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忙吗?。

    我们薄总现在在开会,我这就去通知一下。

    不用打扰他了,我在休息室等一会儿就好了。

    顾南汐握着手机,坐在休息室的身份上,前台端上了咖啡,她在犹豫着要不要给他说一声,今晚上是星星跟夜黎的生日,两个小家伙还在等着呢。

    不过想到最近他再忙,顾南汐就没有打扰。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个人无聊难免有些困倦了,她这几天晚上的时候都会做噩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混沌一片,时不时的再疼,所以现在困得很,过了一会儿,握着手机睡着了。

    —

    薄砚祁从楼上走下来,臂弯里面放着风衣,现在已经是6点了,向衡跟在身侧,薄总,那下周梅尔夫人的邀请

    男人淡淡开口,你去就好了。

    是。

    走到一楼大厅。

    现在几乎都已经下班了。

    前台有一个值班。

    看见薄砚祁离开说道,薄总,薄太太来了,在休息室。

    男人立刻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她什么时候来的?

    前台说道,4点左右。

    他的声音沉下来,那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是太太前台想要说什么,向衡皱眉摇头,前台立刻出声道,是我不对,薄总是我没有及时的通知您。

    休息室的温度有些低。

    尤其是在晚上。

    薄砚祁看着躺在沙发上依旧睡着的女人,将风衣披在了女人的身上,握住了她的手,立刻皱眉。

    女人手骨柔软纤细,但是有些凉。

    弯腰想要将她抱起来的时候,顾南汐醒了,模糊的看着一道俊美的轮廓,她笑了笑,嗓音带着困倦的沙哑,你开完会了呀。

    开完了。

    顾南汐看着他有些不悦,沉着脸,又看了看站在一边涨红着脸眼眶湿润的前台,不过才刚刚毕业的年纪,就说道,是我不想打扰你,跟她没关系。

    出去—薄砚祁低低的开口。

    前台见工作保住了,对顾南汐感激的笑了一下,然后立刻走出去,向衡也走出去。

    男人单膝跪在地毯上低头握住她的脚踝,手感下有硌人的触感,他薄唇勾起一个弧度,那是他给她戴上的脚链。

    顾南汐坐起身,我自己来吧。

    薄砚祁没有应允,帮她穿好了鞋,将她抱起来,大步往外走,顾南汐惊呼一声,呀,我的蛋糕。

    向衡就站在门口,离开走进来拎着蛋糕。

    顾南汐垂着他的胸口,你是不是忘记了今晚上是星星跟夜黎的生日,他们两个在家里应该等的着急了。

    我怎么敢忘。

    —

    到了锦容苑,薄砚祁打开车门还想把她抱下去,顾南汐瞅着他,她又不是玻璃做的,再说了家里还有佣人呢,被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今天也是夜黎的生日吗?薄砚祁接过了她手里两个蛋糕,上面的纸盒有塑料的装饰,所以看见了两个蛋糕一个是多啦a梦的造型一个是白雪公主的造型。

    顾南汐抿着唇浅笑,将手放在男人的臂弯里面往客厅里面走,嗯,你不知道吗?

    她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薄砚祁确实忽略了这些,星星跟夜黎竟然是同日生日,抱歉,我给忘记了,不过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记得清楚。

    好啊。顾南汐语调欢快,她真的很期待等会儿知道夜黎是他亲儿子该是什么表情。

    刚刚走进客厅,佣人立刻迎上来,接过了薄砚祁手中的蛋糕,先生,太太你们回来了,小小姐跟小少爷一直催着问我你们两什么时候回来。

    顾南汐先走过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嗯。

    薄砚祁走出去去车里取准备的礼物。

    妈咪,爸爸,你们干嘛去了才回来。星星揉着眼睛,妈咪,今天班里考试了,夜黎好厉害啊,他的口语特别棒。

    顾夜黎在美国长大,当然口语会好一点。

    薄砚祁给星星准备的是一个限量款的书包,还有一堆女孩子喜欢的饰件玩偶,他事先不知道顾夜黎今天也过生日,但是他房间里面有一个98k的仿真模型,还是很早之前朋友送的。

    他知道,这个小东西对枪支一类的很熟悉。

    不过以前跟顾珏接触的都是小型枪支,现在随着慢慢的成长了,可以接触这些了,他准备让冷夜带着这个小东西训练一下。

    这是模型,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喜欢吗?他看着顾夜黎发亮的双眼,知道这个小东西很喜欢。

    顾夜黎还想矜持一下,毕竟,这个男人是他那个渣爹,但是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模型,就点了点头。

    其实,渣爹也挺好的。

    这段时间好像对他也不错。

    小家伙敞开了心扉之后,瞬间的成长了很多。

    晚饭只吃了一点,两个小家伙嚷着吃蛋糕,点了蜡烛许愿,顾南汐拿出相机来拍照,记录下来这一刻,她急忙把相机塞到了佣人手里,然后一家四口坐在沙发上。

    为了衬托开着烛光的气氛,所以把客厅的灯关掉了一些。

    不是那么明亮,光线昏暗盈盈。

    却温馨而美好。

    顾南汐趁机念了一块儿奶油,摸了一下男人的脸,薄砚祁的脸上瞬间有一块奶油的痕迹,让她忍不住笑。

    男人的眼底都是宠溺。

    两个小家伙今晚上玩的很高兴,一直到10点才被顾南汐催促着去睡觉了。

    我有个秘密,薄先生要不要听。

    什么秘密。

    唔,让我想想,应该问薄先生要一点什么奖励才好呢?顾南汐拖着下巴,然后她伸手,薄先生,上交你所有的银行卡。

    好。

    在海城所有房产的药匙跟密码。

    还有吗?

    嗯,我想想。

    薄砚祁看着她狡黠娇憨的样子,黑眸都是宠溺,伸手直接握住了她那一双白皙柔软的手,我把我自己交给你,你看如何。

    我好吃亏的样子。

    薄太太就吃亏一点,我保证,以后每天都在其他的方便补偿薄太太。他真的是爱死了她这一幅娇憨羞怯的样子,从手指到纤细的手腕,她皮肤很嫩,他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他低头想要亲她。

    那一双柔软娇嫩的唇瓣。

    顾南汐躲着,小声,小徐还在呢。

    佣人立刻麻溜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薄砚祁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那薄太太,我们去卧室在继续,嗯?

    谁要跟你继续了。顾南汐感觉身体一轻,被他抱起来。

    男人迈开长腿大步往楼上走。

    将她放在床上,密密麻麻湿润炙热的吻压在她的脸颊。

    顾南汐浑身颤栗,喂,你还要不要听我跟你说的秘密了。

    你说。

    他的嗓音低沉模糊。

    夜黎是星星的弟弟。

    我知道。他轻轻的噬咬着她的耳垂,嗓音炙热沙哑。

    顾南汐知道他现在还不知道,圈住了男人的脖颈加重了语气,真的是。

    男人一怔,看着她乌黑清澈的眼眸。

    她笑着,我说,真的是。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