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子放下手,看着顾乔白嫩精致的小脸,心里荡漾,“谢谢花哥。”

    “把她给拖到洗手间里面。”花哥看了一眼,这里离洗手间最近了,这么久没有碰见这么清纯的了,让他有些迫不及待。

    “放开我,救命,放开!!”顾乔惊慌,手里面抱着的西装落在了地上,她的力气小,被两个人男子强行拖着往前走,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条毛巾来,塞进了她的嘴里。

    走廊上。

    来来往往。

    也有不少人。

    大多都是喝醉了,被人扶着,就算是清醒的,看见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出手管的。

    酒吧里面这种事情,有不少,再加上地痞流氓也不少,背后势力关系复杂,谁没事闲着惹事一身骚呢。

    “花哥,你就不理娇娇了吗?”那个妖娆的女子搂住花哥的腰,嗲着嗓音。

    “小宝贝,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哥哥这不也是要为了你出气吗?你还不去看看你想泡的那个男人还在不在了。”说着,掐了娇娇的臀部一下,松开了手。

    一个男子拖着顾乔,另一个男子一脚踹开男洗手间的门,把里面正在开闸放水的人都赶走,“滚滚滚,都滚出去!!”

    里面的几个男子看见这人来者不善,但是毕竟是男人,被打扰了,哪里能真的走出去,但是当看见走进来穿着花衬衣的男人时,有人认出来的,“花哥啊。”

    花哥挥了挥手,骂了一句,“草,还不都滚,挨着老子办事了。”

    “是是是。”几名男子从洗手间里面走出来。

    这个花哥可不敢惹,方圆几里,谁惹了谁不好过啊,毕竟是龙哥手下面的红人,龙哥可是谭家支叶左堂副堂主。

    花哥使了个眼色。

    两名手下拖着挣扎的顾乔走进了。

    顾乔嘴里被塞着毛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两名手下松开了顾乔,退了出去。

    花哥笑了笑,看着红肿的左脸,精致白皙的脸上布满泪水,“哎呀,你看看,脸都肿了,东子真是的,怎么能下手这么狠,哥哥真的是心疼啊。”

    顾乔拿掉了嘴里塞着的毛巾,她快速的走到门口,想要打开门走出去,一只手直接从后面勾住了她的腰,把她按在洗手台上,迫不及待的撕着她的大衣。

    这是冬天。

    顾乔穿的挺多的,衣服的质量挺好的,花哥撕了一下没有思考,她剧烈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我先生在这里,他很快就找过来了!”挣扎的时候,手指划过了花哥的脸。

    花哥疼的‘嘶’了一声,“贱婊子,敢抓我?”

    他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迫不及待的退着顾乔的衣服,顾乔穿着牛仔裤,再加上顾乔的挣扎,花哥废了一会儿力气也没有退下来,卡在胯骨处。直接抓住了顾乔的头发,“我看看你等会还有没有挣扎的劲儿,乖乖的跟哥哥玩会,等会有你爽的。”

    用力撕开了顾乔的毛衣,“看不出来啊,长得这么瘦,身材这么辣,装什么啊,要不然我把外面的两个兄弟喊进来,我们玩一次刺激的”花哥的眼底闪着兴奋的光。

    眼泪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滚落,女人抗拒尖叫着,一颗心慢慢的下沉,薄砚祁,薄砚祁你在哪

    ——

    娇娇捡了地上的西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穿过舞池,走到卡座前,她就不信,自己长得可比刚刚那个女的好看多了。不就是清纯了一点吗?

    现在跟花哥,爽到飞起来了吧。

    薄砚祁拎着一瓶酒,步伐有些踉跄,南心跟在他身后,想要扶他,“先生,酒喝多了,对胃不好。”

    男人没有理会。

    南心跟在身后。

    薄砚祁来到卡座上坐下,发现冷思薇不见了,他瞬间的清醒了,想要摸出手机来,发现自己的手机

    他微微的皱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的手机跟西装放在一起,不见了。

    冷思薇去哪了?

    南心看着薄砚祁的脸色不大好,“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薄砚祁冷漠而快速的开口,“把你手机给我。”

    南心拿出手机来,开了锁,递给了薄砚祁,男人在输入那一段号码的时候,怔了一下,手指一颤,他发现,自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

    竟然把冷思薇的手机号给背下来了

    这让他惊讶。

    他快速的拨了出去。

    娇娇抱着男人的西装走过来,看着站在男人身边的那个女子,也是那副清纯的模样,暗自咬牙,没有想到啊,赶走了一个,竟然又来了一个,走近之后,看见对方穿着侍应生的衣服,原来是个侍应生而已啊。

    “先生,你的西装掉了,我给你捡回来了。”

    薄砚祁握着手机,目光淡漠冰冷的落在娇娇的身上,他看着娇娇怀上抱着的是自己的西装,“衣服,怎么在你这里?”男人的嗓音仿佛浸透了屋外霜雪,透骨的冷,“掉了,在哪掉的?”

    娇娇颤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我我”娇娇被这道冰冷的目光注视着有些发抖,“我就是在走廊上捡到的。”

    “捡到的?”薄砚祁唇角无情的勾了一下,“你最好不要跟我说谎。”

    这个时候,有一名侍应生经过这里,跟南心打了一个招呼,看了一眼娇娇,“这位先生你回来了,刚刚坐在这里的那位小姐还找你来着。”侍应生的目光落在娇娇手里抱着的西装上,“这西装不是那位小姐抱走了吗?怎么在你这里。”

    在这里当侍应生的都认识娇娇,大胆放浪,花哥的女人,经常在酒吧里面钓金主。

    花哥,这一片的流氓混混,仗着自己认识龙哥就无法无天了。

    侍应生有些鄙夷。

    薄砚祁的目光,冷冷的射过去。

    而这时,手机那端,突然接通了。

    他还没有说一个字,耳边一道女人的尖叫声,接着是物体坠落的声音。

    像是手机落在地上。

    而后就没有了声音。

    薄砚祁握紧了手机,手臂紧紧的崩住,漆黑的眼底萦绕寒气,他抬起眸来看着娇娇,走过去伸手掐住了她的脖颈,不断的用力,声音紧绷,“说,我太太呢?”

    娇娇惊骇瞪大眼睛,太太

    她被掐住了脖子,喘不上气脸色涨红,“我我不知道”

    南心心底也是一震,她快速的反映过来,抓住那名被吓到了侍应生,快速的说道,“你快去掉监控,快点!!”

    “好好”

    南心看了一眼发怒的男人,心里颤抖不止,她又看着娇娇面色涨红快要昏厥过去,“娇娇,你快说吧,这个人你惹不起的,别说花哥,就算是龙哥都不敢惹!”

    娇娇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再加上南心的话,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她,“洗手间在洗手间”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