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收到了vk发来的邮件,她通过了第一轮主题的设计比赛。

    她打电话问了薄云书,薄云书也通过了,还问她最近怎么样。

    顾乔说挺好的。

    薄云书说还有两周是薄砚祁的生日。

    顾乔落寞的垂下眸,他的生日呀

    下午的时候,张妈拿了个快递,是顾乔给阿娇买的太空包,顾乔正想等到太空包来了,就带阿娇出去玩会。

    “阿娇,你太胖了,要减肥了。”顾乔抱着阿娇,伸手垫了垫,戳着它肉嘟嘟的肚皮,将它放进太空包里面。

    阿娇,“喵呜”

    本王子才不胖呢。

    “张妈,我出去去书店买几本书,晚上如果回来的晚,你就先吃,不用等我的。”

    “好的,太太,今天天气不好,要下雨,你带上一把伞在出去。”张妈说着,拿起一把折叠精巧的雨伞,递到了顾乔的手里。

    “嗯。”

    顾乔下了车来到书店的时候。

    就已经下了小雨了。

    细雨如丝落在顾乔的身上,她微微的抬起头,走上台阶,看着浅灰色的天空,细凉的雨水落了她一脸。

    在图书馆待了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依旧下着小雨。

    街道上,人很少,有一种冬日落拓凄冷的感觉。

    顾乔背着太空包,手里抱着两本书,走出图书馆,她腾出一只手来撑着伞,沿着路边走着。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面前。

    一名穿着司机模样的男子下了车,说道,“小姐,我家少爷请你上车。”

    车窗慢慢的摇下。

    露出一张年轻俊逸的脸来,年轻的男子带着圆形黑色金属边框的眼镜,极其符合日式漫画里面的少年,他开口说道,“下雨了,这位小姐,我送你吧。”

    顾乔对这个男人有印象。

    上次她去美国,在墓地看望时安,这个年轻的男子就在,是时安在美国的朋友,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在海城。

    顾乔婉拒,“不用了,我散步走回去就好了。”

    正说着,雨滴突然下大了。

    历少衍下了车,绕道另一侧车门,打开,对顾乔说道,“上车吧,雨越下越大了。”

    车厢里面,带着高档香薰的淡淡味道。

    顾乔手中的伞往下滴着水,打湿了脚下的地毯,“抱歉。”

    “没事。”历少衍看着她,笑了笑,“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你。”

    顾乔也很意外的,“你是海城人吗?”

    “不是。”历少衍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离开顾乔的脸,他视线落在雨水滴答的窗户上,语调平静,镜片反射着淡淡的光芒,“我自幼跟家人生活在西雅图,这次来,有个生意上的合作。”

    他拿出名片,递给顾乔,“我叫历少衍。”

    顾乔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放进了包里,“你好。”她并没有说自己的名字。

    一个名字而已。

    一个符号。

    但是她现在是冷思薇,不是顾乔。

    在海城,她的身份只是冷思薇。

    这位历少爷看起来年纪不大,比她要小的样子,来海城只是家族生意的合作,过几日就走了,她跟这位历少爷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时机,此次是偶然。

    既然是偶然,就不存在再相见的事实。

    阿娇用爪子抓了一下太空包,顾乔打开拉链,将阿娇抱出去,“你乖一点,晚上让张妈给你小鱼干吃。”

    阿娇看着历少衍,炸了毛。

    “喵呜!”

    历少衍道,“你养的猫?”

    “哦,我先生的猫,在家里很乖的,可能是在外面害怕,所以凶了一点点。”顾乔说着,抬手揉着阿娇的脸。

    “你”结婚了历少衍似是一怔,眼底一缩,被镜片的光泽遮住了,他抬手,扶了一下眼镜,“聊了一会儿,还没问你家在哪呢。”

    顾乔有些窘,“抱歉我忘了,在长安路停下就好,我自己走回去。”

    二十分钟之后。

    车子在路边停下。

    顾乔道了谢撑着伞下了车。

    历少衍看着她的背影,淹没在层层的烟雨里,他双手慢慢的攥起,车子行驶,几分钟之后他才松开了手,拿起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声音冷淡透着凌厉,“lee,帮我查一下,长安路尽头的高档小区里面,住着的都有谁。”

    那端,响起来抱怨声,“历少,这范围也太广了吧。你就不能具体一点。”

    历少衍语调轻扬的‘嗯’了一声,“我相信你的能力,查出来很容易的。”

    ——

    高龙靠在墙角,抽着烟。

    一边的一个小弟说道,“龙哥,听赌场的人说,就是在这里见到陈奎杰那个孙子出现在这里。

    高龙抽着烟,刀疤脸瞅了一眼说话的那个小弟,“听说?不确定的事情你也带老子来?”

    那小弟腿一软,“龙哥,我”

    另一个看起来斯文一点的男子说道,“好了,龙哥,那个孙子精明的狠,知道浩子死了之后就躲起来了,但是现在既然得知了这条消息,那就说明那个孙子没有钱,只好来这里堵,手头紧,这几天一定会再来的。”

    “老子已经没有时间了。”高龙猛地抽了两口烟,想起展骁天说的话,如果明天没有把陈奎杰带回去,就把他送到夜堂的地牢里面赔罪!

    那个堂主冷夜,跟他有过节,指不定怎么折磨他呢!

    一条命估计就交代在哪里了。

    高龙将烟蒂丢在了地上,太脚踩灭,“进去看看。”

    手机响了起来,高龙看了一眼,骂了一句,挂断了,过了两秒手机又想了起来。

    高龙骂骂咧咧的接听了,那端罗云哭着,“龙哥,我求求你了,救救小华吧,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了。”

    “你知道张凯华害的老子多惨吗?”高龙阴森的笑了一下,“贱人,你不提醒老子老子差点忘了,张凯华还躺在医院里面呢。”

    挂断了电话,高龙让几名手下去赌场找陈奎杰的身影,让那个看起来斯文一点的男子留下了。

    “王狄,有件事,只有你能帮哥哥了。”

    “龙哥,你说。”

    高龙低声说了几句,王狄脸色一变,过了一会儿,王狄点头,“龙哥,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做得干净。”

    当晚,高龙的手下在赌场抓到了正在玩牌九的陈奎杰,阴森黑暗的巷子里面。

    高龙手里拿着一把翻着冷光的刀,贴在了陈奎杰的脸上,“你知道,你们几个把老子害的多惨吗?”

    “龙哥,真的不管我的事情啊,都是花哥干的,都是他说要上那个女人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啊,还有米莉,是米莉要勾引那个男的,所以才找了花哥去搞那个女的。”陈奎杰早就听到了风声,那晚上得罪的是个大人物,浩子担心花哥去找高龙通风报信,他不敢,先溜了,后来,就听自己一个道上的朋友说韦浩死了。

    米莉在风月场名字很多。

    娜娜,娇娇,水灵。

    “你放心,老子不会弄死你的。”高龙用刀面拍了拍他的脸,然后站起身,黑暗将他包围,脸上一道残忍可怖的刀疤在月光下森森阴寒。

    “把他的两只手剁了给米莉送过去,再把他送到夜堂去。”

    高龙处理完这些事情,给展骁天打了一电话,“天哥,事情都解决了,你看”

    “高龙,通了这么大的篓子,要是薄家那位不动怒的话,估计能留你一条命,左堂是保不住你了”

    高龙脸色一变,没有了左堂的庇护,且不说薄家会不会放过他,他当做的罪过的那些人估计都能碾死他了,当即大骇,“天哥!!你不能这么做!”

    ——

    第二天。

    警局。

    一名年轻的女警察说道,“张凯华死了,当晚输入的药物里面含有大量的安眠药。”

    陈队皱着眉,“监控查了吗?”

    “有黑客侵入,刚好在那一时间段监控出现问题,现在正在紧急恢复。”

    “我知道了,我去报告局长。”

    张凯华之前虽然没有死,虽然清醒了,但是整个人都瘫痪了,薄家那位爷下手太狠了,脖子以下基本都不能动了。

    这个张凯华啊,为非作歹,迷奸过很多女性,在酒吧巷口,但是对方受害女性都选择不报警,只有上次上次强奸女大学生闹得大了,被抓进来,但是没有一个月就被保出去了。

    那个女学生家里被塞了钱,也不告了。

    这次死了,陈队觉得,也算是对那些受害女生一个交代了。

    ——

    一周后。

    顾乔正在家里拿着逗猫棒逗着阿娇玩。

    阿娇玩的不亦乐乎。

    阿娇作为一只高贵的落魄的王子,它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肤浅的。

    但是控制不住自己呀!

    真好玩!

    张妈出去买菜去了,打电话问顾乔需要带点什么回来吗?

    顾乔想了想,她想喝酸奶,“张妈,你给我带一盒芝士酸奶回来吧。”

    厨房里面炖着鸡汤。

    张妈出去了,顾乔每隔一段时间就过去看看,将火关的小了一点。

    门外响起声音,顾乔以为是张妈回来了,没有理会,用勺子咬了一勺鸡汤,撇去了上面的油脂,喝了一小口。

    这一段时间胃保养的不错,张妈每次做菜的时候也适量的添加一点荤菜,顾乔也并没有不适应。

    “张妈,你鸡汤放盐了吗?没有什么味道,我再加一点盐吧。”顾乔握着勺子,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厨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顾乔听见声音,她捏着勺子的手指一僵,空气里面带着外面陌生冷风的气息跟烟草的味道,这不是张妈。

    她还没有来得及转身。

    男人长臂从后面抱住了她,下巴抵在了她细弱的肩膀上,密密的吻落在了她脖颈,温热的呼吸喷上在上。

    顾乔手里捏着的勺子掉在了地上。

    “薄先生,你回来了。”他出差回来了吗?顾乔想要转身,被男人箍住了腰,她动弹不得。

    顾乔在家里只是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家居服,男人的手指探进了她的衣服里面,摸着她细腻的皮肤,薄唇舔过了她敏锐的耳骨,“冷思薇”

    在云城着一周。

    他晚上做梦疯了一样的想起来这个女人,想起这个女人娇软的身体,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腾出一只手来扯了一下领带。

    顾乔被他弄的耳蜗很痒,她缩了一下头,“薄先生,你刚刚回来吗?”

    “嗯。”他刚回来,一下飞机就赶来这里,本来欲望没有这么强烈的,听见女人细细软软的嗓音,如同强烈的春药一样,呼吸粗重强烈,舔着女人晶莹的耳尖。

    顾乔被吓得小声的‘啊’了一声,伸手推着他,“薄先生,你刚刚回来,要不要”

    厨房里面,带着鸡汤浓浓的香味。

    燃气灶上。

    砂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你要不要喝一碗鸡汤啊。”她不安的扭动着,他的胸口贴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薄薄的衣服,她听见男人失衡‘咚咚’的心跳声。

    顾乔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他不像是重欲的人。

    以往,跟她做的时候,要么就是醉了,要么就是她惹着他不悦,他用她的身体来发泄自己的欲望。

    清醒时候,从来不碰自己的。

    “薄先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顾乔想了想,一边挣扎着,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我不舒服。”薄砚祁也觉得自己是生病了,身体某些感官出现了问题,心脏也有问题,要不然为什么他对这个原本应该极其厌恶的女人这么有兴趣了,这具身体让他意乱情迷。

    他抱起来她,喘息无比粗重的落在脖颈上,拖着她的臀部将她放在洗碗台上,伸手沿着她光洁的后背慢慢的下移。

    顾乔起了一层颤栗。

    女人的抗拒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变相的勾引一样。

    薄砚祁咬着她的发丝,嗅着女人发间的清香,吻着她的唇,吸允她舌尖发麻,牙齿碰触着她的牙齿,咬的她舌尖疼,这是顾乔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带有浓浓欲望的亲吻。

    几乎是要掠夺她口腔里面每一寸。

    薄砚祁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抱紧了她,电光火花间将要深入的时候,顾乔猛烈的推着他,“薄先生,薄先生”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推着薄砚祁的胸口,身下不断的扭动,男人额头起了一层汗,低低的吼,“冷思薇!”

    “你”顾乔知道自己抗拒没有用,她再怎么清晰在怎么抗拒说不要,不做,这个男人也不会听自己的。

    慌乱间感觉到男人狠狠的掐住她的腰将自己固定住要进入的时候,她几乎是一瞬间不经大脑的喊出来一句话,“薄先生,你没有洗澡。”

    这是一个拙劣的借口。

    顾乔背脊都是汗。

    男人停下了动作,额头青筋跳动,嗓音不似平时的冷漠低沉,透着沙哑,他抿着唇,几乎是忍耐着,喉结动了一下,“早上洗过了。”

    顾乔嗓音细细的,白皙脸颊粉红,“没有你奔波了一天了刚刚回来”

    她心跳剧烈。

    箭在弦上,想要一瞬间的停止,这似乎是一个有些困难的问题,薄砚看着自己身下磅礴的欲望,低声‘呵’的笑了一声,这个女人确定不是在故意折磨自己吗?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摸下去,顾乔急忙抽手,男人紧紧的攥住她的手。

    “洗完再做,嗯?”薄砚祁黑眸紧紧的盯着女人白嫩的脸,打手掐着她的腰紧了紧又松开,灼热的气息喷在她发丝上。

    顾乔点着头,也不管什么了。

    能拖一会儿就一会儿吧。

    说不定,他洗个澡,等会就忘记了

    发现她是他最不喜欢最厌恶的女人,一时间的意乱情迷就过去了思绪就冷静了。

    薄砚祁离开了厨房。

    顾乔拍着胸口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她从洗碗台上下来的时候,双腿有些虚软,快速的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她将地上的勺子捡起来,关上了火。

    她没有想到他真的听了自己刚刚说的,去洗澡。

    可是

    洗完澡之后呢。

    顾乔的心里,对这件事情有了隔阂,她会想起她的那个孩子,叫闪闪,就这么离开了自己,她会想起那一夜浓郁的夜色,浓郁的漆黑,她一个人,无助而悲伤。

    走出厨房。

    阿娇跑过来往她身上跳,顾乔抱住了阿娇,心不在焉的摸着阿娇的后背。

    五分之后。

    张妈回来了。

    “太太,先生是不是回来了。”张妈看见院子里停着的那辆车。

    顾乔点着头。

    “太太,我买了很多菜,晚上留先生一起用晚餐吧,我还买了红豆酥,刚刚烤出来的,味道特别香。”

    顾乔吃了一口。

    “张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菜没有买齐啊,还有什么没有买的吗,我出去帮你买。”

    “没有啊,都买齐了,冰箱都放不下了。”

    顾乔抱着阿娇坐在沙发上,有些懊恼。

    “哎,太太,小五呢,我买了罐头,小五去哪了。”张妈系好围裙,走出厨房。

    “小五没有在阳台吗?”顾乔去厨房之前还看见了小五在阳台啃磨牙棒,她站起身,往阳台的方向看了看,喊着,“小五,小五。”

    “呀,小五是不是跑出去了。”张妈走出屋子,打开铁门往外面看着。

    顾乔想,会不会是薄砚祁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小五就这个时候跑出去了。

    她立刻往楼梯上走,想要换衣服出去找小五。

    推开卧室的门,她从衣橱里面找出衣服,还没有来的急换上,浴室的门被推开,就看见薄砚祁腰间围着浴巾走出来,露出健硕分明的肌肉,水珠沿着男人英俊深邃的五官缓缓流淌下来。

    薄砚祁看着她手里拿着的衣服,“去哪?”

    “小五小五跑出去了。”

    顾乔攥紧了衣服,说,“我要出去找它,我担心它不知道怎么回来。”

    薄砚祁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将毛巾丢在一边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是浓浓的黑色,“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担心那个小东西,你应该先担担心我。”

    顾乔眨着眼睛,“薄先生,你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男人看着她眼底的纯真,嗤的笑了一声,舌尖顶着牙齿,“冷思薇,你应该担心我,几次三番的喊停,要是再不用估计会坏掉的。”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