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像是以前那样。

    慕南方除了每天躲避着谭亦城,其余的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周五的时候心内科的一位国外的专家来市医院坐诊,她请了一天的假,带着诺诺去做了检查。

    诺诺是先天性的心脏病。

    专家给出的建议是尽早的做手术,给开了一些药,慕南方问了一下手术的风险还有价格。

    40万。

    要40万。

    这个数字一下子把她压垮,回到了家里,诺诺还,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也知道自己经常胸口会疼,忍不住问她,“妈咪,诺诺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每天都吃药。”

    “因为诺诺是仙女啊,老天爷给我的仙女。”慕南方抱住了女孩,这个借口她说了无数次了,女孩这次没信,“才不是呢,诺诺要是仙女为什么会疼:。”

    “诺诺”慕南方心里一阵颤抖,她紧紧的抱着女孩,心里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只是想要诺诺永远陪着自己。

    不要离开自己。

    她只有诺诺了。

    为了凑手术费,慕南方晚上的时候找了一处兼职,在皇庭当侍应生,晚上7点到凌晨1点。

    因为只是临时工,所以按照天计费,每天都会结一天的工资。

    下午她们这些清洁工正好是5点50下班,徐姐开个会,正好是6点走出公司大楼。

    她没有回家,时间来不及,从这里做公交去皇庭会所就要40多分钟,慕南方给诺诺买了一个电话手表,可以定位,她给李阿姨打了一个电话,让帮忙照看一下,她早上的时候包好了水饺给李阿姨送过去,晚上正好可以吃。

    来到了皇庭,领班的叫何晴,除了慕南方之外,还有几个是大学生来这里赚生活费的,端端盘子送送酒水。

    “你们叫我晴姐就好。”何晴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慕南方的身上,皱眉,“来这里工作,不允许戴口罩,虽然来这里做侍应生长相不用太看重,但是也不能是大妈吧,吓到了顾客怎么办,五官必须要过得去。”

    慕南方去洗手间换了一身侍应生,卸了妆,脸上没有了那一道蜈蚣一般丑陋可怖的疤痕,露出一张光洁白皙漂亮的脸,像是一个妖精,如同暗夜玫瑰,美到了骨子里面。

    她虽然卸了妆,但是涂了暗淡一层的色号的粉底。

    依旧带着老土的黑框眼镜。

    但是即使这样,她走出洗手间来到了何晴办公室的时候,何晴的眼底闪过了惊艳。

    她在这种声色场所工作了这么多年,看人最准,她看着面前的女子,女人看女人很准,何晴看着慕南方白皙的手背跟脖颈,又看着脸上肤色暗淡却五官美丽分明的脸。

    虽然光彩被黑色的眼镜框挡住了很多,但是何晴知道,这是个美人。

    如果擦去了脸上暗色发黄的粉底摘掉了眼镜,一定是个惊心动魄的美人儿。

    都是女人,何晴也了解。

    不缺钱,谁来这里做侍应生兼职啊,而且要从7点干到凌晨。

    “晴姐,我的工作是。”

    “你去负责16楼。”

    来皇庭消费的客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皇庭说白了也提供一些特殊服务,这种声色消费场所,来这里的都有有钱人。

    一楼到三楼都是一些散客,也有外地的一些老板来这里,总体来说,鱼龙混杂,三楼以上到6楼都是一些本地消费的客人,楼层越高越代表着身份尊贵,一般1楼以上都需要会员才可以出入。

    慕南方跟一个叫做秦琳琳的大学生一起来到了16楼,秦琳琳今年19,来这里赚生活费,她第一次来这里,显然是有些紧张,“南方姐,我有些害怕。”

    慕南方低低的说道,“没事,做事的时候心一点,害怕就低着头进去在低着头出来。”

    “嗯”

    一连半个月,慕南方晚上7点都准时来到了皇庭换上工作服,虽然累了一点,但是薪资日结,多挣一点前,就可以让诺诺早一点动手术。

    周末的时候,她带着诺诺去了商厦,给李阿姨买了一身衣服,还买了很多蔬菜还有排骨,还买了两袋子中老年补钙的奶粉,来到了李阿姨家。

    李阿姨不要,“给我花钱做什么,留着给诺诺。”

    李阿姨也知道诺诺心脏病的事情,“这些钱都留给诺诺,不用给我花钱,我整天在家里无聊,诺诺能陪我,我高兴。”

    “你工作这么忙,为了诺诺赚钱,以后这些东西少买,我家里东西够多了。”

    李阿姨有一双儿女,但是都在外地。

    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诺诺抱住了慕南方,“妈咪,晚上诺诺想让妈咪陪着诺诺一起睡。”

    “诺诺,妈咪晚上有工作,这样吧,明天周日,妈咪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诺诺低着头,“还是想要妈咪晚上陪着诺诺。”

    慕南方又何尝不想陪着自己的女儿呢。

    —

    晚上的时候16楼一个包厢点了一瓶酒,慕南方跟秦琳琳去取了酒之后推开包厢的门送进去。

    是一群贵公子哥开聚会。

    烟雾缭绕的。

    慕南方从头到尾都低着头,她起了酒之后退到一边站着,包厢里面玩的很嗨,放着劲爆的歌曲,像是开着型酒会一般,穿着暴露的包厢公主缠绕在西装革履的公子哥身边。

    慕南方就负责倒酒。

    她跟秦琳琳原本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靠着墙角的位置。

    突然包厢里面有个公子哥仿佛是磕了药,撕开了一个包厢公主的衣服,那包厢公主本身衣服就单薄,瞬间露出了饱满的胸部,将她按在了沙发上,尖叫声惊呼声一起。

    慕南方闭上了眼睛,不愿意看这种画面。

    这种画面,她太熟悉了,这种充满人性欲望的地方。

    突然有一道粗哑的嗓音,“喂,那个侍应生你过来。”慕南方睁开眼睛,就看见秦琳琳惊骇的一张苍白的脸。

    一名公子哥坐在沙发上,那个包厢公主瑟瑟发抖的跌坐在地毯上,捂着衣服。

    那名公子哥看向了秦琳琳,“说的就是你,过来。”

    秦琳琳摇着头,求救一般的看向慕南方。

    慕南方也没有办法,她不想惹事,而且,她确实没有办法。

    “怎么,不乐意啊。”公子哥笑了笑,到了一杯酒,“喝了她,桌上的钱都是你的。”

    秦琳琳看着桌上一杯慢慢的酒,隔着一米多的距离都能嗅到浓烈的酒味,她白着脸,“我我不会喝酒。”

    有钱人,尤其是这种公子哥,都喜欢看人的恐惧,看到秦琳琳恐惧,那个公子哥似乎更加的高兴了,“不会啊,那可不行,你要是不喝,我就帮你喝。”

    接着,有人将秦琳琳按倒了,那名公子哥直接掐着她的下巴把一杯酒灌了进去,似乎还不够,越来越兴奋,周围都是起哄的声音,秦琳琳被连着灌了三杯酒。

    那群公子哥仿佛是玩够了,也不想惹事,就把秦琳琳仍在了一边,烟雾缭绕的,慕南方连忙走过去,将秦琳琳扶了起来,秦琳琳已经醉了,根本站不稳。

    “你,抬起头来——”突然一道低沉低劣的嗓音响起,熟悉而冰冷,慕南方浑身的血液僵住,她抬起头,隔着青白色的烟雾,看到了一双漆黑,冰冷阴郁的眼睛。

    她几乎脸色一瞬间苍白了起来。

    谭亦城,谭亦城怎么在这里。

    男人慢慢的站起身,嗓音似乎有些颤抖那眼底都是冰冷,他咬着牙,“慕南方,真的是你——”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