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国是经济石油大国,薄砚祁这一次受邀前来 主要就是为了这次合作来的,打通s国与华国的国际市场。

    一上午,洽谈愉快。

    合作达成,双方签订协议,薄砚祁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走的话刚好能够赶在凌晨前回去,就拒绝了总统阁下晚宴的邀请。

    总统阁下并没有面露不悦,但是到底是身居高位,很少被人拒绝。

    薄砚祁只是淡淡的笑着,“我太太在家里等我,我要是回去晚了,她会不高兴的。”

    总统阁下爽朗的笑着,“看不出来,薄小友还是一个这么专情的人。”

    薄砚祁离开后。

    总统办公室。

    “阁下,您为什么要选择薄氏来合作,这个薄砚祁可不像是一个会退让的人,这一次竞争的有这么多家公司。”

    总统讳莫如深的笑了笑,“选择,当然是要选择最强最合适的,我们为什么要退而求其次呢?”

    “阁下说的是。”

    ——

    壹号华庭。

    吃完了晚饭,顾南汐便被两个小家伙拉着上了楼。

    “妈咪,明天我们班里的同学过生日,你看我穿着一条裙子好看吗?”

    顾星星看着放在粉色的儿童床上,一件星空蓝色的蓬蓬裙。

    顾南汐点着头,“好看。”

    她揉着顾星星的发丝。

    顾星星又迫不及待的问坐在书桌前玩模型的顾夜黎。

    顾夜黎小朋友转过身,点着头。

    可是顾星星小朋友有纠结症,又从衣橱里面找出来一条她最喜欢的粉色连衣裙来,拖着雪白的腮。

    顾南汐在一边看笑了。

    晚上9点,顾南汐带着夜黎回到了静苑。

    洗了个澡擦着头发,擦到半干,她看着手机,犹豫着给他打一通电话,但是他都不主动给自己打,是不是没有忙完工作上的事情。

    顾南汐又不想打扰到。,

    就这么纠结着,一直到困倦来袭。

    清晨的光线温柔迷离。

    女人翻了一个身模糊的揉了揉眼皮,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放大的俊脸俊脸,惊呼一声。

    男人长臂下意识的勾住了她的腰肢,嗓音困意沙哑的低低出声,“嗯,再睡一会儿。”

    “薄砚祁,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顿时清新过来盯着男人的脸,蹭了一下男人的胸前,她发现男人的衬衣都没有脱,就这么合衣躺下的,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三四颗,女人纤细的手指不安稳的动着。

    “不是说后天才能来吗?”

    “别闹。”那人伸手抓住了女人不安分的手指,嗓音微微的扬了一下,“顾南汐,你在这么闹下去,我可不保证自己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对你做些什么。”

    顾南汐当然知道这个那人就是一匹饿狼,缩了缩脑袋,小声的哼道。

    “顾家的保镖也太没有用了吧,我今天一定要跟大哥说一声,加强保镖控制。”

    “好啊,这样的话我要是进不来,我只能”薄砚祁没有睁开眼睛,大概是困极了,嗓音都是浓稠的沙哑,但是怀中的女人问什么,他都会回答。

    顾南汐竖起了耳朵,“只能什么?”

    “唔”她侧过脸颊,察觉到男人温热的气息“你不要亲我这里,我今天还要上班,会被看见的。”

    “南汐,早安吻。”薄砚祁睁开了眼睛,扯过被子抱住了她然后抱在怀里将她纤细的身影紧紧的抱住,“你说说,你欠了我多少个,我说过,这可是要有利息的。”

    “我还要上班呢不准吻我脖颈,不准吻脸颊,不准”女人的好几个不准都被长而缠绵的吻吞噬。

    男人湛黑的眸紧紧的盯着她,亲够了也没有松开,依旧抱着,嗅着她脖颈间淡淡的沁香。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 微信号:ysg162

    昨晚上凌晨下了飞机他原本想要会壹号华庭休息一下,但是却发现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只好躲过层层保镖来到了静苑来找她。

    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入骨的毒,更是解毒的良药。

    ——

    一向清晨只要顾南汐有空的时候都是她亲自宋夜黎上学的,这一次,顾南汐早饭都没有下来吃,让用人去宋夜黎上学。

    夜黎站在门口,“妈咪,你是生病了吗?”

    顾南汐看着自己脖颈上还有脸颊上清晰暧昧的痕迹,用粉底才堪堪的遮住,她羞恼的瞪着此刻在浴室里面的男人,只是隐约透过磨砂玻璃看见一个轮廓。

    她点着头,有些心虚的不敢开门,上次那种‘金屋藏男’的事情经理一次就已经够难忘的了。

    “嗯,妈咪好像有些感冒了,夜黎先去上学好不好妈咪下午的时候去接你。”

    “那好。”快要当上学的时间了,顾夜黎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还是乖乖的点头,“那妈咪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家里的佣人跟夜黎都走了。

    静苑只剩下顾南汐跟薄砚祁两人,她快速的去隔壁卧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

    下楼吃了点早餐。

    薄砚祁从楼上下来,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银灰色的衬衣上有些褶皱,不过丝毫阻挡不了男人的帅气,发丝只是吹得半干,微微的有一些湿润。

    有些凌乱的在额前。

    一股凌乱匪气的俊美感。

    男人走近,顾南汐嗅到了他身上她常用的那一款沐浴露的香味,想起浴室都是她的东西,包括她的浴巾,毛巾。

    一想到这个男人连她的毛巾都用了,脸颊有些滚烫。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佣人要等一会儿才回来。”女人嗓音很低的出声,递过去一杯豆浆。

    “不了,我赶回去换身衣服,车子停在外面,你快点吃我送你去ck。”

    顾南汐看了看时间,确实也到了快要上班的时间了,几口将豆浆喝干净,她早就换好衣服,拎着包包从包里取出一条淡色的丝巾带好。

    羞恼的剜了薄砚祁一眼。

    都说让他不要亲她的脖颈跟脸,她怎么上班啊?

    才9月份就围着丝巾上班,多怪异啊。

    ——

    顾南汐对云城的了解不算熟悉。

    虽然是她居住的地方。

    但是她这两年多的记忆里面,最习惯的还是在纽约。

    所以她命温家大哥温夺帮忙,把这枚玉扳指找个上好的玉器店送过去,修补一下。

    虽然不能完好如初。

    但是也算是完整,毕竟也是妈妈留给她的东西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