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问过薄砚祁关于自己以前的记忆,怎么相遇,怎么会在一起,男人回答的很模糊。

    原来,她跟他,不过就是金钱交易。

    她想起来东方羽说的‘代嫁’两个字眼。

    荒唐而可笑。

    顾南汐下了床,走到了盥洗室,打开水龙头,将脸埋在了微凉的水中,她想要冷静下来。

    迫切的冷静下来。

    一直到快要呼吸不上了,她才抬起头,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冷水的痕迹。

    东方羽选择在这个时间告诉她这些事情,很明显,别有用心。

    可是,即使必有用心。、

    她心里已经默认了东方羽的话。

    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东方羽说的都是假的,她应该相信薄砚祁。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在寂静的黑夜里。

    顾南汐走出盥洗室,来到床边,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老公’两个字,这是他改的。

    “喂”

    “还没睡。”

    顾南汐躺在床上,用被子包裹住自己,整个人蜷缩着,“嗯。”

    “你怎么了?”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她语调有些变化,“不舒服吗?我去找你。”

    她轻轻的吸了吸鼻子,“没有,奶奶不是说了吗?婚前三天不要见面,你不要过来,来了我也不开门。”

    “你就这么舍得把你老公关在外面?”男人语调一沉,“你哭了?”

    顾南汐没有想到,隔着电话男人竟然也发现了。

    她想要矢口否认。

    但是又觉得苍白无力。

    她努力让自己语调轻快一点,“嗯结婚都有婚前抑郁症,偶尔伤感一下感动一下。”

    “你啊担心什么。”

    “我害怕”顾南汐握着手机,怔怔的看着漆黑的夜色,“我害怕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我怕你不喜欢我我怕明天一觉醒来,都是一场梦。梦很快就破碎了。”

    “这不是梦。”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坚定,响在她耳边。

    顾南汐这一晚上睡得并不好,几次醒过来,翻来覆去,一直到清晨,她起了床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在想今天的早餐。

    她起的很早,现在才不过6点左右。

    要是转动门眼的声音想起,顾南汐警惕的看着门口。

    一直等到门打开,顾南汐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她眼前一热几步走过去,薄砚祁抱住了她,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嗯,怎么起的这么早?”

    抬起了她精巧的下巴,看着女人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立刻皱了眉,一个吻落在了女人的眼睛上,顾南汐闭上双眼。

    睫毛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男人熟悉的气息将她包裹着,她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袖。

    男人的吻并没有离开她的额头,所以嗓音低沉有些模糊,“为什么要哭。”

    顾南汐笑,“我不是说过了,婚前忧郁症,紧张的。”

    男人的手指捏着女人的脸颊,看着她红肿的双眼,眉心凝着,他真的是烦透了这个该死的规矩,婚前不能见面,这个女人还不知道晚上哭倒了什么时候,眼睛都肿了。

    他巴不得时间快点过去。

    快一点到两天后。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婚前不能见面的吗?”顾南汐说着,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把他往外推,“你快回去吧。”

    薄砚祁抓住了她的手,“我就在这里待一会儿,吃个早餐我就走,这样好了吧。”

    餐桌前,他看着女人小口小口的喝着粥,想起她以前胃不好,“多吃一点,早上吃得太少,伤身体。”

    顾南汐没有什么胃口,她抬起头看着优雅喝着豆浆的男人,不管这个男人做什么,都是与生俱来的矜贵好看,她慢慢的捏紧了汤勺。

    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清晨的阳光温柔熹微。

    描摹着男人清俊的轮廓。

    薄砚祁抬起头,对上了她的目光,拿起餐巾擦了擦唇角,看着她唇角莞尔的笑容。

    “薄太太。”

    “嗯。”

    “薄先生,你”

    你会骗我吗?

    她轻轻的咬着红唇,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灿烂起来,薄砚祁看着她,正准备出声询问,手机响了起来,男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嗯,我知道了,上午我就过去。”

    “清越找我,我上去过去一趟,下午我再过来。”

    “不用了,你过来我可不给你开门。”说着,顾南汐走过去,手指探向了 男人的西裤口袋,将钥匙拿出来,“奶奶都说了,不能见面,钥匙没收了。”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 微信号:ysg162

    男人轻轻的挑眉,“有指纹系统。”

    “薄砚祁——”

    “好了,我不过来。”男人伸手勾住了她的腰,顾南汐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男人的膝上,他抱着她,“不准在哭了,每天晚上我打电话跟视频必须接。”

    —

    薄家宴请了很多亲戚。

    婚贴是专门请了著名书法家写的。

    薄老太太打电话问她有什么朋友要请的,顾南汐想了想,给路荷还有欧时风,唐蔓他们发了请柬。

    还有邵雪,楚韵,乔榕他们几个人。

    薄云书说,以前,她跟这些人都是很好的朋友。

    邵雪跟楚韵是婚礼前一天赶来的,她在电视上看过邵雪很多次,现实生活中也是真性情,抱着她直接就哭了,妆都哭花了。

    乔榕是下午的时候见到的,怀着身孕,看上去有五六个月这么大了。

    乔榕是宋清越的太太。

    宋清越她知道,是薄砚祁的朋友。

    名义上是一名律师。

    久违的熟稔感。

    好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话题空缺的尴尬,五个人晚上的时候约着去吃了火锅。

    第二天就是婚礼。

    顾南汐不敢吃太辣的。

    邵雪直接开了三瓶啤酒,“榕榕跟南汐就别喝了,咱们几个喝一杯,明天的太阳又是这么灿烂!”

    楚韵怎么劝都没有用,“你少喝点,明天还要参加婚礼呢。”

    晚上11点邵雪喝醉了,楚韵送她回去。

    宋清越来接乔榕。

    这算得上是顾南汐第一次见宋清越。

    他长得偏于斯文儒雅一点,没有薄砚祁这么极具强力的轮廓感,面上一直带着笑容,那一双眸确实冷的。

    只有在看乔榕的时候,会温和起来。

    他脱了风衣披在乔榕的身上,乔榕不想走,跟他闹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乔榕才点了点头,跟顾南汐告别。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