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砚祁的生日是在周三。

    顾乔去了一趟薄家,陪着薄老太太喝了下午茶,临近下午4点的时候,薄老太太说眼皮一直跳,要去寺里上香。

    顾乔陪着薄老太太一起。

    回到银枫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半多了,张妈做了晚餐,顾乔吃了几口,想起后天是薄砚祁的生日,她是不是要准备什么。

    可是,她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像他这样的男人,想要给他送礼物的人应该很多,看遍了各种奢侈华丽的东西,而且,她送的,他也不一定喜欢。

    虽然这几天他有点反常,晚上的时候经常回来,拉着她就倒在了床上,折腾她几下,好像对欢爱这种事情上了瘾一样。

    每次他都喜欢亲吻她的脖颈,锁骨,极致的时候迷离沙哑的说什么喜欢她的身体,顾乔每次都被弄得不舒服,想要抗拒又抗拒不了,挣扎这点力气对于男人来说,就跟猫爪一样,起不来任何的作用。

    不论从那里一方面,她都没有抗拒的余地。

    明明不喜欢自己,却要跟自己做这种欢爱的事情,激烈缠吻。

    快了

    还有80天来天,他们就要离婚了

    每当时间一天天的推进,顾乔都会害怕。

    她怕自己会更加深的喜欢着他。

    她怕在他们离婚之后的下一秒就收到了他要娶蒋映初的消息,她也是人,她做不到美好的祝福他们。

    但是顾乔不敢奢想。

    晚上顾乔洗了一个澡,看了一会儿书躺下,她睡不着,打开手机,看着微信,猛然从下面的消息里面反倒了一条消息。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乔榕。”

    乔榕,顾乔有一点点的印象,好像在跟薄砚祁他们一起在包厢里面的时候见过,当时那一晚上,她得知了时安的死讯,所以并没有留意到这个女孩。

    乔榕加了自己好友,发了这么一条消息,顾乔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在一个多月之前了,自己都忘了回复了。

    她立刻编辑,“不好意思,我忘了回复你。”

    这个点,顾乔觉得对方已经睡了。

    没有想到,过了两秒。

    那端回复,“我能约你出来聊聊天吗?”

    “好啊。”顾乔虽然跟这个叫做乔榕的女子不熟,但是既然对方主动邀约,自己好像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了,“什么时间,你定就好了。”

    “明天吧,明天我订好了地址,发给你。”

    “好。”

    顾乔将手机放在枕头下面,闭上眼睛,她有了一点困意,但是并没有立刻睡着。

    ——

    高级病房里面消毒水的味道很淡。

    一身寒意的男人走过来抱住了乔榕,女人吓了一跳,手里握着的手机掉了下来,落在被子上。

    “在看什么呢。”宋清越啄了一下乔榕的腮。

    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机上,微信界面还没有退,正在跟‘冷思薇’聊着天。

    修长的手指将手机拿起来,宋清越看了一眼,“你跟这个薄太太,怎么认识的。”

    乔榕娇艳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冷嘲,“我跟她为什么不能认识?”

    “出去玩玩也挺好的。”宋清越抱住了她,伸手摩挲着女人手腕上的伤痕,轻而丝毫不克制欲望的吻落在她发丝脸颊上,一边往下吻一边模糊沙哑的开口,“明天想去哪,我让人送你。”

    年轻美丽的女人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病床上,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被男人解开了扣子,她睫毛卷翘,颤了一下,无可挑剔的五官透着一抹淡淡的冷意,“监视我吗?”

    “随便你怎么想。”宋清越的动作并没有停,男人压在了她瘦弱的身上,并没用力,单手撑在她身侧,吻着她的唇,勾着她的舌头冷漠激烈疯狂的缠吻。

    身下娇美的女人眼底闪过浓浓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侧过头,男人的吻落在她的腮上。

    乔榕用手擦着唇,忽的她笑了一下,“今天你未婚妻来了,她身上的茶是我泼的,她应该跟你告状了吧。”

    “是吗。”宋清越笑了笑,唇角弧度温柔,眼底的冰冷被情欲吞噬的如火如焰,他吻着女人的腹部慢慢的往下落。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衣,工整打着领带,衬衣的扣子扣到最上面的一颗,矜贵优雅,一点褶皱都没有,但是偏偏唇角挂着斯文的笑容。

    让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他在床上的疯狂行为如同禽兽。

    而乔榕衣衫凌乱早就被他解开了,透着狼狈落魄让人心惊的美,两人的衣服强烈的对比。

    宋清越抬起笑容斯文的脸来,伸手扯开了领带丢在了地上,解开了两颗扣子,低头湿吻着女人的腹部,手指分开了女人的腿,感受着她的颤抖,“所以啊,我要惩罚你,你说,在病床上做爱,是不是挺刺激的?”

    乔榕手指猛地蜷缩,他脸上带着眼镜,冰冷的镜片压在她的腹部,冰冷而灼热,乔榕伸手一巴掌甩在了男人的脸上,声音颤抖,“宋清越,你就不怕我趁你睡着了杀了你吗?”

    男人脸上的眼镜被打掉。

    他不做理会,抓住了女人的手吻了一下。

    “你舍不得杀我,杀了我,谁让你这么舒服。”他修长的手指没入了两寸,乔榕剧烈颤抖,男人低头吻了一下,“乔榕,你只要不往她身上泼硫酸,小打小闹我随你。”

    乔榕脸上惨白一片,浑身颤栗,他折磨人的手段有多么可怕乔榕知道,她咬着牙,胸口剧烈起伏,“要做就做,做完快滚!”

    男人手指摩挲着女人娇嫩的脸,绵长而极具冲击性的东作者,“乖,你会舍不得让我滚的。”

    “宋清越,你最好晚上的时候不要睡着,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男人笑着,眼底有病态癫狂的宠溺感,“好啊,那我们就在地狱里面一起做。”

    ——

    顾乔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腰间有一只男人的手臂,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薄砚祁还没有醒,晨光落在脸上,偏生出一种淡淡的温柔感来,顾乔看着,伸手轻轻的碰了一下男人的眼睫毛。

    拨了一小下。

    以前没有仔细的看,他眼睫毛这么浓。

    “在睡一会儿。”男人抓住了她的手,攥住,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嗓音带着淡淡睡意,长臂揽紧了顾乔的腰,往自己的怀里带了一下。

    薄砚祁的下巴摩擦了一下女人的发丝。

    顾乔说道,“薄先生,你该去上班了”

    “偶尔迟到一次没有关系。”或许是因为清晨未睡醒的缘故,男人的嗓音并不冷淡也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

    像是一对普通夫妻晨间耳语。

    顾乔有些怔,惧怕男人这迷离如同玻璃一般脆弱的美好温柔感。

    她没有动。

    背对着他被她抱在怀里,男人胸口的温度只是隔着一层衣服熨烫着她。

    顾乔并没有睡。

    她目光淡淡的落在远处,静静的等待着时间流淌。

    记忆里面嫁给他的这一段时间里,

    薄砚祁从来没有睡过懒觉,他的生物钟从来都是清晨就醒来,不会因为困倦而继续睡懒觉,抱着她睡,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昨晚上她睡了。

    不知道薄砚祁什么时候来的,她昨晚上跟乔榕聊了一会儿就睡了,想到这里,顾乔伸手摸了摸枕头下面,拿出自己的手机来。

    打开微信。

    果然看到了乔榕给自己发来的一条消息,“10点,我们在蓝岸咖啡厅见面。”

    10点?

    顾乔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都已经8点15分了,她洗漱沐浴吃个早饭赶过去估计时间差不多。

    “薄先生,我等会要去找我朋友。”

    顾乔没有敢用力碰他,但是两人身体紧紧贴着,她生怕这个男人兽性大发的要她。

    “嗯。”男人并没有睁开眼睛,微微的动了一下手臂,“什么朋友。”

    “叫乔榕。她约我一起喝咖啡。”

    乔榕?

    薄砚祁睁开眼睛,这个名字他记得,宋清越身边养着的女人,手指放在女人的腰上,“你怎么认识她的?”

    这个女人最近跟宋清越闹得很厉害,性子也烈,搞得宋清越头疼不已,连自己的未婚妻也顾不得,几乎每天都去医院。

    怎么跟冷思薇认识上了。

    “上次在包厢认识的。”顾乔回答的很简洁,见男人手臂松了一下,立刻想要坐起身,男人勾住了她的腰重新的将她揽在怀里,翻身直接吻在了女人的唇上。

    霸道的吻了几下,这才送开她。

    顾乔大口喘息着,唇瓣被男人咬的有些发麻,见男人要吻自己的脖颈,她挣扎着,知道自己抗拒也没有用了,这个男人这几天就像是喝了假酒一样,每天都要折腾她一下,“薄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吻这里。”

    她等会要出去。

    虽然这个天气带围脖很正常,但是到了店里开着暖气她在带着厚厚的围脖会显得很怪异。

    “那你想让我吻你哪里?”男人的呼吸灼热,伴随着说话的时候都落在女人白皙纤长的脖颈上,弄得顾乔很痒。

    这句话,因为他语调的原因,在这个清晨极具色情感。

    顾乔哪里都不想!

    她也不知道薄砚祁怎么回事,这几天突然晚上密集的来这里,精力好到不行,不论她怎么抗拒都没有用,要完她就抱着睡觉。

    虽然说她跟他是夫妻。

    可是最近密集程度让她不适应,更害怕。

    但是,顾乔并不认为,他会喜欢自己,应该是男人对于女人来说的占有欲,像薄砚祁这种高高在上的男人,就算是身边的一块垃圾,都由不得别人来捡起了去。

    顾乔把手伸过去,男人眯着眸笑了一下,“冷思薇,你是真的单纯呀还是跟我玩呢?”薄砚祁觉得,这个女人要是真的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游戏他觉得自己挺不是对手的,对于这句女人的身体,他是完全没有抵抗力。

    一向生物钟优越的他,今天竟然睡了个懒觉。

    这个女人身体抱着太舒服了,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

    从头发丝到身体里面每一寸都是完全按照他心意来长得。

    如果说一开始他对她这具身体是感觉被蛊惑了一样,现在完全是疯狂的迷恋,沉浸其中。

    做起来简直就是想让他死在这张床上,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薄砚祁握住了顾乔的手,啄了一下然后猛地咬了一口,顾乔吃痛的叫了一声,“你松开,好疼啊。”

    他问亲她哪里?

    顾乔哪里都不想,她只是起来躲得远远的,是他自己问的,所以顾乔就把伸过去,要亲就亲吧。

    反正亲一下手,无所谓。

    但是现在,顾乔后悔了。

    ——

    10点的时候顾乔准时的赶到了蓝岸咖啡厅。

    在海城繁华的中心广场上。

    推开咖啡厅的门。

    顾乔就看见了坐在不远处靠窗位置卡座上的女人。

    带着墨镜,咖啡色浓密微卷的长发披肩,穿着黑色的毛衣,坐在哪里,乔榕也看见了顾乔,伸了伸手让她过来。

    顾乔走过去,将米色的大衣拖了搭在一边。

    有侍应生上前来问她喝什么咖啡。

    顾乔喜欢甜一点的口味,但是喝咖啡不喜欢方太多的糖,“卡布奇诺,不要糖。”

    这是她跟乔榕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她印象比较模糊。

    乔榕将墨镜取下来,睫毛微垂,脸色很白,“抱歉,冷小姐,这么唐突的约你出来喝咖啡。”

    “没事,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挺无聊的,乔小姐约我出来我也挺高兴的。”

    侍应生上了咖啡。

    顾乔喝了一口,看着乔榕。

    看着她喝咖啡的动作。

    心里一怅。

    她有个好朋友,喝咖啡的时候总是喜欢先抿一下唇,喝玩咖啡会下意识的舔一下唇角。

    不过后来,她的朋友去了国外。

    她当时因为怀孕了,办了休学,并没有跟那个朋友联系,现在想想

    顾乔捏紧了咖啡杯,

    当时秦织临去美国之前,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见一面,当时顾乔腹部凸显的很明显,没有答应。

    这一别,就没有再见过了。

    秦织是她最好的朋友。

    这次回来,顾乔不是没有联系过,是联系不上,秦家仿佛一瞬间消失了一般,在海城没有一丝的痕迹,秦织的爸爸妈妈的老师,她还特意去学校问了,学校里面的老师说,秦老师四年前跟随夫人一起去了美国,没有在回来。

    她试图给曾经秦织的手机号联系一下,已经是空号了。

    而此刻,顾乔看着乔榕喝咖啡的动作,想起了秦织,这一点小动作跟秦织很像。

    可是,秦织没有乔榕这么好看。

    没有乔榕这样艳光四射。

    而且顾乔以前并没有见过乔榕,这一张明媚的脸,若是以前见过,应该是不会忘记的。

    但是乔榕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或许,这种小习惯很多人都有吧。

    “乔小姐”顾乔想要开口,她的嗓音顿住,因为她看见乔榕手腕上,一道伤痕。

    她猜的出来,应该是割腕导致的伤口。

    乔榕穿着v领薄款黑色毛衣,袖口是花边袖,微微长正好到手腕,但是因为是花边袖的缘故,并不紧紧贴着皮肤,微微有一道缝隙,伴随着喝咖啡的动作,这才让顾乔看见的。

    乔榕并没有留意到,笑了笑出声,“你喊我乔榕就好了。”

    “嗯,乔榕。”顾乔开口,“喝完咖啡,我们中午找个地方吃饭吧,然后下午去逛一逛。”

    从咖啡厅出来。

    冬日的阳光熹微。

    停着一辆看起来低调却昂贵的黑色奔驰。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走过来,打开车门,恭敬的开口,“乔小姐,薄太太您们要去哪?”

    乔榕面色冷,淡淡的开口,“去江南”

    江南是海城一家很出名的中餐厅。

    海城中餐厅很多,但是做的像江南名气逼格这么高的,并没有几家,一家高档中餐厅,会员制。

    乔榕有会员卡。

    递过去。

    很快侍应生就安排好了位置,虽然是在大厅里面并没有包厢,但是有层层屏风,别有一番滋风味。

    乔榕点了两道菜,都是很合顾乔口味的菜,糖醋里脊跟风味茄子,顾乔喜欢偏甜口味的。

    将菜单递给顾乔,顾乔又点了两道菜,点了两杯鲜榨的果汁还有蒸饺跟南瓜粥。

    两个胃口都不大的女孩子吃这些已经算是很多了,根本就吃不了。

    乔榕问她要不要在点一道甜点,说这里做的很多中式糕点不错,顾乔拒绝了,她不怎么喜欢浪费,点了四道菜就已经很多了。

    顾乔说,“有时间,下次再来吃吧。”

    乔榕说好。

    饭菜很快就上齐了,吃饭的时候,顾乔发现乔榕习惯用左手拿筷子,她盯着看了两秒,这个乔榕,让她感觉到了秦织的感觉,最亲密的朋友。

    乔榕吃的不多,喝了一口粥看着顾乔,笑了笑,“江南是又一次我朋友带我来的,我吃了一次觉得这里的饭菜很合口味。”她跟顾乔口味都喜欢偏甜一点的,“让我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你很像我一个朋友。”顾乔缓缓开口,看着乔榕艳丽的眉眼。

    乔榕很像秦织。

    但是不会是秦织的

    她是太想念秦织了吗?

    会觉得一个陌生的女子这么像她。

    乔榕捏着勺子的手指微微的苍白,低着头说了一句‘是吗?’内心并不像是表面上这样的平静,唇瓣颤抖,但是因为她低头喝粥的动作给挡住了。

    顾乔笑了笑,“嗯,乔榕你不要生气,是我唐突了。”

    “没有,我不会生气的。”乔榕抬起脸来,苍白娇艳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顾乔吃着饭菜。

    饭菜很合口味,她多吃了一点。

    乔榕吃的不多,她喝了一口果汁,果汁的味道让她微微的皱眉,她找侍应生过来重新点了一杯。

    侍应生很负责的问道,“小姐,果汁都是鲜榨的,非常可口,是哪里有什么问题吗?”

    乔榕道,“混合果汁,里面有芒果,我对芒果过敏,重新点一杯。”

    顾乔抬起头来,“你对,芒果过敏吗?”

    乔榕点着头,“喝了会不舒服。”她添了一句,“会张红疹。”

    一下午,顾乔跟乔榕在商场逛了一圈,从化妆品到珠宝区在到女装区,顾乔觉得,乔榕的身上有让她很熟悉的感觉,很想亲近,会忍不住关心乔榕,尤其是隐隐看到乔榕手腕上的伤痕,还有身后十几米不远处暗暗跟着的两名黑衣保镖,她有些担忧,这几人是跟着乔榕的。

    乔榕早就知道,这两名保镖跟了她一天了,从上午走出医院到现在,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

    这还是她用割腕的代价换来的。

    顾乔透过试衣镜看着身后,“这是宋先生的人?”

    “嗯,他的保镖。”乔榕站在镜子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自己,导购在一边说道,“这是店里新来的款式,非常衬着这位小姐的皮肤。”

    “把店里新来的这几件新款包起来。”伴随着女人的嗓音,两名导购瞬间迎上去。

    “安小姐,莫小姐,你们来了。”

    显然两人是店里的常客,导购都认识。

    顾乔转身,抱着乔榕的大衣,看了一眼,那位莫小姐走过来,“薄太太是你啊,这么巧来这里买衣服。”

    顾乔对这位莫小姐,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既然对方认出来她的身份,她笑了笑,“嗯,陪朋友来逛逛。”

    莫小姐正想开口。

    试衣间的门打开,乔榕换完了衣服走出来,莫小姐尖叫了一声,“乔榕,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怎么在这里。”

    乔榕笑了笑,看着莫冰雅,又看了一眼站在莫冰身后不远处正在挑衣服的安心浓,唇角站出来一丝笑,“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这间店你开的吗?”

    安心浓听见声音,放下手里的衣服走过来,“小冰。”莫冰雅不满的说道,“心浓姐,你就是人太好了。”

    乔榕看着安心浓,“安小姐,我希望你劝劝你这位朋友,嘴巴放干净一点点,贱人贱人的,说的自己多么高大一样,你们这些作为名媛淑女在男人面前伪装出来的教养素质去哪了?”

    安心浓眉心皱着,“乔榕,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莫冰雅看着顾乔,阴阳怪气的开口,“薄太太,你怎么跟这种勾引别人未婚夫的人在一起做朋友,脏了自己的身份。你怕不是被她给骗了吧。”

    乔榕娇艳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寒意,挡在了顾乔面前,“莫冰雅,你除了在安心浓身边当一条哈巴狗,跪舔着她安家大小姐的身份,还能做什么。”

    安心浓胸口起伏,“够了,乔榕,你有什么资格侮辱小冰,不就是仗着自己一张脸勾引清越,但是我希望你能清楚,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年后就要结婚了。”

    “你莫不是上一次被我一杯茶没有泼够。”乔榕语调轻轻,“宋清越说了,只要不往你的脸上泼硫酸,我做什么,都可以。”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