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林云目中都是周边的人和物,目不暇接,但也未有时间去要求车夫开慢点,虽然车夫已经开得很慢,就算叫他快也不敢,毕竟这里是京城!谁敢超速!

    马车缓缓驶入城中,阵阵喧闹越大,各种呦呵声混杂一起,在林云听来极为动听,这种声音往往只是在电视剧中听过。

    棋盘式街道整齐摆布,车来车往,井然有序,哪怕是过十字路口也不会发生撞车,堵车事件,现在林云才知道为何红绿灯后世才发明,为何古代没有交警这一说,原来是因为有这些淳朴高素质的古人存在啊。

    道路笔直,宽广,东西向十四条街c南北向十一条街井然有序排列,构成一个个坊和东西两市。

    电视剧中经常看到的场面出现在眼前,若非有三天的思想积淀,林云恐怕第一感觉自己是否进入古装拍摄地了,又或者是梦见自己在古装戏中充当了一名群众演员。

    眼前一幕幕目不暇接,街上行人络绎不绝,一家家店铺琳琅满目陈设眼前,行进中,远远就望见男人最向往的天堂——青楼!

    门口站着几个薄莎粉嫩的美貌女子,不断吆喝过往行人,几个学子仕子远远就盯着门口的几个貌美女子,双眼露出如狼一般的神情,待接近青楼,立马来个大变脸,被缠上后却表现出多么正直清高模样,目不斜视,一副不屑进入此地的神情,可在女子第二次推托中,摇着扇子与旁边同伙嘻嘻哈哈的步入青楼

    见此一幕,林云脑中胡想连篇,若是他也穿上仕服,想必比这些装腔作势的家伙还要风骚几分。

    只可惜他身上衣服漏洞百出,脚上顶着露出大半只脚的破布鞋,与这些达官贵人相比,实在是寒酸,想想日后一身青衫,头顶一顶帽子的家丁生活,林云只有暗自神伤。

    贯穿南北的最大的街道就是朱雀大街,宽一百五十五步,乃是南诏乃至后世最大的一条街。

    只可惜林云无法进入这条传说中的大街走走,不称职的司机调转马头拐进另外一条街,似乎知道林云的渴望故意不让他实现。

    马车渐行渐远,街道越发变窄,古代大都市的那种喧嚣渐渐褪去,留下的是一片安静,偶尔只有几个家户呦喝孩子回家的声音,以及不远处传来的狗吠,从喧嚣走进寂静,林云并不失望。

    过惯大都市生活,常年在霓虹灯下醉生梦死的日子他已过腻,早就向往静谧安逸的生活,只是想想来到这盛世南诏却是一个悲催的家丁身份,林云又想骂娘,这种日子怎么就那么难求呢,在大都市受够罪了,好不容易穿越一趟,摆脱充满利益的大笼子,却被关进另一个笼子里同样没有自由!

    马车最终在小街尽头的一处大房子面前停下,林云一下车,车夫立马“驾”一声跑得飞快,生怕林云再次缠上他。

    “董府洞府!”林云欣然望着面前的朱红大字,想想自己的想象力都觉得佩服,稍微整理下本没多少东西可以整理的衣服,带着莫名的自信昂首挺胸的走上台阶。

    “哪冒出来的乞丐,滚出去!滚!”门口两个标准家丁打扮的小胖子见林云上来,立马冲下来,嚷嚷着要他滚,手舞足蹈的有干架趋势,一张臭脸很欠揍。

    “两只看门狗也这么嚣张,不就是一个小小保安么,至于这么卖力么,老板究竟给了你多少工资啊?”林云抡起袖子,骂骂咧咧的盯着两个小胖子,曾经他也通过这种吓唬的方式进过一座大厦,他觉得同样的方法在南诏一样可用。

    可两个小胖子的表现非常令林云失望,他们气势汹汹的上来就要揍林云,在这一刻林云终于知道后世方法不可用,情急中报出来历。

    “我是来报道的。”

    “报道什么?”两胖子停下,惊讶的望着脸上没有丝毫惧色的林云。

    “家丁。”

    不知为何,两个胖子听林云要来当家丁,相似一眼竟笑了,其中一人快速跑进去,另一个则幸灾乐祸的看着林云,仿佛看着林云就能满足某种需求,又像是在找回自己的某种曾经失去的东西。

    懒得理这种人,反正已经有人进入报道了,林云干脆坐在台阶上等待,不久,从里面传来一阵碎乱的脚步声,起身回头时就看见一大波人往这里走来。

    为首的是一大一小美人,身边簇拥着二三十人,大美人具有成熟味道,俨然就像一个少妇,风韵犹存,貌美如仙,细嫩白皙的脸上不见丝毫岁月痕迹,若是能补上淡妆就更绝了,但依然比后世那些用各种妆粉涂涂画画的女人耐看得多了。

    林云的双眼第一个就往这位美妇身上乱瞟,第二眼就落在美妇身边的小美人身上,此女看起来也就比林云小一两岁,与她身边少妇一样美艳皙白,但少了些味道,却多了一股野性之味,她是林云来到南诏后看到的第一个敢接他目光的女子,一路上看了不少女子,就没有一个敢与他对峙这么久。

    但林云不屑的转移目光,又落在美妇身上,还是此美人耐看啊。

    “好大的胆子,竟敢盯着董夫人看,活得不耐烦了么?董夫人是你该看的?”美妇没怎么表示,她身边的一个满嘴络腮胡子的大老粗往前一步,怒目瞪着林云,心中却暗暗佩服,这小子胆子可真大,自进入董府开始他就从未正眼看过董夫人,此人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大胆,真是奇人啊。

    “大老粗,不懂就别装懂,什么看,多俗!我这叫欣赏懂吗?董夫人如此貌美,不好好欣赏一番岂不对不起她这张容貌?”林云信口开河扯淡,从不为自己的话感到脸红。

    大老粗想反驳什么,可你你你半天也没挤出一句话,此时,董夫人说话了。

    “你就是林云?”董夫人本来见林云一身粗陋打扮印象并不好,却没想到此子挺能说会道,竟如此鞠赞自己,这可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么赞美的话,因而语气也稍微缓和些,少了些严厉。

    “是。”这时林云才想起这具身体主人的真名叫林云,这个时代贫穷家里的孩子通常没有真名,好名,一是指这具身体主人是林家第一个孩子,本来他爹想多生几个娃,未曾想生完第一个,他老婆没多久就死了,之后没钱再续弦,就林云这么一个孩子。

    “老吴已把你卖予我董府,日后就是我董府的人,但作为下等家丁,就必须有下等家丁该有的样子,刚才你的表现令我极不满意,下次莫要让我再看到你如此钱管家,给他说说家丁入府规矩。”

    被称为钱管家的大老粗嘿嘿笑着指着董夫人和她身边那个带着野性味道的小妮子胯下,嘿笑道:“家丁入府需从主人胯下爬过去,如此方能入府!”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