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相依 第123章:雨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舞池里面。

    灯光绚丽迷离。

    顾乔小心谨慎的跟随着谭亦城的舞步,怕自己跳错了,因为一直专注于这件一件事情,女人白皙光洁的额头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发际墨色的发丝微微湿。

    光线迷离的颜色衬的她的脸玲珑秀致,暗色调的光线在她的脸上留下淡淡阴影,并没有丝毫的魅惑感,越是光线迷离,越是将她衬的干净清雅,气质柔美。

    谭亦城的目光慵懒中带着探究,落在‘冷思薇’的脸上,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只觉得带着一道冷意锋芒的目光射过来,谭亦城抬起头来,看向薄砚祁,明灭的光线交织,谭亦城不冷不淡的勾唇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一个富可敌国。

    一个权势滔天。

    顾乔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情况,只是认真小心的跳着舞步。

    谭亦城收回视线,淡淡轻笑,“薄太太,不用这么紧张,跳错了也没有关系。”他的手克制有礼的虚方在她的腰间,琥珀色的清冷中带着笑意。

    顾乔道,“谭先生没有带南方出来吗?”

    “她不喜欢热闹,从来不会跟我一起参加宴会的。”谭亦城的目光幽幽落在远处迷离的光芒中,“我也不愿意带她来。”

    “为什么?”顾乔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觉得我要是带她来了,全场这么多男人都看着她,我有多少醋能吃的下去,我可不愿意这么多男人都盯着我太太来看。”

    顾乔笑了,“说的也是。”

    慕南方顶着一张绝色的脸,谁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她在书店二楼鲜少下来。

    上次那几个高中论坛上面的图片现在都搜不到,应该也是谭亦城处理了吧。

    “谭先生的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心吗?”。

    “在她面前,我从来都没有自信。”也不知道是不是顾乔的错觉,她觉得谭亦城的语调里面有些落寞的情绪,虽然他说话的时候在笑。

    笑容斯文俊美。

    薄砚祁的目光一直落在顾乔的身上,没有理会陈涟涟的嗓音,一个转身,陈涟涟顺着刚刚薄砚祁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顾乔,她咬着唇,“三哥,爷爷说了,明天请三哥来家里用餐。”

    陈老太爷的邀请,薄砚祁自然是不会拒绝,面子上还是要给的,“嗯。”

    除了一句“嗯。”一支舞跳完了,薄砚祁都没有在跟陈涟涟说一句话,陈涟涟眼眶微微的红,见他要松手,先一步紧握着他的手,“三哥,我们小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不会对我这么冷漠陌生的。”

    小的时候?

    薄砚祁看着陈涟涟,淡淡一笑,“陈小姐,小的时候,你才两三岁大就出国了,没想到你小时候的记忆这么好。”

    陈涟涟面色一红,她强笑,“我三哥,你怎么能取笑我呢?”

    “明日陈老太爷的邀请薄某一定去。”薄砚祁说完这句话,睁开了陈涟涟的手,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一边点燃一边往一个方向走。

    桌上有摆放着的甜点红酒,顾乔吃了一块蛋糕,手指端着白色的瓷碟,楚纤纤走了过来。

    “薄太太,这么巧呀。”

    楚纤纤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华丽的女子。

    顾乔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碰见楚纤纤的来,不过想了想,这次慈善拍卖会,海城有头有脸的都来了,自然包括楚家还有霍家。

    想必,霍景南也来了吧。

    顾乔唇瓣轻启,“是挺巧的。”

    “这人是薄太太啊,穿着这么随意,我还一时间没有认出来呢。”说话的站在楚纤纤身后的一位小姐身上。

    “明明,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说话的另一小姐掩着唇瓣轻笑。

    顾乔端着一杯果汁,越过她们径直离开,楚纤纤看着顾乔的背影,跺了跺脚。

    眼底带着幽怨!

    手机响了起来。

    楚纤纤从手包里面拿出手机来,是霍景南打来的,她接通了,“喂,景南。”

    “纤纤,我跟李总谈事情,拍卖晚宴结束之后,我让司机送你先回去,不用等我了。”

    楚纤纤握着手机的手指一个个的收紧,“好。”

    “怎么了,纤纤都要结婚了,脸色这么差。”

    楚纤纤笑了笑,“没事,我们吃点东西吧。”

    ——

    宴厅二楼很空旷,有一个小阳台的位置很清净,有一处躺椅,顾乔走过去坐下,躺椅微微的摇晃,手机响了一下。

    是薄砚祁打来的。

    顾乔坐起身,接通了。

    男人的嗓音传过来,“在哪?”

    才一会儿的功夫,薄砚祁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顾乔的身影,休息室也找了。

    “薄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顾乔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不是结束的时候。

    大约还有半个小时才结束。

    “嗯。”

    “薄先生在哪,我这就过去找你。”顾乔说着,握紧了手机,往楼下宴厅的方向走过去,一楼舞池。

    薄砚祁靠在窗前,抽了两根烟,目光在大厅里面逡巡,就看见顾乔从楼上下来,四处看了看,男人点了点烟灰,抽了一口,将烟掐灭了大步走过去。

    宴厅里面人很多。

    顾乔找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薄砚祁,她握着手机,心想哟不要给他打给电话问问他在哪。

    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没有拨出去。

    她转过身,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呀,——”

    陈涟涟咬着唇,天战烂漫的眼底带着歉意,手里握着空了的酒杯,“思薇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顾乔看着自己长裙上被打湿的痕迹,红酒的酒渍格外的明显。

    明显这一道插曲吸引了不少目光望过来。

    顾乔摇了摇头,看着陈涟涟委屈愧疚的目光,淡淡开口,“没事。”

    她却不觉得,陈涟涟是无意的。

    “好了涟涟,薄太太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涟涟你就不要愧疚了。”

    “就是呀,涟涟。”

    陈涟涟抽泣了两下,看着顾乔,“思薇姐姐我陪你一条裙子吧。”

    “不用了。”顾乔淡淡的扶开了陈涟涟的手,转身要走。

    薄砚祁走过去,挡在了顾乔面前,目光落在顾乔裙子上的酒渍,皱了眉,“怎么弄得。”

    陈涟涟走过来,眼底带着水汽,嗓音轻颤,“是我不小心的。”

    薄砚祁看着陈涟涟,菲薄的唇瓣微微抿着,说实话,陈涟涟此刻眼底含泪娇羞唯美的样子,他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而有一些反感。

    明明是她把红酒泼在了冷思薇的裙子上,自己反倒是要哭起来,难不成还要怪冷思薇突然出现撞翻了她手里的红酒吗?

    这一幅娇娇弱弱哭起来的样子,让薄砚祁不由的想起冷思薇了,想到冷思薇哭起来的样子,他心里就跟堵住了什么一样。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他的目光看向‘冷思薇’女人轻轻的咬着白细的牙齿,淡淡的说了一句,“陈小姐,你别哭了,我有没有怪你。”

    顾乔是觉得,这个陈涟涟明显的是故意的,泼了她一身的酒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起来,仿佛自己威严刻薄的辱骂了她一样。

    陈涟涟哽咽着看着薄砚祁,“三哥,对不起。”

    “你不近视吧。”薄砚祁本来是想说你不眼瞎吧,碍于陈家老太爷的面子,他也不想弄得难看,换了一个次。

    陈涟涟‘啊’了一声,“我不近视的”

    男人唇角噙了一抹淡笑,“哦,我还以为你近视的度数太厉害了,泼了我太太一身酒渍反而跟我道歉来了。”

    周围不少名媛小姐,顿时掩着唇笑。

    明眼人都听出来了,薄三爷话语里面的讽刺,明显再说陈涟涟眼瞎。

    陈涟涟面色一白,“三哥,你不要开玩笑了,我跟思薇姐姐道过谦了。”

    晚宴结束了。

    薄砚祁去取车,顾乔站在台阶上,下起了蒙蒙小雨,如雾如丝,门童撑着伞,将顾乔送到车边,打开车门。

    顾乔坐进车里。

    车厢里面的空气很清新,男人身上没有一点酒味,带着男士香水的淡淡清香。

    一路平静。

    车子经过青云路的时候,熄了火。

    细雨落在窗户上。

    形成了一道雨帘。

    薄砚祁下了车,检查了一下,手指放在车窗上,看了一下四周,说道,“车子熄火了,短时间内启动不了,你先在里面带着,我到前面看看。”

    顾乔讨厌雨夜。

    妈妈就是在那个雨夜走的,她也是在那个雨夜里面得知了时安的死讯。

    小的时候,被绑架,也是个下雨天,下着大雨,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怕她们跑了就把她们绑在仓库里面,外面电闪雷鸣的,仓库里面一片惨淡的黑色。

    顾乔抱紧了手臂,白皙的脸上有微微的青色,她闭了闭眼睛,想要把脑海中那些记忆逼走,手指蜷缩。

    车门被打开。

    外面冷风的气息混合着雨水的味道充袭着顾乔的鼻端,薄砚祁撑着伞,站在车外,伴随着雨水落在地上的声音,男人开口说道,“下车。”

    顾乔下了车,薄砚祁将伞塞进了她的手里,锁上了车,说了一句,“跟着我。”然后就大步往前走。

    雨下的并不大。

    不过在严冬。

    雨水带着刺骨的冷气。

    顾乔没有想到他把伞塞进了她手里自己反倒是往前走,错不及防她连忙跟上去,将伞撑过了男人的发顶,他的身高很高有185以上,再加上他的步子走的很快,顾乔跟不上他的速度。

    她下意识的把伞往前倾,将自己暴露在了雨水之中,挽在脑后的发丝被雨水打的微微湿润,几缕黑发贴在脸上带着勾魂夺魄的风情。

    她自己没有发现。

    薄砚祁回眸看了一眼,目光钉珠,一把捞住了她的腰,往前面一带,另一只手夺过了她手里的伞,“慢死了。”

    顾乔嗅着空气里面的酒味还有男人身上的气息,他抽烟了,烟味很浓,还有酒味。

    “你喝酒了?”她在车厢里面没有闻到啊。

    薄砚祁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眸,“是你身上的。”

    顾乔有些窘,“”

    青云路离锦容苑很近,大约步行了10分钟的距离,顾乔看着眼前一栋装修风格偏欧式的三层别墅,这里是薄砚祁居住的地方。

    男人打开了门,走进去。

    顾乔有些意外,薄砚祁会带她来这里,相处了这几个月,她知道,他这么讨厌自己,应该丢下她让她在外面被雨淋死不管她,也不会带她来自己的地方。

    顾乔站在玄关。

    这里显然是没有女人的气息,鞋柜上没有女士的拖鞋,空荡荡,男士的拖鞋只有一双,被他穿走了。

    这里,应该是他一个居住的地方。

    顾乔看着自己脚下的水渍跟脚印,有些窘迫,脱了鞋袜赤着脚走进去,木质的地板有些凉,走了几步就是柔软的地毯。

    她有些局促。

    薄砚祁将大衣脱下了,目光淡淡的望过去,落在地毯上那一双白皙如玉的脚上,眼底缩了一下,阴暗不明,“车子坏了,外面下雨,今晚上你先在这里。”

    “不用这么麻烦的。”顾乔知道薄砚祁心里肯定希望她快点离开这里,任何人都不喜欢自己讨厌的人来到自己归属的地方,她开口说道,“你把车库的钥匙给我,我开一辆车回去,明天在让明天我在给你送回来。”

    薄砚祁的车库里面,少不了各种各样的车。

    就连经常不去的银枫别墅,车库里面也停着十多辆车。

    虽然顾乔从来没有开过。

    “这么想离开?”薄砚祁解开领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是脑子抽了带她来自己的家,她满心想着走,男人唇畔勾起一个淡淡冷嘲的弧度,眼底如同打翻的浓墨,极具的晕染开来,“可是,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车。”

    那一双眸没有温度。

    漆黑的比外面的雨夜还要浓。

    顾乔僵了一下,薄砚祁解开了领带大步走上楼梯,她抬起眸来看了一眼薄砚祁的背影。

    她走到沙发上想要坐下,看自己裙子上的红酒痕迹还有裙摆上的水渍,看了一下乳白色的沙发,犹豫了一下没有坐下。

    顾乔看着窗外的雨。

    下得不大。

    她可以自己打伞离开的

    只是

    她不喜欢这种黑夜。

    让她恐惧,窒息。

    突然一个橘色的胖团子跳到了她的脚边,趴在了她的脚上,顾乔一怔,看着趴在自己脚边舔着毛的一直橘色折耳猫。

    顾乔将折耳猫抱起来,伸手逗着它,“你叫什么名字呀。”没有想到,薄砚祁竟然会养猫!

    这么冷情的一个男人,会养猫。

    折耳猫一点都不怕生,在顾乔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舒服的‘喵呜’了一声。

    顾乔怕自己把沙发弄湿了,将大衣放在沙发上,她坐在大衣上抱着猫咪,摸着猫咪的毛,软绵绵的。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

    她身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手机来,手机安安静静的屏幕漆黑,不是她的手机。

    顾乔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

    薄砚祁的手机不停的响着,断断续续的响了好一会儿,上面闪动着‘蒋映初’三个字,顾乔一只手抱着猫,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犹豫了几秒钟,往楼上走。

    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不知道那一间是他的卧室,他的书房。

    他现在应该是在书房吧?

    橘色的猫动作轻盈的从顾乔的怀里跳出来,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一处房间门口,舔了舔爪子扒着门。

    顾乔推开门,薄砚祁刚好洗完澡走出来,女人眨了眨眼睛,然后抬手捂住眼睛,脸一瞬间涨红,“你的你的手机响了”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