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相依 第120章:他竟然一直陪着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张凯华竟然有胆子冒犯薄太太!!!事后张凯华那两个小弟来找我,我一听见张凯华被打的快没有气了,就一时冲动,带着几个人过去了我哪里能想到那个人是薄三爷啊,更没有想到张凯华竟然冒犯薄太太!!我要是知道,我早就当场一枪崩了他!”

    “惹了薄砚祁,我们就等着玩完吧。”展骁天伸手揪住了高龙的领子,手指骨节崩崩的的响着,大吼着,“妈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张凯华冒犯了薄太太,你这是要搞死我吗???!!”

    高龙双腿发抖,“大哥,我也没有想到这样啊,是张凯华干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是被他给连累了,大哥,你救救我。”

    “救你,谁救我呢?”展骁天松开了手,瘫坐在椅子上,他抽了两根烟冷静下来,看着高龙,双眼通红,“这件事,跟你脱不了关系,张凯华惹的事,屁股擦不干净,我不好过,你他妈的也别想好过了。”

    且不说左堂只是谭家支脉下的一个堂口而已,但是也有三四百个兄弟,得罪了薄家,这就是完了。

    高龙捂着脸走出来,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肚子火正愁没有地方发泄呢,看了一眼电话,是罗云打来的,“给老子滚过来。”

    高龙见罗云一进来,就撕开了她的衣服,把她压在床上,一番发泄,高龙来到椅子上坐下,抽着烟。

    罗云衣服也没有穿,跪在地上,“龙哥,求求你让我见见我我弟弟,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

    “你弟弟,你知不知道他把老子害的有多惨。”高龙说着,脸上狰狞起来,他伸手抓住了罗云的头发,用力的扯着,“死了就死了,老子还惹得一身骚。”

    罗云疼的大叫,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往常,张凯华犯了事,就算是上次把一个女大学生给强奸了,对方要自杀,高龙都用钱压下来了,这次是怎么了。

    昨晚上,跟在张凯华身边的一个小弟给她打电话说,张凯华被送到医院了,警察也都去了,听说伤的很重,从酒吧被一身是血的抬出来。

    她当时心惊肉跳。

    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胡作非为,一定是先招惹了对方,才被打成这样的,她劝过很多次,但是张凯华每次都答应着不在惹事了,每次都犯,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她不能坐视不管啊。

    罗云抱着高龙的腿,“龙哥,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华子吧以前,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以前?”高龙,“以前老子就应该一枪崩了他,现在也不至于连累我。”

    他松开了罗云的头发,一脚踹过去,罗云捂着胸口,躺在地上,见高龙要走,忍着痛爬过去抱住了高龙的腿,“龙哥,你帮帮我,帮帮我,让我见他一面,他现在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高龙停下脚步,他低头看着罗云,脸上是一片惨淡的狰狞。

    ——

    薄砚祁回到了锦容苑,他去了书房,秦瑾之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挂了电话之后。

    男人坐在沙发上,宁嫂走过来,“先生,晚饭吃点什么?”

    薄砚祁淡淡的开口,“你去准备吧。”

    “是。”

    男人拿出手机,紧紧的盯着手机,过了一会儿,他给张妈打了一个电话,“她在做什么?”

    张妈说道,“太太在阳台看书。!”

    “还在看书?”男人皱着眉,从下午的时候张妈就说在看书,到现在晚上了,还在看书?

    薄砚祁起身,拿过大衣,往外走。

    宁嫂探出头来,“先生,你这是要去哪。”

    “我今晚上,不在家里吃了。”薄砚祁一边说一边穿上大衣,走出屋子。

    ——

    张妈正在做饭,听到窗外传来车辆引擎的声音,她擦了擦手走出去,正好薄砚祁走进来。

    “先生,你来了。”

    薄砚祁脱下大衣,“太太呢?”

    “在阳台。”

    男人脱下西装,扯了一下领带,大步往阳台在,阳台的躺椅上,女人坐在上面,脚边爬着一个小金毛。

    小五听到声音,汪汪的叫了两声。

    看着薄砚祁,似乎是有些害怕,没有在跑过去咬他的裤腿,而是趴在地上,低低的呜了几声。

    顾乔听到声音来,侧过头,看着薄砚祁,她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薄先生。

    她低头看着小五,“小五,别闹。”

    小五躲在顾乔的身后。

    薄砚祁拿起放在案桌上的书,打开,是一本推理。

    ——

    吃完了饭。

    顾乔抱着小五坐在沙发上,她摸了摸小五的脑袋,“小五,你自己去玩吧。”

    将小五放下,小五绕着她脚边转,舔着她的脚踝。

    顾乔拿着书,走上卧室。

    薄砚祁吃完饭之后去了书房,打开电脑,向衡发了一份资料过来,他正准备看。

    就听见书房的门外传来‘汪汪’的叫声。

    还有扒门的声音。

    那种尖锐的爪子摩擦的声音。

    男人站起身,走过去打开门,就见小五趴在门口,一见到他,咬着他的裤腿,薄砚祁弯腰,将小五拎起来,唇角嗤了一声。

    随手将小五扔下。

    小五咬着男人的裤腿,薄砚祁微微的皱眉,他准备让张妈把这个小东西抱下去,就发觉,这个小东西好想是要拽着他往一个方向走。

    薄砚祁走到卧室门口,小五绕着腿边转圈,不住的叫着。

    男人皱着眉,将门推开走进去。

    就看见一抹清瘦的身影坐在桌前,他几步走过去,发现她在看书,但是一直都没翻页,只是盯着书,眼里空档,久久的保持这么一个姿势。

    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男人唇瓣抿了抿,她就是这么保持了一天吗?

    他还以为她真的在看书。

    他喊着她,“冷思薇。”

    顾乔没有动。

    男人的嗓音沉下来,“冷思薇。”

    顾乔转动了一下眼珠,侧过来看着薄砚祁,她看着薄砚祁一双漆黑带着蕴怒的眼睛。

    薄砚祁拿起这本书,翻了两页。

    “你跟我说,这本书讲了什么故事。”

    女人黑白分明的眼珠转动了一下,她咬了咬唇,“唔讲了”

    男人沉着脸将手里的书扔进了垃圾桶里面,他低头捧住了顾乔的脸,一个带着薄怒的吻压了下来。

    他用力咬着她柔软的唇瓣,双臂撑着桌子,将她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顾乔怔了一瞬,瞪大眼睛。

    她推着他的胸口,挣扎起来,脸色煞白。

    薄砚祁感觉到了她的抗拒,他看着女人眼底的恐惧,松开了她,微微的弯腰,视线与她平齐,她看着女人因为喘息而张着的唇瓣,因为被他咬了一下格外的嫣红,如同诱人的樱桃,他的声音粗哑了一点,“你好好的看看老子是谁!这里是银枫别墅,谁都动不了你!”

    顾乔眨了眨眼睛,看着周围,这里是她的卧室

    她刚刚只是下意识的抗拒,她想起那几个人撕着她的衣服要强迫她

    “对不起我”

    听到顾乔的这句话,男人的眼底暗了暗,长臂托起了顾乔的腰往上一带,重新吻着她。

    小五’汪汪’叫着,咬着薄砚祁的西裤。

    顾乔俏白的脸上怔了一瞬,她看着薄砚祁,身体没有那么颤抖了,心底的恐惧却没有完全消散,慢慢的闭上眼睛,但是一颗心绷紧。

    手指紧紧的蜷缩着。

    薄砚祁没有强迫她,吻了一会,松开了顾乔,卧室里面明亮的灯光下,看着怀中女人的柔美颜,下意识的伸手,将她落在耳边的发丝抚到了耳后。

    他发现自己刚刚的不悦,竟然消散的这么快。

    面对这个女人,薄砚祁发现,他的控制力自制力都变差了,他生气恼怒,但是很快就会散掉。

    他再怎么不喜欢,再怎么厌恶她,却发现自己有时候控制不住的想到她的身影。

    往脑海里面钻,驱都驱不散。

    薄砚祁的手指触碰着女人柔软的发丝,触电一般的松开,面色依旧的冷静,眼底恢复了冷漠,“你休息吧。”

    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卧室。

    走下楼梯,他来到阳台,想要抽根烟来驱散心底一瞬间涌上来的情绪,发现自己兜里没有烟,男人双手撑在窗前。

    看着窗外模糊的黑夜。

    双手慢慢的收紧。

    他心里暗暗震惊,在这一段时间内,他虽然嘴上说讨厌这个女人,厌恶这个女人,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想自己所想的那般讨厌她。

    这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他一直都以为,她不择手段嫁给自己,可是,当她含着泪说着那一句,‘嫁给你,也打扰了我的生活’他的心,竟然一阵刺痛。

    他不喜欢有男人注视着她。

    他不喜欢她穿那些鲜艳颜色的衣服,他不得不承认,她穿红色很好看,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见她,他让秘书给她挑了一堆看起来平淡死板的衣服,可是她穿着依然很好看,像一朵洁白不染尘埃的雪莲。

    她只能是他的,不能是任何人的,前天晚上经历的事情,他重进洗手间的时候,恨不得立刻将那三个人杀了,他鲜少这么生气过

    好像,最近几年都没有。

    这个女人很麻烦,总是惹他不高兴,他发怒的次数也多了,在冷思薇面前,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土崩瓦解。

    这个女人仿佛是天生来克制他的。

    心里猛地跳出来一个答案。

    薄砚祁抿着唇,将心里的答案狠狠的压下,男人唇角冷嘲的弯起来,喜欢她,不可能。他才不会喜欢她的。

    心烦意乱。

    薄砚祁闭了闭眼睛。

    手握成拳,一拳落在窗台上。

    对!

    那个女人就是个麻烦,他怎么喜欢她呢!

    根本不可能!

    只不过是因为她太麻烦了,他太讨厌她了,才会对她这么的关注,背下她的手机号码只是意外,他根本没有存这个女人的手机号,他只是怕她打电话烦自己偶然背下来的!

    他才不会担心她!

    得到这个认知之后,薄砚祁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他拿起大衣跟车钥匙走出去,迅速发动了车子。

    黑色的轿车疾驰在夜色里面。

    飞快的行驶在路上。

    他并没有回锦容苑,车子绕着海城的各个街道兜兜转转,他从置物架上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一直到11点左右。

    薄砚祁将车子靠在路边停下,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银枫别墅。

    坐在车里。

    薄砚祁透过车前的玻璃,看着不远处的米白色的别墅群,薄砚祁点了点烟灰,下了车。

    11点了,卧室里面的灯还亮着。

    ——

    顾乔躺在床上,她睡不着,她甚至有些害怕睡觉,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天在酒吧发生的事情来。

    就如同年少时的梦靥一般。

    伴随着她、

    她将卧室的里面灯开到最亮。

    张妈敲门让她休息。

    顾乔应声。

    只有顾乔自己知道,她不是不想睡,她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安睡

    她洗了一个澡之后坐在床头,起身去桌前拿了画稿,继续整理,她这几天看了很多国外知名婚纱设计师的作品,了解了很多,还有当今的时尚元素。

    咬了一下笔杆,顾乔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具体的还是要等到婚纱做出来,慕南方穿上试一下。

    门外响起脚步声。

    顾乔以为是张妈,喊道,“张妈我等一会儿就睡了,你先去睡吧,太晚了。”

    下一秒,伴随着房门被推开,男人的清冷无波的嗓音响起来,“你也知道,很晚了。”

    顾乔抬起头。

    薄砚祁他不是走了吗?

    她蹙起来秀雅的眉,将画稿收起来,起身走到书桌前放下,微微的垂着眸,嗓音浅浅,“我我不困,等一会儿就睡。”

    顾乔说完,克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

    她有些窘迫的咬着唇瓣。

    男人看了一眼腕表,将大衣跟西装脱下了挂在门后面的衣架上,动作斯文优雅的解着衣扣。

    脱下了黑色的衬衣,男人笑,“这叫不困?“

    顾乔回道,脸颊微红,“并不是打哈欠就是困了,打哈欠只不过是一种生理正常反应而已。”

    薄砚祁点着头,看着她,“继续?”

    顾乔瞪大眼眸。

    继续什么啊。

    她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薄先生,你要休息了吗?”其实顾乔想问,他今晚是要在这里休息吗,但是看着男人已经拖了衬衣露出上半身,微微的侧过脸,这很明显了。

    今天。

    他突然回来了。

    又突然不悦的走了。

    现在又回来了。

    男人睨了她一眼,没有出声,伸手解开皮带,褪下了西裤,强调慵懒的‘嗯’了一声。

    顾乔听着耳边金属皮扣摩擦的声音,反应过来,脸颊烧红。

    薄砚祁去了浴室。

    ——

    顾乔这一夜没有怎么睡着,她闭上眼睛浅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才凌晨2点。

    男人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腰上。

    像一块沉铁一般。

    顾乔睁大眼睛,卧室里面没有开灯,但是似乎是因为薄砚祁的存在,她并没有对黑暗感到惧怕。

    男人的手臂动了动,顾乔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被男人带到了怀里,顾乔靠在男人温热的胸口。

    耳边是‘咚咚’的心跳声。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困倦袭来。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上午,而顾乔睁开眼睛的时候,心底震惊,薄砚祁竟然没有离开。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