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声。

    薄砚祁并没有等到张妈去把备用钥匙找来,脱了西装步伐稳定的走下楼梯,走出屋子,身形敏捷的翻上了二楼,推开了窗户,双臂撑着窗台,利落的跃进去。

    手臂上传来的痛楚,他直接忽视了,目光在漆黑的夜色里面淡淡的逡巡,一步步的往里面走,落在靠在床脚不住颤抖的女人身上。

    薄砚祁迈着长腿走过去,弯腰,将她抱起来,顾乔下意识的挣扎,她似乎是陷入巨大的恐惧里面。

    但是鼻端清晰萦绕着熟悉的气息让她短暂的惊讶。

    “薄先生”她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嗯。”一个简单冷漠的音节,顿了两秒,他说,“睡吧”

    音调依旧的冷漠。

    顾乔闭上眼睛,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卸下了一身的恐惧,他将她放在床上,因为一只手抱着她,所以将她放下的时候他整个人也半侧在柔软的床上。

    他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眉心,似乎有些困倦。

    女人身上的香气还有柔软的身体,左右着他的感官,让他有喜欢又厌恶。

    偏偏这个女人,把他的底线践踏了一个遍。

    他承认,他很迷恋这一具身体。

    在对于冷思薇的欲望上,他需要花很多功夫来克制自己,以前的时候,他并不是重欲的人,蒋映初在自己身边,他也没有碰过,他几乎认为自己是清心寡欲了,但是当他碰过冷思薇的时候才知道。

    并不。

    并不是。

    尝过她的滋味。

    他就不想克制了。

    以前是讨厌,用她发泄自己的欲望,现在依然是讨厌,但是也有迷恋,不受控制的迷恋。

    怀中温软的女人,让他意乱情迷。

    他抱着顾乔的腰,将脸埋在女人的脖颈,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手指骨节不断的用力,似乎是弄疼了,女人轻轻的婴宁了一声,男人松开了手。

    ——

    第二天。

    顾乔醒来的时候男人在穿衣服,她愣了一秒才下了床,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因为刚刚睡醒有些凌乱,但是好好的穿在自己的身上,没有过分的凌乱。

    男人动作斯文优雅的扣着西装的扣着,“我听张妈说,你不肯吃饭?”

    “没有。”顾乔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其实她感觉到了,说话的时候嗓子有些疼。

    就在他让她用嘴

    想到这个男人的长度还有当时的情景,顾乔的眼底闪过恐惧,应该是那个时候,弄伤了嗓子。

    男人的目光落在茶几上已经凉了的饭菜上,薄唇轻启,“那就下楼去吃饭。”

    顾乔点头。

    她没有想到,这一个清晨他并没有生气。

    似乎,诡异宁静的和平。

    顾乔原本以为,他会发怒的,虽然清晨醒来,她看着薄砚祁在卧室里面的时候,更多的震惊。

    昨晚上,停电了。

    她记得清楚。

    她陷入了一场噩梦般的恐惧里面,只有顾乔自己知道,她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妈妈跟时安喊着自己的名字,她怎么也走不出来,一扁扁的沉沦其中,她幼年时被绑架过,年幼的她在船上漂泊亲眼目睹了绑匪撕票,杀了那个跟她一起相互取暖的男孩。

    那个男孩昨天晚上还把食物让她了他。

    就这么血肉分离的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她被救回来之后,连着发了一周的高烧坐着噩梦。

    昨晚上,她又梦见了。

    她还梦见了时安。

    梦见了妈妈。

    时安没有说话,就是这么看着她,她想要冲过去抱住他,时安消失了。

    还有一个小男孩,抱着她的腿,问她,“妈妈,你为什么不要闪闪。”

    闪闪,那是她为腹中的流逝的那个孩子起的名字。

    星星闪闪。

    可是后来,她嗅到了熟悉的气息,还有一个让人安稳的嗓音,“睡吧”

    她被温暖的怀抱抱着。

    ——

    张妈盛了两碗粥放在薄砚祁跟顾乔的旁边,顾乔右手掌心被划破了,白纱包着,只能用左手捏着勺子。

    餐厅里面,静默无言。

    顾乔吃的不多。

    薄砚祁吃的也不多,喝了一杯豆浆之后,男人站起身,一言未发,上了楼,两分钟之后,他从楼上下来,一身工整昂贵的黑色西装,迈着长腿往门口走去。

    顾乔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跟过去。

    “薄先生”

    薄砚祁站在门口,步伐停住,他没有转身,顾乔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他站在门口,身影逆着熹微的晨光,她低低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

    两天了。

    她也清醒了。

    她没有什么资格去怪这个男人。

    对于薄砚祁,对于这个男人,她心底的感激跟爱,永远要比恨多的更多

    薄砚祁眸光微微的暗,听着身后女人浅浅沙哑的嗓音,神情一瞬间的恍惚,也只是一秒钟,他依旧没有转身,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大步往前走。

    开车走了。

    顾乔看着那辆车子消失在了视线里,几乎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的嗓音,“谢谢你。”

    谢谢你,把我从沉沦的噩梦中解救出来。

    谢谢你,曾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过我

    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人,不论做过什么事情,你都没有办法完完整整的去恨他。

    薄砚祁之于顾乔,如此。

    ——

    生活似乎恢复了往常的一样。

    只是薄砚祁晚上的时候很少再回银枫别墅了,但是每当深夜,顾乔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背后依然有一阵温暖,让她依靠。

    很快,要过年了。

    天气依旧的严寒。

    薄老夫人提出来让顾乔跟薄砚祁一起去冷家看看。

    顾乔点了点头。

    虽然她早就断绝了跟冷家的关系,但是现在名义上自己的冷思薇,于情于理,作为冷家的大小姐,她应该去冷家看看的。

    周日的那天。

    她下午5点来到了冷家,冷振谦看了看她身后,皱着眉,“薄三少没有来吗?”

    顾乔淡淡的勾唇,“他要是没有来,你还能把我赶出去吗?”

    陈君梅穿着一身高档的冬款旗袍,从楼梯上走下来,“你还真把自己当做冷家的大小姐了,就用这种态度跟你爸爸说话。”

    “是还不是冷家的大小姐,难道你不清楚吗?”顾乔坐在沙发上,如果不是非来不可,她比任何人都不想来这里,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恶心。

    当初陈君梅是怎么把妈妈跟自己赶出这里的,她年纪虽然小,但是并不代表,她没有记忆。

    陈君梅咬着牙,怨毒的看着顾乔,等到思薇回来了,要这个小贱人好看的,薄家少奶奶的位置,也是思薇的。

    佣人来给顾乔上了一杯茶水。

    陈君梅走过来,伸手打翻,“喝什么喝,不知道的还真把自己当做薄家少奶奶了,谁不知道啊,人家薄三少根本就不喜欢你,要不是因为我们家思薇,你能嫁给薄家这样高贵的人家吗?”

    冷振谦皱了皱眉,“行了,别吵了。”

    “哦,薄先生不喜欢我,你看起来很高兴啊,对啊,他不喜欢我,所以也麻烦你们两位,少从我身上打主意,要钱我没有,你们可以亲自去找他要。”

    顾乔清楚的狠,冷振谦跟陈君梅就像是一对吸血的蛀虫,无数次的威胁自己,就为了让她管薄家要钱。

    冷振谦这次确实想要找顾乔问薄家借点钱来周转一下,当下被顾乔冷冷的堵住了。

    陈君梅哼了一声,“果然是没有用,跟你那个下贱的妈妈一样没有用。”

    顾乔嗓音冰冷,“我说过,不允许侮辱我妈妈。”她站起身,“骂别人下贱的时候,先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她一秒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正想走,突然一阵风挂过脸颊。

    顾乔的脸火辣辣的疼,侧到一边,原本黑色柔顺披在肩膀上的发丝微微凌乱,唇角尝到了一丝丝铁锈腥甜的味道。

    冷振谦看着陈君梅,“你这是做什么!”

    “怎么,我打那个贱人的女儿,你生气了?”陈君梅声音尖锐起来,“你也不看看,要不是我陈家帮了你,冷氏能有现在的发展吗?我这么多年为了冷氏付出了多少,你为了一个贱人的女人责怪我?”

    冷振谦面上有些搁不住了。

    这个时候,响起佣人的声音,“先生,夫人,薄先生来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