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砚祁没有想到,她是喝了一碗鸡汤才这样的,看着顾乔苍白虚弱的样子,消瘦精致的小脸上布满细密的汗水,他心里腾起一抹异样的情绪,看着医生,“她现在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碍,急性胃痉挛,喝点热水,休息一会儿。”

    医生继续接诊下一个病人。

    顾乔坐在门外的休息椅上,薄砚祁找了饮水机,接了一杯热水来,递过去,“喝两口。”

    顾乔此刻什么都不想喝,推了一下,水溅了出来,落在了男人的手背上。

    她垂下眸,语气虚弱,“对不起,我不是故”

    “够了!”男人端着水杯,唇角绷紧,打断了她的话,他并不喜欢她动不动道歉。

    明明没有错。

    却偏偏道歉。

    顾乔伸手,从男人的手里拿过了水杯,水挺烫的,她吹了吹,喝了两口,胃里暖和很多。

    薄砚祁将她抱起来走出医院,把她放进车里,顾乔想起,好像还没有取药,“我的药”

    薄砚祁动作一顿,从兜里拿出卡来,“麻烦,我去取。”

    顾乔称了称手臂,坐起身,低低的开口,“对不”

    薄砚祁听见她又要说这几个字,面无表情的脸上带上一抹难以察觉的情绪,一只手扣住她的头,低头压了过来。

    堵住了她的唇瓣。

    将那一个‘起’字吞了下去。

    他不喜欢她的道歉,不喜欢她动不动就说对不起。

    女人的唇瓣柔软,薄砚祁本来打算亲一下堵住那一个字就放开的,但是却像是在着了魔一般。

    她的身体总是能勾引起他无线的欲望,让他自己都克制不住。

    慢慢的,男人加深了这一个吻。

    顾乔原本就有些虚弱,此刻被吻得浑身无力,他的舌扫过她唇齿每一角落,让她浑身颤栗不止,顾乔的手抵在两人的胸口见,她想要推开他,或许是因为她的抗拒,薄砚祁松开了她,气息有些沉重。

    一双眼睛看着她。

    顾乔没有对上这一双眼睛,靠在椅背上,他并没有在勉强她,拿了卡,关上车门走进了门诊。

    ——

    一个小时之后。

    回到了银枫别墅。

    张妈没有休息。

    倒了两杯热水来端上卧室。

    顾乔躺在床上,蜷缩着,张妈关切的问,“太太,你没事吧。”

    顾乔唇瓣动了动,“没事。”

    张妈去盥洗室拿了一条打湿的毛巾和热水袋,擦着顾乔额头跟脖颈的的汗,将热水袋放在顾乔的胃部。

    温暖包围了她,顾乔觉得好受很多。

    “张妈,都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我没事。”

    张妈放心不下顾乔。

    顾乔推了她一下,“张妈,我真的没事你快去休息吧。”

    “好好好。”张妈见顾乔虽然虚弱但是精神还好,将拿来的药整理好放在床头柜里面,顾乔可以够得到,就离开了。

    顾乔闭了闭眼睛。

    她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有些冲动了。

    把一直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虽然他并不会相信自己。

    胃部疼的轻了很多,顾乔也累了,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卧室的门被推开。

    薄砚祁走进来,他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虚弱的女子,男人将烟掐了,扔进垃圾桶里面。

    本来打算离开的。

    他却想到了一件事情。

    伸手掀开被子,掀开了顾乔的裤管。

    她穿着睡衣,很宽松,轻易的就将两条腿的裤管掀到了膝盖的位置,当他看见女人的左腿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如同蜈蚣一般。

    漆黑冰冷的眼底慢慢的裂开一道缝隙。

    四五六厘米,在膝盖往下的位置上。

    伤口周围还有其他的擦伤,不过已经好了,但是依稀能看见痕迹。

    他伸手,修长的指尖碰触着这一道深刻的疤痕,轻轻摩挲着,卧室里面只是床头开着一盏温和的灯,光线温柔,高大挺拔的身影坐在床边,微微垂着眸,另外一只手,攥成了拳。

    躺在床上的女人陷入了梦靥,苍白干涸的唇呢喃出声,“不要离开我不要留我一个人”

    “不要留我一个人”

    “不要离开。”

    薄砚祁本来打算离开的,步伐停住。

    一种及其异样的情绪冲击着他的内心,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手臂绷紧。

    “不要留我一个人”

    这一句话,像是世界上最温柔最细的针,插进了他的心底,让他无法控制不可躲避,他慢慢的转身,隔着模糊的光线看着她,她睡得很不安稳。

    头上都是汗。

    眉心蹙着。

    薄砚祁走过去,脱了衣服,躺在顾乔身侧的位置,她似乎是做了噩梦一般,身体颤抖,男人伸手,拍着她的脸,“冷思薇,冷思薇你醒醒。”

    “醒醒。”

    顾乔模糊的睁开了眼睛,又合上,她的意识已经迷糊了,看不见男人的眼底有一抹罕见的温柔。

    或许也不是温柔,是因为灯光的原因。

    薄砚祁见顾乔闭上了眼睛,呼吸不似刚刚那样紊乱,长臂一伸勾住了她的腰将女人纤细的身体拦在了自己的怀里,

    娇软的身体让他眼底一暗。

    鼻尖萦绕着女人身上的沁香,那种不是香水的味道,很淡,很自然的气息。

    他很喜欢这种味道,只有这个女人身上有。

    ——

    薄砚祁几乎是一晚上没有睡。

    鼻端淡淡的沁香。

    女人温软的身体让他根本就睡不着。

    一次次的压下身体的反映。

    这个女人,真麻烦!

    可是他有舍不得松开手。

    怀中温软的身体让他舍不得松开手。

    从医院出来之后他亲了她一下,身体就已经有些克制不住的想要要她,要不然她身体不舒服,他早就把她按在床上

    她的身体有一种魔力一样,吸引着他,

    一直到天色慢慢的亮了,薄砚祁看着枕在自己手臂上呼吸平稳的女人,他腾出另一只手来,揉了揉一下她的头发。

    女人的发丝很软,挠着他的手心。

    笑了一下。

    他这是怎么了

    起了身,薄砚祁来到了盥洗室洗了一个澡,低头看着身下,昨晚上的一晚,真的是煎熬一般。

    她的身体很香。

    很软。

    ——

    洗完澡之后,薄砚祁从盥洗室走出来,换上衣服,走了出去,他来到书房,昨天来这里是准备去保险箱里面取一幅字画。

    站在窗前,外面的天才刚刚亮起来。

    泛着鱼肚白。

    他的脑海中想起来冷思薇说的话,她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他下意识的并不愿意相信她。

    可是那一双眼睛,不会骗人。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难受。

    好像被什么塞住了,呼吸都不顺畅。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