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带走了?”秦川皱着眉,在这个地方,各方面势力多且混乱,想要找一个人,说麻烦也麻烦说容易其实也容易。

    “太太,我让我的手下已经派人去查了,如果查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

    呆在西雅图的这一段时间,都是顾乔来准备晚餐,在这儿呆了半个月左右,乔榕跟随着宋清越先回到了国内。

    邵雪跟楚韵打来了电话,问她在美国玩的怎么样。

    顾乔虽然是跟随着薄砚祁来美国,但是确实是跟度假一样,任何的事情都不用她去想,每天秦川都会带着她去各个地方,空余下来的是她去医院看望阮曼笙。

    这天上午,阮曼笙出院。

    顾乔买了一些水果去了历家。

    铁门开口,顾乔就走了进去,刚刚走进客厅就看见阮曼笙坐在沙发上,擦拭着顾时安的照片。

    顾乔心里一阵酸涩,放下手中的水果走过去,温声说道,“曼笙阿姨。”

    阮曼笙抬起头来,那一张脸虽然憔悴苍白但是依旧温婉秀美带着大家贵族小姐的高贵气质,一举一动都极具涵养,她看着顾乔,“来,坐。”

    “曼笙阿姨,我去给你洗一点水果。”

    阮曼笙今天刚刚出院,偌大的历家,空荡荡的,地面上有一层灰尘,有几天没有打扫过了,洗完水果,顾乔帮着阮曼笙将屋子打扫了一下。

    “思薇,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顾乔摇着头,“曼笙阿姨,你先坐一会儿,我很好就打扫好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历仲柏被人带走了,到底是什么带走了历仲柏,绑架?

    或者是历仲柏欠了高利贷?

    得罪了什么人?

    顾乔对于历仲柏并不怎么了解,所见的次数并不多,但是这是时安的爸爸,曼笙阿姨是时安的妈妈,她不能眼见着不管不问啊。

    可是,毫无头绪。

    据她了解,历仲柏是一位很成功的商人,难道是商业上得罪了什么人。

    一时间,思绪纷飞。

    顾乔来到院子里面,阮曼笙住院一周,她酷爱花草,院子里面种满了各种花束,一周没有打理,有的花朵都蔫了,顾乔拿着喷壶,喷了一点水。

    门铃声响起。

    顾乔走出花房,就看见雕花的黑色铁门外面,穿着黑色西装年轻英俊的男子站在外面,他也看见了她,似乎一怔,敲门的手弯曲在空中,缓缓的放下。

    顾乔几步走过去,打开门,“历少爷,你怎么来了。”

    历少衍看着女人秀致玲珑的脸,唇角带起一抹弧度,嗓音徐徐,“我来这里看望一下笙姨。”

    顾乔打开门,让历少衍进来,一边往屋子里面走一边说道,“我跟随我现在来这里有点事情,前几日我来看望曼笙阿姨,她心脏病突然,晕倒在了地上,我就把她送到医院里面,今天刚刚出院。”

    听着顾乔的每一句话,历少衍眉心的痕迹越发的深,他俊逸的脸庞微微的沉下来,点了点头,几步走进屋子里面,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拿着抹布擦拭茶几的女子,走过去,“身体不舒服,怎么也不及时给我说一声。”

    阮曼笙看着走进来的年轻男子,眼底有些激动,“少衍,你怎么来了。”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倒了一杯茶茶水来,神情喜悦,“你不用特意赶过来的,我没事。”

    年轻俊逸的男子唇瓣抿着,目光深深的看着阮曼笙,嗓音沉下来,“一定要有事,才跟我说吗?”

    阮曼笙轻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历叔是怎么回事,他被人带走了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都这么多天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你就不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

    历少衍伸手握住了阮曼笙的手,张了张嘴,眼底浮现出很明显的怒气,“如果当时不是这位小姐恰巧过来看你晕倒了,再等个几个我是不是就收到邻居家打来你已经在家病发离开的消息了!”

    “没有那么严重——”

    历少衍冷笑了一声逸出,“那到底在您心中,得怎么样才算是严重!”

    顾乔站在门口,听着历少衍跟阮曼笙的对话,似乎两人关系熟稔,她变没有进去,回到花房打理的花草。

    半个小时后之后,历少衍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打了几个电话,挂了电话来到花房里面。

    看着女人的背影。

    她很认真的在修剪花枝,眸光微微的垂,睫毛纤长浓密在眼帘下方落下淡淡的阴影。

    黑色的发丝伴随着她低头的动作,从肩膀垂落在白皙的脸颊旁边。

    黄昏时分的光线带着淡淡的温暖的颜色,透过花房透明的玻璃窗,落在她的身上,将女人的身影慢慢的拉长,温柔缱绻。

    顾乔不经意的转过头来,看见了站在花房门口的历少衍,她站起身,“历少爷。”

    历少衍笑了笑,目光如同窗外温暖的黄昏一样,落在顾乔的身上,“谢谢你。”

    “不用客气的,她是时安的妈妈,那也算是我的亲人吧。”顾乔闭了闭眼睛,响起时安那一张笑容灿烂的脸。

    “我送你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历少衍走过来,走到顾乔身边,嗅着女人身上淡淡的气息,深深的看着她,克制住自己想要抱住她的冲动,她还是,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善良温柔。

    目光落在女人脖颈间一条项链,六芒星,但是完全不是他送的那一条,手指骤然攥起来。

    “不用了,我先生的人在外面,他会送我回去的。”顾乔一边说着一边脱下手套还有围裙。

    历少衍想起来,在门口,站着一名黑色西装的保镖。

    薄砚祁的人。

    他目光微微的眯起来,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对了,你跟曼笙阿姨是”

    “她是我阿姨,历仲柏是我的亲叔叔。”历少衍开口说道,“历仲柏三十多年前就在美国跟随者历家长辈在这里打拼。”

    顾乔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对了,历先生,听说被人带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曼笙阿姨心脏不好,不能一个人在家里。”

    “我会把笙姨接到国内,这几日我留在这里。”

    ——

    顾乔回到酒店,拿出房卡刚刚推开门,空气里面嗅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她换了鞋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站在里面拿着刀正在切菜的男人,一怔。

    他竟然会做饭

    她几步走过去。

    “薄先生,我来吧。”

    男人只是道,“出去等着。”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