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来看着你成天住在这里吗?”宋清越看了一眼唐璟玉,唐璟玉立刻摆手说道,“你也知道,我可是拦不住三哥的。”

    他指着自己的腿,龇牙咧嘴的,“被三哥踹了一脚,现在还疼呢。”

    “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至于天天窝在这里喝酒吗?跟我回去。”

    “清越”薄砚祁抬了一下眼眸,斑驳迷离的光线衬的男人五官锋利性感,“要是乔榕走了,你能有这个觉醒就好了,我到时候肯定也这么跑过去来劝你。”

    宋清越抿着唇,“可是,我不会给她逃走的机会。”

    他的声音很沉,“喜欢的东西就牢牢地攥在手里,就算是指尖的沙,我也不会让其流淌。”

    唐璟玉说道,“算了,越哥,你让三哥喝吧,喝醉了让他睡一会儿,他在这样子,身体怎么撑的住。”

    宋清越让司机开车把薄砚祁送回去,他看了一眼手机,要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事务所压了一堆的事情。

    薄砚祁已经醉了,半靠半躺的在椅背上,阖着眸,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司机扶着他走下来,推开别墅的门走进去。

    薄砚祁目光迷离,他推开了司机,步伐踉跄的往楼梯上面走,伸手解开了衣扣。

    司机正准备离开的。

    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急忙赶过去,看见薄砚祁躺在二口楼梯口,司机摇了摇头快速的把男人扶起了,扶到了卧室里面。

    ——

    薄砚祁第二天上午醒过来,头疼的厉害,仿佛要炸掉了一般,坐起身,男人洗了一个澡,舒缓了一身的疲惫感。

    卧室里面空荡荡的,他身侧的位置也是空的。

    只要他清醒着,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他像是毒入膏肓了一般。

    顾乔,你到底在哪。

    上午,薄砚祁去了公司,半个月没有管理,积压了一堆的事情,连着开了两个会议。

    刚刚走出会议室,手机就响了。

    薄砚祁看着上面是一则陌生的手机号。

    他接通,那端传来一个女人的嗓音,“薄先生,我是李静月,顾小姐有话让我带给你,你能来一趟荔城吗?”

    薄砚祁瞳仁紧缩,立刻拿过西装大步离开了公司。

    往荔城的飞机上午已经错过了,还有一班就晚上的,他为了快一点,直接动用了薄家的私人飞机,用最快的速度,一个小时后之后落地荔城。

    还是上一次的那一家公寓里面。

    李静月开了门,让他进来。

    而薄砚祁的目光,自从一进门,就落在了李静月身边的那个小女孩身上,而顾星星显然也是记得他的,小声喊了一声,“叔叔。”

    薄砚祁蹲下身,看着小女孩的脸,慢慢的伸手,想要摸一下小女孩的脸,顾星星往后躲了一下,想了想,又往前走了一步,脸颊贴在男人伸在空中的掌心里面,期待的看着她,“叔叔,姨姨说,你会带我找到妈咪的对吗?”

    “你的妈咪?”

    小女孩点着头。

    薄砚祁看着李静月,“顾乔呢,那个女人她在哪?”

    李静月红了眼眶,她抱着顾星星走到了卧室,“星星,等会儿哥哥要回来了,他说了要检查你画画,你还没画完呢。”

    顾星星看着薄砚祁,“我要叔叔。”

    李静月说道,“叔叔不会走的,星星乖,先去画画。”

    顾星星看着薄砚祁,这才点着头去卧室。

    李静月也跟着走到了卧室里面,再次的出来,关上了门,将一条链子递给了薄砚祁。

    薄砚祁接过来这一条链子,被烧的焦黑,依稀能看出粉钻的光芒,他一震,手指有些颤抖。

    仿佛手链上还带着火焰的余温一般。

    他听着自己声音沙哑到仿佛不能出声了一般,“我问你顾乔人呢?”他几乎是嘶吼出来,“她人呢?”

    “顾小姐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李静月声音哽咽,“她这么善良的人,没有能救回来,这条脚链,是留下来的。”

    薄砚祁胸腔狠狠的一震,仿佛有血腥的气息,险些站不稳,“你跟那个女人联手来骗我对不对?这条脚链材质特殊,剪刀都剪不断,根本不会断,你以为用这种小把戏就能骗的了我吗?”

    李静月摇了摇头,“这是在殡仪馆焚化的时候留下的链子,薄先生,顾小姐临走之前,托护士告诉我,拜托我把星星交给你照顾。”

    “呵——”薄砚祁紧紧的抓住这一条烧焦的链子,眸光深如渊,喉骨紧绷吗,“我才不会替那个骗子照顾她的女儿,一定是你们联手在骗我,她是不是不想见我所以才让找你说出这样的借口才骗我!”

    李静月面色苍白,眼底带着痛苦,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顾小姐还高兴说要回来了,星星还在等着她,没有想到,医院打她的电话传来的是这样噩耗。

    过了一会儿,陈小风回来了,看见客厅里面有陌生的来人,停顿了一秒,然后走进了卧室里面陪着顾星星,李静月对面容冷漠气息摄人的男人说道,“薄先生,你跟我来。”

    ——

    荔城这几天天气一直不怎么好。

    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不下雨的时候也是阴天,鲜少有晴天。

    天色阴沉,一辆车子停在墓园门口,李静月下了车,往前走着,走上台阶走过一幢幢墓碑,最后停在一幢墓碑前。

    薄砚祁步伐沉重的跟在身后,当他看到墓碑上女子带着微微浅笑的照片上,冰山一样的脸上骤然裂开。

    李静月沉痛的开口,“当时我赶到医院里面的时候,顾小姐已经不行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海城一年的时间,她这么舍不得女儿,还是去了海城,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星星一直在等她,我就骗星星,说顾小姐跟你在一起。”

    “我赶到了医院,护士告诉我说,顾小姐临死之前,让她告诉我,把星星交给一位薄先生。”

    薄砚祁站在墓碑前,久久沉默,过了很久,他才出声,“我想单独跟她待一会儿。”

    李静月离开了。

    薄砚祁缓缓的伸手,指尖颤抖,摩挲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容温浅,他的指尖碰触到冰凉的温度。

    他快速的收回了手,想要离开,但是脚下仿佛生了根一样,就这么站在墓碑前,一直到天色黑了。

    他也没有离开。

    下着小雨,雨丝打湿了男人的黑发,水珠顺着他坚毅的脸颊流淌下来,他的脸上没有过分悲痛的情绪,但是只有薄砚祁他自己知道,胸膛里面有一把刀,疯狂的凌迟着他。

    夜色深了,男人的身影仿佛跟夜色融合在了一起,他凝视着墓碑,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绒盒,里面躺着一枚璀璨流光的戒钻戒。

    他说,“顾乔,我们结婚吧。”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