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汐在云城的第二周。

    她跟顾老夫人几乎每天都去寺庙上香祈祷,但是,顾老先生的情况很不好。

    顾南汐几乎是日日夜夜走在医院里面,气氛格外的沉重,这种折磨将心底的希冀慢慢的吞噬。

    顾老先生每天清醒的时间很短暂,有时候一昏迷就是一天,有时候苏醒过来一个小时,或者短短几分钟。

    顾家除了顾珏顾景杭顾司承几个人,很多外系的旁支亲戚都来探望,被顾珏一声命令挡在了外面。

    不允许太多人去打扰外公。

    周六,顾老爷子清醒了片刻对顾南汐说想要见见夜黎跟星星,顾南汐几乎是含着泪,“外公,等你好了,我让夜黎跟星星每天都陪着你。”

    顾老爷子知道自己的身体,年纪大了,快要走到尽头了。

    顾南汐走出病房,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薄砚祁抱住了她,给向衡打了电话,让他带着两个小家伙来云城一趟。

    今天顾老爷子的精神挺不错,上午清醒的时候晒了几分钟太阳,顾老夫人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以前的往事,顾老爷子对她开口,“琳华,你让薄家那个小子过来,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顾老夫人点着头,应着。

    薄砚祁走进来,病房里面的消毒水的味道很重,他看着当年在商界叱咤封王的人此刻消瘦苍老,手臂静脉如同粗糙的树皮一般,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

    “顾老先生,找晚辈来有什么事。”

    “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薄砚祁目光淡漠,“真相?不论当年真相怎么样,您都参与过来,不是吗?或许并不是您派人动的手,但是,绝对跟你有关系不是吗?”

    顾老目光有些赞赏,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很难相信,你是那个畜生一般阴柔寡断薄想南的儿子,你比你的父亲手段更加的高明。”

    “不敢。”男人眉心跳动了一下,即使自己的父亲再怎么不堪,做错了什么事情,可是,也不允许他人来诋毁。

    “倒是您,背后的手段,也不见得多么光明。”薄砚祁拉开了椅子坐下,“你恨我父亲,恨我父亲侮辱了您的女儿,可是,我的大哥跟母亲是无辜的。”

    他的目光冰冷,“您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后悔当做不做的更绝一点,把我也除掉。”

    “是,我后悔了。”顾老的目光同样的凝重冷漠,面前的这个年轻的男子,城府极深,他想到了南汐跟着她的妈妈一样,被薄家的人给欺骗了,活在自己编织的幸福中。

    他后悔,当初要是早知道南汐以前跟薄家的人在一起,就应该让她留在美国,一辈子不要回来了。

    “你的父亲,他该死。”但是林婉跟那个孩子,确实是个意外。

    “他该不该死,您说了不算。”薄砚祁站起身,“你们顾家用这么手段剥夺了南汐的记忆,不就是怕她想起来,想起来自己的母亲被家里赶出来,怕她得知了真相,现在的她如同一张白纸,让你们随意的渲染,她没有以前的记忆,所以,她记不起来她的妈妈,她们没有感情,她跟她的妈妈被冷家赶出来之后相依为命,感情深厚,若是她知道了,原来是你,把顾她的妈妈从顾家赶出来,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名誉,将自己唯一亲生的女儿都能赶出家族,也只有您老能做得出来了。”

    他的话语里面讥诮如锋芒一般,“我也想问您一句,后悔吗?”

    顾老面色一变,病态苍老的脸色僵硬了片刻,“既然你也知道,只是我们的恩怨,跟南汐没有关系,你既然娶了南汐,就好好的对待她。”

    薄砚祁轻嗤一声,“她是我的妻子,轮不到您来指教。”

    病房外面,温度正好,阳光明媚,可是在病房里面,空气凝重剑拔弩张。

    在薄砚祁离开之后,顾老躺在病床上,露出疲惫的神情,后悔吗?

    他当然后悔

    直到自己慢慢的老去了,他才明白,什么百年世家,什么名誉都不重要了,他的女儿,离开了。

    他跟琳华唯一的女儿。

    从小宠到大的女儿,就这么被他赶出了顾家。

    顾老先生回想起来当年的事情来,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思绪在这一瞬间极其的清楚,薄家树敌很多,尤其是薄向南,在感情上优柔寡断的人,在商界手段确实出了名的狠厉,收购了几家公司,把对方逼得急了。

    顾薄两家交恶,早已经传闻广远。

    有这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当时开源公司也就是被薄家收购的一家中型企业的老总找到了顾家,策划出了接下来的事情。

    顾老爷子对于薄家,自然是恨之入骨,因为薄向南,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儿,一个庞大的家族,尤其是顾家这种,一点影响顾家名誉的事情,都会导致整个公司股票动荡。

    当时也是顾家的一段低谷时期。

    但是他只针对薄向南,对于无辜的人,他不屑去动手,那个林婉,不过就是跟自己的女儿一样,被薄向南这个畜生欺骗的人。

    可是,事情不是他可以控制住的。

    车祸死伤,一夕之间。

    他不屑用这种肮脏的手段,但是也并没有制止张开源,以一种上帝视觉默认的态度。

    在哪一场车祸三死一伤的情况下,张开源躲到了法国,后来死了,很明显,被薄家找到了。

    —

    顾老开始陷入漫长的昏迷状态,机体不再有主动能力,每天必须依靠呼吸机来维持。

    而在三天后,顾南汐正在带着两个小家伙在静苑准备早餐,准备送到医院里面去,就接到了宋曦打来的电话,“南汐,你快过来,快一点!”

    那端急促的嗓音让顾南汐不敢继续想下去。

    病房外面,顾南汐整个人还是懵的,顾老夫人昏了过去,其实,她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医生明明说过,靠着呼吸机,外公还能维持一段时间的

    “请节哀。”医生叹息医生。

    顾南汐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耳边都哭声,突然一阵天旋地转间,她闭上了眼睛,有人接住了她,耳边是低沉的嗓音,“南汐,南汐你醒醒!”

    她好累,她害怕。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在医院的病房里面。

    宋曦坐在一边陪着她,一双眼睛红肿,看到她醒了,连忙扶住她,“你慢一点,医生说,你怀孕了。”

    怀孕?

    顾南汐闭了闭眼睛,伸手放在了腹部,宋曦拿出一封信,递给她,“这是爷爷留下的,说给你的。”

    顾南汐连忙把信封打开,里面只有几行字,她的眼泪一瞬间的涌下来,为什么,为什么外公走的这么突然,她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南汐,你不要太激动。”宋曦眼底暗淡,但是依旧细声安慰着她,抱住了顾南汐,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好一会儿。

    顾南汐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信封,冷静了下来,为什么外公会突然离开,虽然之前外公昏迷了,但是依靠着呼吸机跟这里的医疗技术,医生说了最少可以维持两个月。

    这才过去几天。

    “宋曦,外公的死因是什么!”她紧紧的握住了宋曦的手。

    宋曦睫毛颤了一下,很明显也想到了,“窒息死亡。”

    有人,有人在爷爷的呼吸机上动了手脚——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