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砚祁站在窗前,抬手揉着眉心,冷峻深邃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疲惫,他微微的眯起眸,有些意外,溱湖的项目,落在历家了。

    不过也仅仅是意外而已。

    男人唇角冷漠的淡淡勾起来,“我知道了。”

    “叔叔——”

    背后传来小女孩细细嫩嫩的声音,“叔叔,这个耳钉是妈咪的吗?”

    薄砚祁转过身,他站在靠窗的位置,窗外淡漠的夜色将男人的轮廓线条衬的凛冽起来,他看着小女孩白皙的手上放着的一杯耳钉。

    几步走过去。

    顾星星说道,“我在妈咪的抽屉里面也见过。”

    “你刚刚说什么?”薄砚祁有些恍惚,重重的眯了眯眼睛,他弯下腰,看着顾星星,从她的手心里美拿起来这一枚耳钉,“你说你在你妈咪抽屉里面见过另一只耳钉。”

    “对啊。”顾星星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在妈咪抽屉里面见过,她指着抽屉里面另外的一条链子,说道,“这条手链也是妈咪的,是外婆留给妈咪的。”

    薄砚祁只觉得的胸口重重的一击,眼前开始泛着黑,他起了身,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顾星星担心抓住了他的手臂,“叔叔,叔叔你没事吧叔叔。”

    这条手链,是他因为工作的事情去了荔城,那一晚上,他在车里碰了一个女人。

    他伸手摸了摸肩膀处的位置,这里,到现在还有一个齿痕,是哪个女人留下的,清晨清醒的时候,手里就有这一条手链,那个时候,他以为是对方不小心落下来了。

    竟然是她的!

    而这枚耳钉,这是——

    浑身的血液疯狂的流窜,薄砚祁紧紧的握住了双拳。

    耳边,顾星星见他咳嗽的厉害,不住的摇晃着他的手臂,“叔叔,叔叔你没事吧。”

    薄砚祁看着顾星星,男人喉咙紧绷,眼底暗的不透光,他紧紧的看着顾星星的脸,或许是这个小女孩太小了,想错了。

    又或许,这一枚朴素款式简单的耳钉,各种饰品店里面都有,很大众的款式,但是此刻,他内心汹涌着。

    “星星。”

    “叔叔。”

    薄砚祁抱住了她,“星星,你能不能告诉叔叔,为什么觉得这一枚耳钉是你妈咪的,你要知道,这种耳钉的款式很大众,很多人都有。”

    顾星星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像是妈咪的,妈咪就有这样的耳钉,肯定是妈咪的呀。”

    女孩的思想很简单。

    男人笑了一下,有些失落,“星星,不早了,去休息吧。”

    薄砚祁靠在大班椅上,他仔细的看着这一枚耳钉,这是五年前,这明明是五年前那一晚上,蒋映初留下来的?

    可是,此刻,像是一只手攥住了他的心脏,喘不上气来。

    他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希望,可是荒唐而可笑,如果顾星星自己的女儿

    ——

    第二天,他将自己跟顾星星的头发送给向衡,让他拿去鉴定,等待的两天时间,他觉得漫长如年,一直到向衡把鉴定的结果拿给了他。

    薄砚祁看着紧紧封住的牛皮纸袋。

    突然没有了力气去拆开,因为心底有巨大的希望,他怕怕得来的是巨大的失望。

    下巴的线条淡漠的紧绷着,男人伸手将牛皮纸袋打开,看着上面的报告,整个人浑身一震。

    即使当他心底做了准备,或许,或许这个孩子会是自己的,可是当他真正的看到鉴定报告上显示‘经dna比对,二人确定父女关系’的时候,他的手指不住的颤抖。

    薄砚祁狠狠的咬着牙,手指紧紧的攥住了这份报告,念着那个女人的名字,“顾乔!”

    男人双目是可怖的通红。

    骗子,顾乔,你究竟骗了我多少事情。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