方店的一个小老板,慕南方对催眠之类的并不感兴趣,但是也顺手买了一本。

    延风帮她抱着一摞厚厚的,慕南方这几日只字不问关于谭亦城的事情,她满心想着如何跟谭夫人周旋,如何让谭亦城答应给诺诺动手术。

    她看着诺诺的检查报告,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被照顾的很好,各项检查都正常,不过趁着诺诺这个年纪,尽快动手术也是好的,对于以后的成长恢复要好一点。

    延风一直一路跟着她。

    慕南方 没办法去重新做一份DNA检测,其实慕南方也想过,即使把DNA检测丢在谭亦城面前,他都会觉得是假的,在骗他。

    这是有多么恨她呀。

    想到这里,慕南方竟然轻轻的笑了。

    他还是这般。

    性格失忆了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偏执的紧。

    延风透过后视镜,刚好捕捉到慕南方唇角轻绾的笑容,很浅,一瞬,如同昙花一现,美丽优雅,“慕小姐在想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延风对于慕南方戒备放下了很多。

    以前的时候,他也算是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长大了。

    延风比谭亦城还大一岁。

    6岁那年被谭桀挑选中,陪着谭亦城一起长大,一起训练,慕南方12岁的时候来到了谭家,他也算是看着这个女人长大,虽然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慕南方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睫毛轻轻的闪动,“我笑,谭亦城心里是有多么恨我。”

    延风目光微沉。

    他抬眸再次的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女人,一张脸洁白无瑕的脸蛋,此刻闭着眼睛休息,黑色微微卷曲的发,如同一件精致美丽的白瓷。

    一直到了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别墅门口,延风才再次出声,“慕小姐,到了。”

    慕南方睡了一小路,此刻醒了,她下了车,回到了别墅,知道这几日谭亦城一定不会来这里,她却依旧每天晚上准备饭菜,吃完饭,她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窗外,漆黑无边。

    延风早就把她今天买的交给了佣人,佣人放在了房里面。

    在谭亦城不来的时候,她一个人独享整个宽大的房,走进去,慕南方看了十来页,有些困了,谭亦城不回来,不折腾自己,她一般睡得都比较早。

    看了几页, 有些无趣。

    慕南方整理了一下架,把今天买的都整排放好,拿起了一本催眠学的籍,她原本只想随手翻几页,但是目光微微一顿。

    她轻轻皱眉。

    拿着走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催眠能够使人短暂失忆。

    慕南方的目光紧紧的落在这几个字上,失忆...

    催眠使人失忆。

    葱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这本,她快速的往后翻阅着,心里有一个巨大的谜团。

    谭亦城失忆,他为什么会失忆。

    她承认当初给他下毒,而且药剂减轻了接近一倍,毒性不会让人失忆,这不是麻痹神经的毒素,最致命的是引起器官衰竭,但是不会麻痹神经,不会麻痹大脑,怎么会失忆了...

    难道,他的失忆是因为外在的某些因素。

    这个发现让慕南方有些惊愕。

    她听延风说,谭亦城有个头疼的毛病。

    好像挺严重的。

    难道也是因为这个的缘故。

    慕南方还在楼上看,她虽然知道这本讲的只是一个片面的,但是她迫切的想要从这里面提取一些有用的知识。

    所以忽略了时间。

    一直到佣人来敲门。

    佣人吱吱呀呀了两声,慕南方抬头,看清了佣人的手语。

    佣人说。

    ‘谭先生来了。’

    谭亦城,他来了?

    慕南方将籍放在架上,然后随手拿了一本平时看过的推理小说,放在了桌上,刚刚走到房门口,还未走出。

    谭亦城就走上来了。

    佣人下了楼。

    房里面只有慕南方跟谭亦城两人,她走上前,一字未发,谭亦城看着她,似乎是因为他来,女人眼底惊讶,穿着一身浅粉色的睡衣,很衬肤色,脚下一双毛茸茸的拖鞋竟然有几分憨态可爱。

    有一周没有见到她了。

    谭亦城站在她面前两米处,“过来。”

    慕南方低着头,走过去,他个子高,慕南方穿着拖鞋,只好踮起脚尖来,把他的领带解下来。

    然后轻轻出声,“谭先生,您来了。”

    男人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一张精致的脸蛋抬起来,黑眸微眯,“不高兴?”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