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想了几秒钟,并没有具体的说出喜欢什么衣服来,她的脑海种树闪过了薄砚刚刚给她买的各种衣服,各种包首饰,太多了,她一时间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条凉薄的线,盯着女人的脸看着,唇角嘲讽的勾起来,尽管薄砚祁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

    对于他送给她的东西。

    冷思薇,一点都不喜欢。

    没有那种小女人被老公带着去购物中心各种买买买的高兴激动,仿佛跟包厢里面那几个女生说的一样。

    因为

    “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会不刷呢?”

    “有钱都不刷,估计是不喜欢吧,有可能是送她这张卡的人她不喜欢,要是喜欢的话,怎么可能会不刷呢。”

    对,女人天生都喜欢这些东西的,没有不喜欢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送这些东西的人,她不喜欢。

    她不喜欢自己!

    这个认知,让薄砚祁唇角嘲讽的笑容不断的扩大,胸腔里面充斥着几乎是沸腾要冲出胸膛的情绪,烦躁,愤怒,他像是有些害怕什么一样,掐着女人的脖颈因为本身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的力道。

    顾乔呼吸微微的急促,她抱着男人的手臂,有些吃力的说,“薄先生,对不起,你送的我的东西我都很喜欢,很多我都很喜欢,我只是刚刚在想,你不要生气

    顾乔真的很喜欢

    虽然很多衣服不是她常穿的款式,可是这些都是薄砚祁送的,她喜欢他,不论是她怎么克制,还是改变不了,眼前这个眉眼明显有些阴鸷下来的男人。

    是那位好心的先生。

    是她的救赎。

    是她眼前的万丈光芒。

    是星星的爸爸

    他突然带着她来这里,给她买了各种衣服包包,顾乔很开心,很短暂的开心,因为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属于她。

    薄砚祁看着女人微微红的眼眶,松开了手,然后转身,大步往前走。

    顾乔在后面追着,“薄先生,薄先生你等等我。”

    她追上了步梯。

    有些焦急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下一秒,被薄砚祁给甩开了,他心底有一种很沉很难受的情绪,说不上来是太生气了还是太难受了,很不舒服,第一次感觉有这么不舒服。

    第一次感觉原来心里竟然会有这种情绪。

    这个女人,喜欢别的男人送的一条廉价的项链,却不喜欢自己送的这些东西,他送了比那条项链贵白倍千倍的东西,她都没有高兴的情绪。

    他薄砚祁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过这么上心过!仿佛一颗心捧出来被狠狠的在脚下碾压。

    不知好歹的女人!

    胸腔挤满了火,他挥开了她。

    下了电梯。

    薄砚祁迈着长腿,步伐很快,大步走出去,顾乔被甩在了后面,她看着男人的身影淹没在眼前的人海里面。

    “薄先生”顾乔追上去,走到门口,她又重新回到了一楼做了电梯。跑到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位置前那一辆车已经不见了。

    薄砚祁走了。

    她站在原地,手指蜷缩着,她喜欢,她真的很喜欢他送的东西

    可是,这些东西都不属于她,她又要用什么身份来说喜欢呢?

    连这个名字都不是自己的。

    这个身份也不是自己的。

    她脱离了冷思薇这个身份,对于薄砚祁来说,就是普普通通的陌生人。

    明明快了,她要离开这里了

    顾乔慢慢的蹲下身,双手环抱住自己,将脸埋在膝上。

    ——

    车子飞速的在路上行驶着——

    周围的景物疾驰从视线里面掠过,从霓虹绚丽的市中心到绿树环绕的郊区,男人踩下刹车。

    他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

    车子发出了鸣笛的声音——

    下一秒,薄砚祁靠在椅背上,抬手揉着疼痛不止的太阳穴,压下去眼底的暗色。

    十几分钟之后,他拿出手机,嗓音暗哑的吩咐了一句,“去景和看看,看看那个女人在不在,把她送回去。”

    ——

    顾乔是被向衡送回去的,下了车,“向先生,谢谢你,这么晚了,麻烦你。”

    “不用谢,是先生让我来的。”

    顾乔咬着唇,“他呢?”

    “我也不知道,先生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景和接太太您。”

    顾乔来到了书房里面,她打开灯,走到书桌前,打开最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绒盒。

    打开。

    里面躺着的一枚朴素的耳钉。

    那是她的,是她最初留下来的

    那一夜,她将30万的卡放在床头的抽屉里面,指尖捏着耳钉,这或许是命吧

    让他把蒋映初错认成了自己。

    薄砚祁,如果如果我告诉你,四年前的那一晚上,跟你在一起的是是我

    泪水突然沿着眼眶滚落下了。

    薄砚祁,四年前跟你在一起的是我

    ——

    周六,薄氏。

    薄砚祁看着手机,已经一周过去了,他没有去过银枫别墅,那个女人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打过来。

    就连周五去薄家用餐,他没有回去,那个女人都没有打电话过来问问。

    这个女人心里果然没有自己、

    既然知道他生气了,就不知道主动给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吗?

    就不知道说两句软话吗?

    哄他一下?

    薄砚祁一怔,片刻失笑,他竟然心里下意识的想要这个女人哄自己两句,真的是有病,他这发的什么疯?

    竟然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拿起听筒,拨通了内线,“跟各部门说一声,下午3点开会。”

    正在开会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薄砚祁迅速的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眼底闪过一秒钟的失落感,很短暂,几乎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看到不是‘冷思薇’的来电显示,会有失落感。

    他将手机扔给了向衡。

    向衡走出去接着电话,“喂,蒋小姐。”

    开完了会,薄砚祁来到办公室,几名部门经理也走进来,十几分钟之后,一名30来岁的女经理哭着走出来,又过了一分钟,其他几名经理走出来。

    都是面色难看,显然都是被训斥了一顿。

    席秘书走进总裁办公室,就看见地面上洒落着文件,就连原本办公桌上的水杯,都碎成了碎片,显然是薄总刚刚生气了。

    她快速的收拾好。

    向衡走进来,对席秘书点了一下头,然后对薄砚祁说道,“先生,蒋小姐打电话来,说晚上约先生一起用餐。”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