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在哪,我跟妈咪还有夜黎弟弟一起看电影哦。”女孩的脸上扬起浅浅的梨涡,很认真的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但是那端没有回应。

    顾星星皱着眉,爸爸去哪了,怎么这么忙。

    从电影院出来,顾南汐送星星回到了壹号公馆,夏姨在家里准备了夜宵。

    精致刚刚出炉的糕点。

    空气里面弥漫着淡淡花生酥的香气,就连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顾夜黎都吃了两小快。

    顾南汐很喜欢吃,吃了好几块,一点都不油腻,满口的酥香。

    “夏姨,怎么做的呀,我想学学。”

    如果做成无糖的,给外公外婆吃应该挺不错的,入口酥脆适中,适合老年人吃。

    “正好还有点材料,顾小姐你过来我教你。”

    现在是晚上8点,按照顾夜黎严谨苛责标准的生物钟,再有1个小时就要睡觉了。

    顾南汐想要带夜黎回去的,但是发现夜黎跟星星相处的很好,两个人一起在沙发上看书。

    男孩板着脸,“你有看这种童话,童话都是假的。”

    女孩瞪着眼睛,“才不是呢!”

    “就是,白雪公主被毒苹果毒死了,王子没有过来,顾星星,你这么大竟然还看这种幼稚的通话。”

    “顾夜黎,你才幼稚呢!”

    两个小家伙在沙发上拌嘴,顾南汐抿着唇轻轻的笑了,她没有想到两个小家伙可以相处的这么愉快,这一只是她忧愁得地方。

    她没有尽好做妈妈的职责。

    从小就不在夜黎身边,没有给他美好安定的童年。

    她身边只有星星,可是她却把这些美好的记忆都忘记了,她忘记了星星小时候娇憨可爱的样子,对于星星跟夜黎,她有着很大的愧疚。

    夏姨在一边说道,“顾小姐,让小少爷跟小小姐一起玩会吧,你看他们玩的多么开心啊。”

    是啊,他们相处的很开心。

    顾夜黎虽然嘴伤说着童话书幼稚,说白雪公主死了王子没有过来,顾星星的眼眶红红的不理他。

    顾夜黎主动的拿起童话书给女孩读着,嗓音稚嫩但是却吐字清晰。

    顾南汐总觉得,夜黎一点都不像他。

    小小得年纪就随着顾珏一起学习各种搏斗技巧开始接触枪支组装。

    整个小学所需要认识的汉字早已经认识完了,一直在美国读书,接受着各种高等开放的教育。

    智商高的不像话。

    完全不像她

    都说男孩随妈妈,女孩更随爸爸一点,可是到她这里却相反了。

    顾南汐看着夜黎正在给星星读个故事书,虽然依旧冷着小脸,但是念得很认真。

    她这个儿子,不论从爆表的智商还是五官,都

    很像那个男人。

    厨房里面。

    顾南汐按着夏姨教的步骤,和面,做油酥,成品出来已经是40分钟之后了。

    她满意的看着金黄的花生酥。

    吃了一口,跟夏姨做的差不多,不过她没有放很多的糖。

    走出厨房,客厅里面两个小家伙已经累了,到了休息的时间了,明天还要上学。

    顾南汐立刻让顾星星去睡觉,顾星星抱住了她的手臂,“妈咪,你跟夜黎弟弟留下来好不好。”

    “星星”

    顾南汐有些犹豫,她自然是想陪着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

    她一刻都不想跟星星夜黎分离。

    夏姨也在一边劝道,顾南汐犹豫了几秒,看着顾夜黎,询问他的意见。

    她是怕夜黎比较敏感。

    男孩点了点头,“嗯。”

    夏姨立刻高兴的去整理儿童卧室。

    一直等到顾星星睡了,顾南汐才回到了客房,顾夜黎睡得正熟,她简单的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看着小家伙熟睡的脸。

    今下午,薄砚祁拒绝了她的邀请。

    此刻,她却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别墅里面。

    顾南汐实在是有些恼。

    躺在床上,顾南汐睡不着,空气里面,似乎每一寸都蔓延着属于男人身上的气息,很淡,但是她却嗅到清楚。

    也对,这里是他的家。

    一直到12点,顾南汐都没有睡,她原本心里纠结着突然来这里,还在这里过夜,要是薄砚祁忙完工作应酬回来了,她碰见了他,多尴尬啊。

    可是

    一直到12点,他都没有回来。

    万籁俱寂的时间。

    顾南汐下了床,走到了窗边打开窗户,看着窗外,只有路灯的光亮,她站在窗边好一会儿,也没有看见属于男人的车开过来——

    ——

    翌日。

    ck、

    “南汐姐,欧总找你。”

    顾南汐将手里面几分设计稿递给了路荷,交代了几句,就往电梯的方向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都快要下班,欧时风找她做什么?

    ck的总裁办公室在66楼,顾南汐走出电梯,几步就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就看见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子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

    一身黑色的ol风的女士西装,解开了前面2颗扣子,露出胸前性感火辣的身材,扭着腰肢,看向了顾南汐。

    挑了一眉说了一声,“顾总监。”

    顾南汐笑了笑,“徐经理。”

    徐思思,服装b组的经理。

    顾南汐对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此刻也只是打了一个招呼正准备往总裁办公室里面走。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 微信号:ysg162

    徐思思叫住了她,“顾总监。”她的嗓音自成一派的慵懒性感,暗藏着挑衅,“欧总此刻怕是不方便见你,你要不然,等一会儿在进来吧。”

    “哦,为什么?”顾南汐看出来了徐思思眼底的挑衅,在看着徐思思此刻的打扮,明明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被她穿出来夜店风格,胸前的饱满似乎快要冲开衣扣,弹跳出来。

    “顾总监,我以为你明白的。”徐思思说着,故意的挺了一下胸部。

    “抱歉,我还真的不明白。”顾南汐淡淡的看着徐思思,直接开口吩咐道,“对了,我设计好的手稿你拿去按照上面标明的三个尺码做出成品来,下个月杂志拍摄采访 需要用到的时装你提前准备好。”

    徐思思气急败坏的咬牙,“我知道了!”

    看着徐思思离开,顾南汐摇了摇头,要是唐蔓这个正牌女友在这里,肯定又会说胸大无脑之类的话了

    唐蔓嘴巴毒的很,标准的蛇蝎美人,时尚圈的女魔头。

    不过能让她答应做欧时风的秘密情妇,竟然还隐瞒的这么久,交往了这么久,顾南汐还真的挺惊讶的。

    ——

    “欧总,你找我有事吗?”

    顾南汐走进去,就看见了欧时风坐在大班椅上,正在看着文件,淡淡的晨光笼罩着,颇有一副斯文君子的感觉。

    欧时风抬了一下眼皮,“四小姐,后天有个酒会,你跟我去参加。”

    顾南汐轻轻的‘哦’了一声,“你不是有女助理吗?”她笑了笑,“还有刚刚走出去那个徐思思。”

    提到徐思思,欧时风抬手揉了一下眉心。

    顾南汐自然也是知道的,徐思思是ck一个股东的女儿,喜欢欧时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

    刚刚徐思思来恐怕也是想让欧时风带着自己一起参加晚宴,被拒绝了,在加上看见自己走过来,显然把自己当做了假想敌。

    “欧总,我觉得,我为了你跟蔓蔓挡了不少的枪,欧总连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说吗?”

    欧时风眉眼含着笑意,惬意的开口,“四小姐,你跟薄砚祁在一起,身边枪子儿更多,但是我看着四小姐也挺高兴的。”

    “谁高兴了?”顾南汐立刻反驳,“再说了,我才没有跟他在一起呢。”

    “四小姐说的极是。”

    ——

    下午的时候顾南汐下了班就去接两个小家伙放学,依旧是夏姨来的。

    顾南汐让夏姨带星星跟夜黎先回去,她去超市里面买一些蔬菜肉类,她并不能把星星带回顾家,这样,外公外婆就会发现。

    薄顾两家的关系僵硬。

    外公外婆并不知道夜黎亲生父亲是谁。

    若是知道了是薄砚祁,再知道她还有一个女儿,肯定受不住打击的。

    思来想去,顾南汐准备买一点蔬菜去壹号华庭,晚上做火锅吃。

    “夏姨”顾南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询问,“薄砚祁他没有回来吗?”

    “先生这几天很忙嘱咐我照顾好小小姐。”

    顾南汐蹙着眉,他到底是有多么的忙。

    连家都不回!

    星星还这么小,夏姨就算照顾的再好,也是外人,她不能每天都在壹号华庭陪着星星,要不然顾家就看出来了。

    他作为星星的爸爸,怎么能用忙来推脱呢?

    车窗外风景变幻。

    顾南汐拿出手机来拨打着薄砚祁的手机号,连着拨了好几遍,她心里默默的数着,一直到第7遍的,时候那端接通了。

    “薄砚祁,你到底在做什么?”顾南汐咬着唇瓣,“你有没有在听到我说话!”

    “顾小姐——”那端是陌生男性的嗓音。

    “你是?”

    “顾小姐,我是向衡,薄总的助理,我们之前见过面,薄总他此刻不方便接电话顾小姐等一会儿”

    “为什么不方便?”

    向衡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刚刚陷入休息状态的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原原本本的将事情告诉了顾南汐。

    ——

    顾南汐几乎是用了最快的时间赶到了医院,病房门口,她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向衡。

    快速的走过去,嗓音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焦灼,“薄砚祁现在怎么样?”

    “薄总的情况以及稳定下来了,就是失血多多,但是他这几天一直忙于处理公司的事情,疲惫导致,身体情况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顾南汐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进去,空气里面带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让她熟悉的气息。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面色微微的苍白,俊逸的轮廓消瘦了不少,此刻正在休息、

    顾南汐的眼眶通红。

    她想起向衡在电话里面对她说的。

    当时轮船已经行驶了一会儿,距离岸边有一定的距离,当时是温华把绳梯放下去,薄砚祁才用了最快的时间救她上来,但是没有想到,在薄砚祁替她做紧急救助的时候。

    温琳拿着水果刀冲了过来。

    一行泪从女人眼角慢慢的滚落下来,他还是因为救她,才会受伤的,他的身手,本可以轻易的躲开的,只不过是怕温琳伤到她而已。

    “你哭什么”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想起来。

    接着面前闪过男人修长的手指,温热带有薄茧的指腹擦拭着女人眼角。

    “你醒了,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是不是。”顾南汐抬眸,对上了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睛,她再次的低下头,闷闷的开口。

    “心疼我了吗?”男人的嗓音有愉悦,音色依旧的浸染是暗哑,“南汐小姐,你与其在哭,不如亲我一下,说不定我会好的快一点。”

    顾南汐看着他,白皙的脸上有些绯红,纤长的睫毛上还有为干涸的泪水,她慢慢的低头,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男人的唇上。

    然后她迅速的离开。

    薄砚祁怔了一瞬,接着弯起来唇。

    “怎么办,南汐,我觉得还是有点疼?”

    顾南汐有些担忧,“我这就去喊医生。”

    她立刻站起身,想要走出病房去喊医生,她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了,但是绝对不轻。

    男人手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腕,“南汐,只有你,才是我的药!”

    ——

    顾南汐回到了壹号华庭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食材她也没有买,幸好冰箱里面满满当当的。

    她提前告诉了夏姨。

    夏姨做好了晚餐,顾南汐盛了小米粥用保温桶装好。

    星星问爸爸怎么没有回来。

    顾南汐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因为,我跟爸爸有个小秘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顾星星的眼睛亮起来,“真的吗?妈咪你是跟爸爸在一起吗?”

    “嗯。”

    看到顾南汐点头,顾星星更加的高兴,唇角荡漾着梨涡,她最高兴的就是爸爸跟妈咪在一起了,她们一家三口在一起

    唔,不对,是一家四口,现在还有夜黎弟弟。

    要一直在一起!

    离开了别墅,她送夜黎回到了顾家,已经是晚上9点了,顾夜黎标准的生物钟开始,小家伙在车上就困倦起来。

    顾南汐抱着他上了楼把他放在床上,看着他睡得熟这才离开。

    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病房。

    薄砚祁的膝上架着小桌上面放着笔记本,顾南汐直接走过去,“不是告诉你,要好好休息吗?”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