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谭亦城,她想过无数种相遇,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她低着头,手里握着拖把杆,骨节紧紧的绷着。

    水桶撒了,水流淌了一地。

    虞清音捏着裙摆,明媚娇艳的脸上一脸的抱怨,嗓音尖锐,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慕南方的脸上,“你这个清洁工是怎么回事,不张眼睛吗?”

    慕南方虽然带着口罩,但是虞清音尖锐的指甲险些划破了她的脸。

    一道低沉凛冽的嗓音传来,“怎么回事—”

    慕南方的手死死的攥住,口罩下的脸色苍白,紧紧的咬着唇瓣。

    那一瞬间,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

    虞清音迅速上收敛了刚刚的脸色,几步走到了男人身边,挽住了谭亦城的手臂,嗓音娇软,“亦城,都怪这个清洁工,把我鞋弄脏了。”

    面容俊美深邃的男人抬起眸,目光深沉,落在了一边穿着宽大清洁工的衣服,戴着口罩低着头的女人身上,眉心轻蹙,漫不经心的开口,“开了就是。”

    虞清音美丽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笑意,“亦城,还是你对我好,真的是便宜她了。”

    开除,不,不要。

    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慕南方几乎是慌乱的开口。

    她的声音粗哑,仿佛像是划破玻璃的嗓音。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开除我,我替你擦干净。”穿着清洁工衣服的女生弯着腰,走过来身后用袖口轻轻的擦拭着虞清音红色的高跟鞋,上面淡淡的污水。

    虞清音看了一眼穿着清洁工衣服的女生,有些厌恶的皱眉,抬脚踹过去,“你这么恶心,别碰我!”

    慕南方低着头,捂住了肩膀,死死的咬唇。

    谭亦城盯着女人的背影,原本穿着宽大的清洁工的衣服,此刻因为弯着腰,所以露出了模糊的背脊曲线,消瘦,纤细,脖颈的皮肤白皙如雪。

    一个清洁工,有这么细腻的皮肤。

    男人皱起眉,但是这一点事,并不会让他注意,几秒移开了视线,拍了拍虞清音的手,“我等会儿还有个会议,你先去休息室等我。”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抓住了他的裤腿,伴随着轻声沙哑,“不要,谭总,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开除我。”

    她的手指,骨节消瘦到了极致,因为她伸手的动作,露出了灰扑扑工作服下,白皙的手腕,那手腕瘦到,仿佛轻轻一折,就断掉了。

    男人看着这一抹雪色的细腕,俊美斯文的脸上微微的凝,他没有在往前走,周身的气压低沉。

    看管清洁工的徐姐闻声赶过来,低着头,惧与男人身上冰冷低压的气息,她有些颤抖,“谭总抱歉谭总这是新来的侍应生,我就是看着她可怜,所以才收下的,还请谭总不要生气。”

    谭亦城,商界杀伐的王,通杀黑白两道,他的一个情绪一个动作,都给人无上的压力,这样高贵而让人畏惧的男人,偏偏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斯文妖冶的桃花眼,眼角微长,有一抹淡痣,一股子邪气,却惊艳绝伦。

    虞清音立刻不满,“亦城,就是她弄脏了我的鞋子,开除是最轻的了,好几年的工资都不够她赔的。”

    身边的助理说道,“谭总,会议马上开始了。”

    谭亦城想抽开腿,那只纤细白皙的手却紧紧的抓住他的裤脚,“求求你,谭总,不要开除我。”

    谭亦城淡淡抬眸,看着她,头发遮着脸,还有大半个口罩,带着黑框眼镜,他看着那一双眼睛,唇角绷紧,“把口罩摘下来—”

    慕南方呼吸一窒,难道他发现她吗?

    不会的。

    她这幅样子,她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徐姐在一边道,“你快把口罩摘下来,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慕南方松开了手,站起身,背脊笔直,她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半边脸颊微微的红肿,显然是刚刚被人打过,唇角有一抹淡淡的血丝,而另一侧脸—

    虞清音立刻嫌弃到,“好恶心啊,徐容,谭氏招清洁工不需要看脸吗?这种毁容的也让来工作,不怕吓到人啊。”

    慕南方的另一半脸颊上,一道白色蜈蚣一样的痕迹,纵横了半张脸,丑陋,可怖。

    谭亦城似乎有些失望,对徐容丢下一句,“这种事你自己看着办。”

    虞清音很懂得看脸色,知道谭亦城有会议也没有敢在撒娇,跺了跺脚,但是看着慕南方,这么丑的女人,她也没有多为难,离开了。

    —

    慕南方看了一眼那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消失,她垂着眸,有些嘲讽的笑着,她知道,他没有认出她来。

    也是,她伪装成这幅样子,怎么可能认出她来。

    徐姐看着她,似乎是有些不忍,“李啊,你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那是谭总的未婚妻,你弄脏了她的鞋子,那一双鞋几十万,你赔得起吗?”

    慕南方抓住了徐姐的手臂,“不要,徐姐,求求你,不要开除我,我以后会努力工作的,我求求你了徐姐。”

    “哎。”徐姐也知道她的情况,一个毁容的女人,半个哑巴嗓子也不好,还带着一个孩子,不忍心,“行了,快去工作吧,以后心点。”

    “我知道了徐姐,谢谢。”

    慕南方将地面擦干净,拎着水桶跟拖把来到了她休息的地方,卫生间的一间储物间。

    她打开水龙头冷水扑在脸上。

    抬起脸来,看向了镜子里面。

    女人一张苍白的脸,半边脸红肿半边脸带着可怖的疤痕,肩膀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她解开了领口,灰扑扑的清洁工衣服下面,露出雪一样的肌肤,肩膀上,一抹深紫色的淤痕,那是刚刚虞清音高跟鞋踹的,疼的让她皱眉。

    她竟然,竟然遇见了谭亦城了。

    来到这里工作了一个月,她真的遇到他了,他没有认出自己来。

    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唇角弯着,摘下眼镜后,出尘美丽的瞳仁带着温柔,接通了,“喂,诺诺。”

    “妈咪。”里面传来女孩的嗓音。

    “妈咪你什么时候下班呀。”

    慕南方看了看时间,还有4个时,她需要把整个66楼65楼的洗手间楼梯跟外面的楼道全部打扫干净,“诺诺有什么想吃的吗,妈咪下班给你买,你在家里要乖乖的,知道吗?”

    她叮嘱了很多。

    诺诺点头,“妈咪,我不饿,家里有水饺,妈咪不要花钱了。”

    “好。”岁半的诺诺过分的懂事,慕南方心里一阵酸涩,为了女儿她也要努力。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遇见了谭亦城,还有他的未婚妻

    她有些苦涩的笑,看来,他是真的把她给忘记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