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执手相依最新章节!

    一路上,车子疾驰。

    暗卫森皓已经把车子开到了最快,连着闯了两个红灯。

    谭亦城早就打了医院的电话,车子停下的时候,医生护士早已经排队等候,就连院长也亲自站在医院VIP通道门口迎接。

    当院长看着谭亦城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的时候,连忙恭敬的命人上前来将她放在担架上,立刻准备治疗。

    谭亦城的背脊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太阳穴针扎一般跳动着,他刚刚心里有种怪的感觉。

    很怪,看着慕南方浑身是血的样子。

    她就这么苍白着脸色躺在他怀里,脆弱如同一个瓷娃娃,他的手上不知道染过多少血腥,唯独刚刚,慕南方身上温热的血液流淌在他的手指上,他没由来的在颤抖了一下。

    他叼了一根烟,猛地吸了几口,然后转身一圈狠狠的打在了墙壁上,大口喘息着,他讨厌被这种陌生的感觉束缚着自己情绪的样子!

    他恨慕南方,他才不会可怜她不会怜惜她不会心疼她!

    他坚信,自己失忆之前对这个女人也是没有感觉的,她只是长了一张极具攻击性美艳的脸,他只是被她给迷惑了,可是是真的吗??

    为什么看到她受伤了,他会有种心涩的感觉。

    想杀人, 想发疯,想要把欺负她的那几个抢劫犯绳之以法。

    森皓站在一侧,看着谭亦城发怒的样子,男人阴沉着脸色格外的可怕,森皓自幼被当做暗卫来收养,跟在谭亦城身边一起长大,对谭亦城的脾气秉性也是极其的了解。

    他太喜欢慕南方了..

    太爱她了..

    爱到发疯爱到入魔爱到了即使谭夫人命令隐族长老给他做了催眠让他失去了记忆给他关注了慕南方是死对头派来迷惑他要取他性命的女人这种思想。

    他还是会不受控制的会再次喜欢上这个叫做慕南方的女人。

    有一个说法,叫做命。

    森皓出声,“爷,那两个抢劫犯。”

    “该怎么做,还需要我来教你吗?”

    “是!”

    -

    “谭先生,这位小姐是因为手臂受伤失血过多所以昏迷的,身上有多处擦伤,庆幸伤势稳定,我们已经给她包扎好了,现在正在输液休息。”

    院长当时看着那个女子一身鲜血吓人,但是好在伤势不重,主要都是在手臂,被划伤了三道,最长的一道有6厘米多,身上还有不少的擦伤。

    差点把他吓死了,要是没有救好那位小姐,谭爷他可得罪不起。

    幸好就是看着严重一点。

    院长看着男人阴沉的脸色,继续说道,“大约晚一点,那位小姐就能醒过来。”

    谭亦城直接离开了,冷着脸,森皓交代了一句,“照顾好慕小姐。”

    院长自然不敢怠慢了,“一定一定。”

    —

    深夜。

    伯爵酒吧。

    几个穿着穿着V领包臀裙化妆精致妖艳妆容的女子端着酒坐在吧台一边,目光都纷纷落在不远处米色的卡座上。

    俊美无双的男人坐在卡座上,一杯一杯的喝着酒,禁欲自持而让人心乱迷离的气质,几个酒吧女郎纷纷红着脸小声讨论着。

    这个男人模样太优秀了。

    但是一身阴鸷冷郁疏离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

    几个女郎都犹豫着不敢去搭讪靠近。

    但是心里都馋得很。

    毕竟能遇见这样优秀的男人不多了。

    又是过了两分钟,其中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郎似乎是不甘心,扭着纤腰端着酒杯走过去,嗓音又嗲又软,“先生,一个人过来喝酒啊,一个人多无聊啊,不如萱萱陪你吧。”

    说着,就坐在了谭亦城的身侧,纤细柔软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腿上,另一只手端着酒杯,碰撞了一个男人放在桌面的玻璃杯。

    谭亦城脸色未变。

    那萱萱依旧不死心,“先生..”

    “滚——”薄唇轻掀,地冷气息压抑的吐出。

    啊?

    萱萱愣住了。

    脸色白了几分,刚刚距离的远了,此刻进了,萱萱才看清楚男人的五官,俊美到让人心动,尤其是身上清冷禁欲的气息,还有手腕上价值百万的名表,她大着胆子,“先生,你说什么呢..让萱萱陪你喝酒,解解闷吧。”

    男人的手指慢慢的捏紧了酒杯,下一秒,就听到萱萱尖叫的声音“啊——”

    手骨被猛地攥住,仿佛要断掉了一般。

    她脸上褪去了所有的血色,手中的酒杯也跌落在了地毯上,此刻什么心思都没有了,不住的求饶,“先生,先生..”

    五分钟后。

    酒吧的老板走过来,低着头弯腰道歉,“谭爷,实在是抱歉,不知道您在这里,打扰了您,我这就去处理。”

    保安把萱萱扔出了酒吧。

    酒吧老板依旧弯着腰,似乎谭亦城不出声,他就不敢直起身来。

    谁知道酒吧里面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卖酒女郎竟然惹到了谭爷。

    这尊佛爷可是惹不得。

    谭家背后的势力强大到神秘,在海城,有两个人一定是不能惹。

    第一是薄砚祁,背靠百年世家薄家,薄家的掌舵人薄砚祁。

    第二个就是家的太子爷谭亦城,谭家黑白通吃,早年混黑起家,背后的势力错根复杂又极其神秘强大。

    谁敢惹着了他。

    那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酒吧老板额头都是冷汗,背脊都湿透了,提心吊胆的含着一口气,很明显面前这位爷不高兴,一直等到头顶传来冷冷的一声,“滚吧。”

    酒吧老板才如林临赦一般的松了一口气,带着保镖离开了。

    谭亦城醉了

    靠在卡座上,一口喝尽了玻璃杯里面的液体,看着面前绚丽迷离的酒吧灯光特效,耳边是嘈杂的重金属音乐。

    他紧紧的攥紧了酒杯。

    喉结滚动着。

    他在想慕南方。

    为什么要在想她。

    他不想在想她。

    可是那一抹身影却在脑海中仿佛扎根一样,挥之不去了。

    他灌了几口酒麻痹着自己的神经,可是脑海中依旧出现了慕南方的身影,她穿着婚纱把手放在他的臂弯里面,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冲着他笑。

    笑容璀璨名动,仿佛是世界上最美的花。

    可是下一秒就想要让他死。

    他记起来的只有这一个片段,模糊不堪而深入骨髓中。

    无法抹去。

    —

    慕南方晚上的时候醒了一次,迷迷糊糊的浑身没有力气,好疼,疼的难受,过了一会儿耳边响起来脚步声,接着不那么疼了。

    继续昏沉沉的睡着。

    真正清醒过来是在第二天清晨。

    手臂上跟身上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她疼的发慌,鼻端都是酒精的味道,慕南方知道自己此刻在医院里面。

    她被抢劫了。

    然后去了银行。

    接着就昏过去了。

    护士走进来,因为被叮嘱过,所以对慕南方的情况格外的用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虚弱却依旧美艳无双的脸,只不过此刻因为虚弱的缘故,美的病态娇软,没有一点攻击兴,格外的会惹人怜惜。

    “慕小姐,你醒了。”护士端着水杯,将两片药塞进了她的嘴里,接着喂水让她吞咽。

    “慕小姐,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开了止疼棒,你会好受一点点。”

    护士叹了一声,这么美丽的女人,谁竟然会这么狠心伤害她,手上好几道伤口,还有身上,都是擦伤。

    慕南方虽然醒了,疼的难受,后来止疼药起了效果,她的意识渐渐的清醒过来,但是依旧没有力气,尤其是双手,抬都抬不起来。

    她只好颤着唇瓣出声拜托护士给她的手机充电,拨个电话给诺诺。

    她一晚上没有回去,诺诺肯定会害怕,担心的。

    那端接通了,女孩果然哭腔的问着,“妈咪,妈咪你在哪儿,你怎么没有回来。”

    “诺诺。”慕南方咬着牙,让自己嗓音看上去不是那么有气无力的,撑着全身,“妈咪这几天工作有点事,让李奶奶照顾你几天,妈咪下周..下周就回去了。”

    下周她应该就能出院了。

    “诺诺,你让李奶奶接电话,妈咪有事跟李奶奶说。”

    女孩抽哒哒的答应了,把电话递给了在身边的李奶奶,“奶奶,妈咪找你。”

    李阿姨刚刚接过来手机,“南方啊。”

    “阿姨,我身体不大舒服,你帮我照看诺诺一周好吗?”慕南方在李阿姨面前没有隐瞒,说了实话,不过省去了中间凶险的部分,粗略的说,“我昨天遇到了抢劫,不小心伤到了,不严重,就是手臂受伤,现在在医院。”

    李阿姨连忙点头,“好好,我知道了。”诺诺坐在她身边,聪明的紧,李阿姨不敢多说,“好好照顾自己,我跟诺诺等你回来。”

    —

    慕南方休息了一上午,输了消炎的跟退烧的药,缓和了一点。

    下午的时候医生来检查,护士来换药。

    也不知道是不是慕南方的错觉,总觉得,医生跟护士对她格外的尊重,仿佛是怕..有点怕她..

    两名护士在给她换药,慕南方咬着没有血色的唇瓣,手臂上的伤口还好一点点,主要是身上的伤口,尤其是后背跟右胳膊上的,大片的擦伤,跟纱布粘连了,撕下来的时候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护士手有些颤抖,“慕小姐,你忍着一点疼,很快就好了。”

    “嗯。”

    病房门外,森皓接到慕南方醒来的消息就赶过来,站在门口,他原本想要离开的去给谭亦城汇报,就看见谭亦城走了过来,他立刻恭敬道,“爷,您来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