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看了一眼另一名男子说道,“先生,这女人烈的狠,锁链要是打开了”

    男人面色冷漠,“我说了,打开。”

    “是。”强力的压迫力让黑衣男子低着头,不敢反驳,快速的拿出来要是打开门,解开了女人手脚上的锁链。

    她似乎被铁链束缚住太久了,手腕跟脚踝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那是挣扎,血肉摩擦后留下的痕迹。

    结了痂,在挣脱,疼痛持续。

    此刻,她的眼底空洞。

    长长的凤冠珠帘垂过了脸颊。

    美丽的眼睛就这么空洞的看着。

    保持着一个姿势。

    薄砚祁站起来身,走到了笼子前,“慕容小姐。”

    他弯下腰,夜色伴随着光线打在了他的脸上,影影绰绰下掩映着笑意,“看来,慕容小姐,是忘记我了?”

    慕容箬南看着他,依旧的空洞,唇色苍白。

    “那不知道,慕容小姐还记不记得谭家太子爷,你猜,他今天来了吗?”

    慕容箬南的睫毛颤了一下。

    虽然那一张美丽的脸上依旧的冰冷。

    薄砚祁清楚的捕捉到她脸上的痕迹,幽幽淡淡的出声,“那里是浴室,去洗个澡吧,你放心,你虽然长得好看,但是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对你没有兴趣。”

    她被困在笼子里面太久了,因为她的反抗,那些人就她关在了笼子里面,因为她是这里,一个美丽卑微的奴隶。

    她看惯了这里的冷血无情,

    她也想过死,也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活着。

    活在这么肮脏的地方。

    可是,她不甘心,因为

    慕容箬南站起身,身体颤抖,她赤着脚慢慢的走到了浴室里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脸,第一次,她这么恨自己这一张脸,她划花了,那些人又给她治好了。

    因为她太美丽,所以,用了最昂贵的药,脸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疤痕,被粉底遮盖住了。

    洗了一个澡,她重新的把这一身红色的嫁衣穿了上去,并没有带凤冠,长发披散在后背,落魄而惊心动魄的美艳,她慢慢的走了出去。

    薄砚祁看着她一身古代红色嫁衣,皱了眉,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桌上,“离开这里吧,找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

    慕容箬南的声音依旧的很沙哑,“你为什么要帮我。”

    “慕容小姐,你今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薄砚祁站起身,往外走。

    慕容若南看着他,“薄先生”她说话的语速并不快,浸染着沙哑,“顾乔呢?她在哪?”

    薄砚祁眯着眼,看着她冷漠如霜的一张脸,“我以为,你要问的第一个人应该是谭亦城?”

    “他死了吗?”

    “没有。”

    慕容箬南笑了,对啊,他都没有死,她自然也舍不得死,她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深,可是那一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却越来的越冷,她走过去,跪在了薄砚祁的面前。

    “薄先生,我求你帮我。”

    “慕容小姐,薄某是个商人,不做亏本的买卖。”

    “那你花了一亿买下我,还不够亏本吗?”她知道,因为顾乔,这两年多,她无数次的想要见顾乔,都找不到她,她被关在监狱里面,因为顾乔薄砚祁关照,所以,谭家的人并没有在监狱里面为难她。

    一直到她一年半之前,出狱。

    那一切的黑暗才刚刚开始。

    她被贩卖到了南洋最混乱的一个小地方做娼妓,她抵死不从,所以成了最卑微的奴隶,没有尊严,就这么卑微的苟活着。

    因为,谭亦城还活着。

    她也不敢死。

    她恨。

    她的脸却让她连这么卑微活着的念头都给打碎了,她也恨自己,她用破碎的玻璃划破了自己的脸。

    这半年来在这里如同地狱的活着。

    “薄先生是一个聪明的商人,你应该知道,有我在你的手里,对付谭家,你永远都是赢家。”

    薄砚祁勾了一下唇,俊美的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容,“听起来确实是很有诱惑力,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把我送给谭亦城——”

    夜深。

    慕容箬南躺在床上,背后是柔软的触感,她闭着眼睛,一行泪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她12她跟妈妈还有妹妹被卖到了南洋,一个肮脏充满欲望的地方,妈妈死了,死在了那一张破旧的床上,她跟妹妹再也没有了庇护,她12,妹妹刚刚9岁,妈妈的身体还是温热的,就有人冲撞开了家门,企图想要侮辱她跟妹妹。

    在这种地方,没有人会同情。

    只有欲望跟贪婪。

    那些人看着她的目光赤裸裸的让人可怕,就像是最恶毒的猛兽。

    她想要跑。

    带着妹妹跑。

    离开这里。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谭家所赐。

    谭亦城,那个亲手把她从绝望里面救出来的男人,却是把她们一家推进地狱深渊里面的人。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 微信号ysg162

    ——

    拍卖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凌晨。

    顾南汐被戴上了墨镜被人扶着走出去,她打着哈欠做进车里,她打着瞌睡,闭上了眼睛,脑袋轻轻的啄着。

    顾珏扶住了她的头,顾南汐倒在他的肩膀上。

    “薄先生”

    顾珏看着她,听着女人淡淡的呢喃。

    “对不起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看着顾南汐,眸色微凌,伸手扶住了她,换了一只手臂,让她枕的舒服一点,对正在开车的温夺说道,“开慢一点。”

    “是。”

    第二日上午。

    顾南汐边跟随着顾珏上了飞机,没有一丝的停留,大约6个多小时就能到云城。

    顾家的私人飞机,顾南汐躺在床上小息了一会儿,坐起身,她抬手揉着眼睛,“大哥,我是不是说梦话了呀。”

    顾珏正在看着报纸,“嗯,说了。”

    “我说了什么?”

    顾南汐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薄砚祁。”

    顾南汐皱眉,“大哥,你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怎么可能呢?”

    “你昨晚上跟刚刚,都是在说着他。”顾珏从报纸中抬起头,平静道,“你说,你骗了他,让他原谅你。”

    “我怎么会梦见他呢。”顾南汐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哥,我真的,这么说的吗?”

    “嗯。”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