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皓封今天是本来打算带着安思可来薄家套近乎的,也不知道顾乔话语中的意思,听到顾乔说跟安思可见过,当即笑着,“原来思可跟少夫人见过一面啊,那真的是缘分啊。”

    安思可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顾乔倒是没有什么,笑了笑。

    过了大半个小时,安皓封才才带着安思可离开,“既然老夫人在午睡,老先生出去钓鱼去了,我们也不多做打扰了,改日再来。”

    徐婶走过来,将茶几上面放着的一堆茶叶糕点收起来,顾乔问了一句,“这个安家是什么来历。”

    “这个安皓封叫老先生一声老师,早年老先生在c大出任教授的时候,安皓封是老先生比较满意的,但是没有想到,后来做生意赔了不少,现在又起来了。”

    “对了,少奶奶,你把这些糕点送去给少爷吃吧,这里面有少爷喜欢吃的红茶糕。”

    顾乔的记忆里面,薄砚祁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的。

    红茶糕里面,为了保持口感,甜度都不低。

    不过顾乔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嗯,我这就去。”

    徐婶用保鲜盒将糕点装好,里面放了好几种糕点,还有徐婶自己做的一些,顾乔拿着,薄家的司机开车把她送到薄氏大楼门口。

    司机说道,“少奶奶,我在停车场等你。”

    “好。”

    顾乔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给向衡打电话。

    ——

    总裁办公室里面。

    向衡正在汇报下周的行程。

    说道一半,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是太太打来的。

    薄砚祁坐在大班椅上,微微的眯着眸小息,男人嗓音淡淡,“继续。”

    手机铃声停下了又响了一下。

    向衡犹豫了一下开口,“是太太打来的。”

    男人睁开眼睛,刚刚处理完文件,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并没有取下,隔着一层镜片,透露出跟镜片一样冰冷的温度来,“接。”

    向衡接通了电话。

    按下了免提。

    “向助理,今下午安皓封来拜访老夫人,带来了红茶糕,徐婶让我送来一点,说薄先生喜欢,我放在前台了,你有空的下去拿或者让前台给你送上去。”

    向衡看着薄砚祁的脸色,男人面色平静无波,即使他跟随了薄砚祁多年也猜不透,蒋小姐自杀,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太太,但是向衡不会相信,太太会这么做。

    太太看着是一个很让人觉得干净清新的女子。

    气质温柔。

    他反而倒是觉得蒋小姐并没有在先生面前表现的这般好。

    想了想,向衡开口,“太太,我一时间下不去,前台工作也挺忙的,麻烦太太送上来吧。”

    说完这些,他看着薄砚祁的脸色,并没有看到反对的情绪,看来先生心里并不是没有太太,他跟在薄砚祁身边这么久了,虽然不能完全做到猜透薄砚祁心里怎么想的,但是也能猜的七七八八。

    先生这几天跟太太一直都没有联系。

    银枫别墅也不曾去。

    前几日因为蒋小姐自杀的生气发了大火,但是过后却让他把网络上关于侮辱太太的言论给处理了。

    有几家营销号都被vk直接给封了。

    “好吧,我送上去。”

    ——

    顾乔原本是只想让向衡来下来取,或者是她放在前台上让前台送过去。

    可是几位前台小姐接了一同电话之后纷纷表示自己很忙没有办法送上去,并且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顾乔将手机放在包里,拎着保鲜盒,往电梯的方向走。

    ——

    顾乔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她却并没有打算送进去,她现在,能躲着他就躲着他,毕竟他也说过,不要给他打打电话,不管有没有事都不要烦他,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顾乔现在,也是如此想。

    她走到一边的秘书办公室,席秘书正在打着电话。

    顾乔敲了敲门。

    席秘书挂断了电话站起身,“太太。”

    顾乔将手里的保鲜盒放在席秘书的办公桌上,“是这样,家里徐婶让我送一些糕点来给砚祁,他挺忙的,我还有事要先走了,麻烦你送进去吧。”

    “是,我知道了太太。”席秘书觉得薄太太人挺好的,说话也温柔,待人和善,席秘书对她很有好感。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接着席秘书走进来,她走到办公桌面前,将两盒保鲜盒放在了上面,“薄总,刚刚太太来了,让我把糕点送过来。”

    站在一边的向衡一怔。

    下意识的看着薄砚祁的脸色。

    男人抿着唇,目光落在这两盒糕点上,又落在席秘书的身上,席秘书顿时感觉到一股压力袭来。

    男人清清淡淡的开嗓,语调没有波澜,“她没有说什么吗?”

    席秘书想了想,说道,“太太说了,这是徐婶让她来的送的。”

    空气,良久的沉默。

    冰冷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着。

    席秘书侧脸侧脸看着向衡,眼神询问,‘怎么了?’

    她怎么觉得气氛不大对。

    向衡咳嗽了两声,“席秘书,你先出去吧。”

    席秘书顿感放松,“是。”

    向衡看着薄砚祁的脸色,“太太可能是有事。”

    薄砚祁冷嗤了一声,脸色依然不好看,“她不来刚刚好,经过她的手送来的东西,我吃起来会恶心!

    ”一直强调是徐婶来让她送的?呵

    向衡也知道薄先生跟太太之间矛盾挺尖锐的,以前太太往这里送鸡汤的时候,先生也不喝,送来了也是倒掉,他走过去将两盒糕点拿起来正准备离开。

    “东西放下,你出去——”

    “是。”向衡有些意外,吃着恶心还让他把东西留下,好吧,薄先生就是嘴硬,向衡腹诽着,将手里的糕点放下之后,离开了。

    薄砚祁的目光落在两盒糕点上,他打开一盒,从里面拿出一块红茶糕,打开包裹着锡纸,吃了一口。

    味道很甜。

    很甜腻的感觉。

    甜到心里了。

    他很多年没有吃这个了,小时候喜欢,小时候每个一段时间,爸爸会去南方办公,回来的时候会给他带,他跟哥哥都喜欢吃这个。

    多少年去的事情了。

    物是人非。

    回忆飘飘荡荡的往脑海里面钻,薄砚祁站起身,拿过一盒红茶糕,穿上大衣拿着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之后。

    他来到了城南虞山山腰的墓园。

    这里埋葬着冷家祖祖辈辈。

    他走进去,看守墓园的保安认识他,“薄先生,您来了。”

    薄砚祁站在一幢墓碑前,看着上面的照片,年轻的少年,模样跟自己相似,这里都有人定期来打扫,看不见一点杂草,摆放着的花朵都是新鲜的。

    将糕点放下。

    他点了一根烟,冷风吹吹过男人俊美深刻的脸,带走了青白色的烟雾,男人的身影站在墓碑前良久,地面上堆了一层烟灰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