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映初瘫坐在地上,“不是我,不是我要杀你,是纪露露说要杀你的,是她说的,是她说怕你会泄露出去,这些都不是我做的。”

    她仿佛是疯了一般,跪在地上,“你们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做的,那些女明星不是我算计的,安娜被杀了都是纪露露做的,是纪露露出言讽刺她她承受不住跳楼了就连上次下药诬陷冷思薇也是纪露露做的,都是纪露露,你们要找就去找纪露露,跟我没有关系啊。”

    人在死亡的恐惧面前,总是显得弱小无力。

    蒋映初疯疯癫癫的说了好多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冷夜摇了摇头,看着仿佛已经疯了的女人,从手下手中接过了手机,对那端恭敬的说道,“三爷,您看”

    那端,薄砚祁唇瓣紧紧抿着。

    眼底是滔天的愤怒。

    原来,下药把他跟蒋映初关在一起并且嫁祸给顾乔这件事情也是蒋映初跟她的经纪人做的,很好

    男人唇角无情的勾起来,“疯了就丢进疯人院里面,没有疯那就想办法让她疯掉至于那个纪露露”

    ——

    海城娱乐圈头条连着几天都是当红花旦蒋映初突然疯了的新闻,听说她被送进了疯人院里面大片媒体堵在了疯人院门口,有的混了进去,拍到了蒋映初因为病发面容枯槁被绑在床上发疯的图片。

    而纪露露,因为涉嫌杀害女星安娜,被关在了监狱里面,而几年前一名二线女星安娜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当时跟纪露露发生了口角,回家就跳楼自杀了,而现在看来,跟纪露露就最大的关系。

    甚至还有媒体扒出来,纪露露滥用职权,猥亵新人男星。

    这些娱乐新闻很快就成为了海城的茶余饭谈,但是很快,新的新文出来,就将以前的这些痕迹掩盖了。

    没有人在注意到这些。

    ——

    薄砚祁将顾乔的墓地迁到了海城的薄家墓园,自然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也知道了,两位老人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过,顾乔竟然会出车祸离开了。

    老夫人伤心了好几天。

    心情恢复了一点点之后就去了寺庙上香。

    薄砚祁一直都没有告诉顾星星,他是她的爸爸,他只是怕这个小女孩会不适应,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来。

    但是随着一天天时光的过去,顾星星的一天天的长大,原本用来哄骗小女孩顾乔是去了国外旅游的这个借口显然已经很拙劣,在时光面前不堪一击。

    亲情血缘的微妙关系也让已经慢慢成长的顾星星察觉到了。

    在顾星星六周岁的时候。

    薄砚祁带着她去薄家,准备了蛋糕,他跟薄老爷子喝了一点酒,晚上回去的时候,顾星星问他,“叔叔,你是不是我爸爸。”

    那一瞬间,薄砚祁怔住了。

    原本微醺的酒气也消散了。

    他看着小女孩稚嫩童真的颜,声音沙哑,“星星希望我是你爸爸吗?”

    顾星星点着头。

    六岁的小女孩其实懂得很少,只是一个需要家人呵护的孩子,但是从小她就没有爸爸,只有妈咪陪着自己,她很想有一个爸爸。

    她问过妈咪,妈咪说,爸爸很忙。

    就像是现在爸爸说妈咪很忙一样。

    小孩子的思想很天真,可是就是因为这一种天真,格外的脆弱敏感,她从小期盼着的爸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顾星星的眼底却没有了惊喜。

    她很喜欢薄叔叔,更希望薄叔叔能够当她的爸爸,可是这不代表,她得到了爸爸,却要每天置身于‘妈咪很忙,妈咪出国旅游’的一个谎言里面。

    自从这一天之后,顾星星变很少说话。

    有时候一天都不说话。

    每天乖乖的上学放学,对薄砚祁也格外的依赖,但是却没有了以前的哪一种感觉了。

    回到家就喜欢一个人在卧室里面。

    在学校里面也这个样子,从来不会跟其他同学说话。

    医生说,这叫

    自闭症。

    对于此,薄砚祁照了无数种办法,顾星星依然是这样,她没有喊过他爸爸,甚至也没有再喊他

    叔叔。

    薄老先生跟薄老夫人因此两个人焦心了好几天,薄老夫人天天去寺庙上香,差点病倒。

    顾星星六岁半那年,发烧生了病。

    薄砚祁当时在美国,焦急的连夜赶回来,顾星星躺在病床上输液,薄砚祁走过去,伸手摸着女孩苍白的小脸,“星星。”

    小女孩被高烧烧的意识迷迷糊糊的,浑身难受,哭着,“爸爸妈咪呢”

    “爸爸,妈咪是不是不要星星了”

    这是顾星星位数不多主动的开口。

    更是第一次喊着他爸爸。

    男人当即眼眶有些红,“星星,是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没有留住你妈咪。”

    “爸爸,星星想要妈咪”

    第二天顾星星烧退了之后,薄砚祁去了墓地,每天都有人专门来这里打扫,墓碑上面一丝的尘埃都没有。

    他坐在墓碑前的一块台阶上,“顾乔,一年半了,你不要着急,我答应你,等到看到星星结婚了,我就去陪你,你可是答应过我的,答应了我的事情,就不能反悔了。”

    一直到暮色夕阳,将男人颀长瘦削的身影拉得很长,寂寥的长。

    时光匆匆的过去。

    转眼间,又是半年过去了。

    晚上,美国,纽约。

    今晚上顾家在塞度庄园举办商业酒会。

    多国知名企业家,商界才子都出席。

    宴厅里面,衣香鬓影。

    一只素白的手指,端着香槟,轻轻的喝了一小口,身侧一个男人端了过来,嗓音带着宠溺的味道,“南汐,不准喝酒。”

    顾南汐笑容甜蜜,扬起白皙精致的脸,她伸手挽住了身侧男人的手臂,感觉到无数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低低的说道,“lee,我就喝一点点。”

    “一点点都不可以。”

    顾南汐抿着唇,“好吧。”过了一会儿,女人又说道,“lee,这里好吵啊。”

    她一向是不怎么喜欢热闹的地方。

    她想来喜欢安静。

    身侧的男人说道,“我们去后花园吧,那里比较安静。”

    “好。”

    顾南汐跟着那个叫做lee年轻俊美的男子往走廊的方向走,与此同时。

    宴厅的门打开,人群中传来女人兴奋的尖叫声。

    能让这些异国千金不顾从小到大的礼仪素养兴奋尖叫的只有一个男人,华国第一世家薄家,最著名的企业家薄砚祁。

    助理推着顾珏走过去,男人温和的脸上带着笑容,“薄总,好久不见。”

    薄砚祁淡淡的笑,“许久不见,顾总。”

    顾珏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薄砚祁的身上,递上了一杯香槟,“薄总,请。”

    薄砚祁接过香槟,淡淡的液体衬的男人手指白皙,他捏住了玻璃杯,微微仰起头的时候猛然看见了一楼走廊一抹熟悉的身影闪过,让他寂静了两年的心突然再次复苏,但是这一抹很快就消失,仿佛是一场错觉。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