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拐角处——

    “薄先生”

    安纯提着裙摆,走过来,“薄先生,你是在找薄太太吗?”

    她咬着唇,“我”

    男人眸光骤然一眯,冷冷的盯着她,“你看见她了?”

    “是”安纯被下了一条,伸手捂住胸口,依然痴迷爱恋的看着薄砚祁,“我跟薄太太聊了一会儿,她说要去洗手间,但是一直都没有回来。”

    监控室——

    画面上显示有两个女子扶着顾乔走出了洗手间,一直走到楼梯下了楼,身影消失不见了。

    男人的脸色沉下来,他冷笑的看着身后的东方羽,“东方小姐,不准备给薄某人一个说法吗?我太太被你这两个妹妹带着去哪了。”

    东方羽立刻拿出手机,脸上带着薄怒的绯色,“让西子跟允棠过来!”

    这两个人,竟然敢公然在她的宴会上搞出来这种事情。

    她挂断了电话,盈盈的看着薄砚祁,“祁,可能西子跟允棠只是跟薄太太开个玩笑而已,薄太太应该是醉了酒,西子跟允棠带着她去休息。”

    男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眸光一缩,历声询问,“地下一楼都有哪些地方。”

    看守监控的员工说道,“有酒库,还有冷藏食品的冰库跟仓库什么的”

    薄砚祁抿着唇,听到冰库两个字的时候眸光明显的重了一下,东方羽咬着牙,似乎想要解释,“祁”

    “呵——”男人的唇角带着冷冷的弧度,眸光淡漠的看着东方羽,嗓音徐徐浸染着薄凉,“我建议东方小姐还是庆幸我太太没事,若是有一丝一毫的损伤,东方小姐,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说完,他推开门大步走出去。

    东方羽的脸色变了,她手指紧紧的蜷缩,东方西子跟东方允棠都是她家族里面的妹妹。

    虽然血缘关系不浓郁,但是到底也是东方家的人。

    ——

    “冷思薇,冷思薇——”

    恍惚间。

    有人喊着一个名字。

    这个让她陌生而熟悉的名字。

    顾乔只觉得眼皮很沉,怎么也睁不开了,她好困,整个人累极了,到底是谁在喊她呀

    好像有什么温暖包围着她。

    顾乔慢慢的睁开眼睛,模糊的看见了男人的脸,这是做梦吗?若不是梦,她怎么会见到了薄砚祁。

    怎么还会再他的脸上看到担忧的痕迹来。

    双眼沉重,她慢慢的闭了闭眼睛。

    薄砚祁脱下了西装盖在她的身上,抱着她大步往外走,看见女人要闭上的双眼,急声,“冷思薇!你睁开眼睛。”

    看见怀中女人又慢慢的睁开眼睛,他心底微微的松了一下,脸上也没有这么的严肃,“看着我,不要睡。”

    顾乔清醒了几分,意识依然迷糊,她笑了一下,有些喃喃语道,“我还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了”

    男人脚步一顿,他看着女人苍白如花的笑颜,那一秒,胸腔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快速不受控制的生长——

    薄砚祁看着她,眸光深而凝,语调缓和,“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好困啊我真的好困,你不要凶我,我想睡一会儿”女人柔软无力的嗓音渐渐的小了下去。

    薄砚祁迈着长腿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低头看着她困极了娇憨虚弱的样子,他说,“好,但是我叫醒你的时候,你记得要醒来,要不然,我会生气,会惩罚你的。”

    她乖巧的蹭了一下他的胸口,合上了双眼。

    薄砚祁脸色沉了下来,双手抱紧了她,迎面东方羽几个人走过来,“祁,我叫了医生来,在休息室等着,薄太太不会有事的。”

    跟在东方羽身后,还有两个年轻的女子,赫然就是东方西子跟东方允棠,瑟瑟发抖的跟在东方羽身后,低着头。

    薄砚祁看了一眼,冷冷的收回视线。

    ——

    休息室。

    薄砚祁将顾乔放在床上,立刻医生走过来坚持一番,休息室里面的压力太过于强大,医生额头起了一层汗,然后对薄砚祁说道,“薄先生,薄太太受了寒气,庆幸没有在冷库待太长的时间,还没有醒,我开点药输液。”

    男人‘嗯’了一声,目光从女人苍白虚弱的脸上移开,他看向东方羽身后的两个女子,英俊的脸上阴沉一片,“东方小姐,你是不是该给薄某人一个说法?”

    身后,东方西子跟东方允棠纷纷的看着东方羽,他们两个人也没有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不过只是想给这个女人一个教训而已。

    谁知道

    东方西子抬起头来,目光迎上了薄砚祁冰冷的眼眸,颤了一下,这双眼睛冷的让她害怕,她这才慌了,求救的看向东方羽。

    东方羽的脸上带着淡淡礼貌而属于世家千金高贵的笑容,她走到薄砚祁身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输液的女人,对医生说道,“密斯罗,你一路赶过来,想必也累了,先去另一个休息室休息一会儿,稍后过来留意薄太太的情况。”

    “是,东方小姐。”医生早就察觉出来这里气息不寻常,气压沉重,听到东方羽让他离开,立刻松了一口气的走出去。

    东方羽看着他,“祁,这件事情,我很抱歉,幸好薄太太有事,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好。

    “西子跟允棠我会好好管教,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东方羽长相明艳漂亮,一身长裙端庄清丽,一番话温柔款款,东方羽觉得,本身东方家跟薄家就因为东方萤之死的事情有些僵硬,两家都是商业大家,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再说了,刚刚医生说了,冷思薇也没有事情。

    她不认为,薄砚祁会揪着这么一件小事情不放,微微的侧过头对东方西子和东方允棠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立刻道歉。

    “薄先生,抱歉,我跟允棠只不过是想跟薄太太开个玩笑而已。”东方西子开口说道,“等到薄太太醒了,我们两个人一定会跟薄太太道歉,希望取得薄太太的原谅。”

    男人走到沙发前坐下,双腿交叠,他目光淡淡的睨了一眼东方西子,又看了看东方羽,薄唇带着一抹冷漠的弧度,不轻不缓的开口,“好啊,不如薄某也跟两位小姐开个玩笑吧。?”

    门外,两名年轻的保镖走进来,薄砚祁看了一眼手腕的表,面无表情,淡淡冰冷的开口,“把这两位小姐,扔进冰库里面,不到2个小时不准放出来。”

    东方羽的脸色很难看,连笑容也挂不住了,“祁——”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