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蓄意,树影窈窕,一望无际的蓝天下,是一片葱葱郁郁的大地,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各个都在为春争艳,哪怕年初刚经历过一场大旱,已透支它们的体力,但它们依然不依不挠的要出风头···只为这美丽的春天添加一笔墨绿。

    春意盎然中,一道两米宽的泥土道路上,徐徐走着一辆有些破旧的小马车,车轮滚过,激起的尘埃在春风中快速消散。

    车夫打着哈气无精打采的驾着马车,眼睛瞄向车里时透露出一种不满,似不喜欢为车里之人拉客。

    车内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横躺在座塌上,双脚靠在窗边,双手怔在后脑勺,双眼微闭似在熟睡,他的容貌极俊,剑眉星目,鼻挺如峰,只可惜他的衣服破烂,不堪入目,与他的容貌极其不符。

    马车经过一个坑洼地,发生剧烈颤抖,在这颤抖中,少年被震醒,他睁开眼,瞅了下四周不禁轻叹一声。

    躺在马车中,如果一定要找个词形容林云此刻的心情的话,那就是晦气···真他妈的晦气。

    来到这里三天,两天躺在床上无法起来,第三天意识终于完全清醒后,就遇到了悲欢离合,他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唯一的亲人···亲爹居然死了。

    这个爹还算称职,死前还在担心一直昏迷不醒的儿子,担心唯一的儿子也与他一同而去,虽然担心,但他还保留最后一丝希望,把唯一的一间简陋屋舍便宜卖给了邻居,只因这个邻居说可以在大理给林云找一个安定之所,就是在大理董府给他安排了家丁的工作。

    就在林云来到这里第三天终于可以起来后,站在这具身体主人亲爹面前,这个爹高兴中终于可以瞑目···林家终究并未断后。

    林云真为此爹感到悲哀,他的儿子早在三天前就死了,而他却不自知,若是知道他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会不会死得更早些?

    林云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埋葬这位与他无缘无故的‘亲人’,想想来到南诏的第一件事是送终,林云就感到晦气,狠狠往车外吐了一口唾沫,心中的憋屈才会好受些。

    不过想想这具身体,林云的心情不由变得好起来,剑眉星目,鼻挺如峰,笑容可亲,有这身容貌,以他一个现代人的才华与知识,要想混出个名堂来应该不是问题,只是这里帅哥还吃香吗?林云有这种担心。

    不过林云有些奇怪,一个农户人家的孩子居然长得如此俊美,极为罕见啊,但世事总不是那么完美,上天给了他俊美的容貌,却让他终身疯癫,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中就是一个疯子···上天还是比较公平的。

    想想现在要去大理城董府当家丁,林云仿佛就看到他一身青衫,头顶一顶小帽,被管家c主人吆来喝去的情景他一向喜欢自由自在,不受约束,想到此情景就浑身不自在。

    此刻的他心里恨极了那个至今还不露面的邻居,这个良心被狗吃的家伙,以一两银子获得一亩三分地,还有一处屋舍,逍遥自在的拍拍屁股走人,就随便把他安排在大户人家做家丁,就连雇来的马车也是低档次的,不仅马车破败不堪,就连车夫的态度也是差到极点,一张苦大仇深的脸阴沉得几乎可以拧出一桶水来。

    倒霉,真他妈的倒霉!

    林云又狠狠的往窗外吐一口唾沫,一阵春风袭来,深吸口气,一种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抬头望着无一丝白云的湛蓝天空,对当今现状的不满也就渐散。

    想与车夫聊聊天,顺便从中套出董府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套了几个话题车夫都未搭理一句,林云还听到冷哼声传来,若现在他不是无依无靠,若他拥有骑马技术,此刻他真想狠狠将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踹下去,再猛揍一顿。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在脑中意淫一番,红旗下长大的人是不会干这种激进的事地。

    要怪只能怪那良心被狗吃的家伙什么信息都不透露,只通过这个一副死人脸的车夫得知自己要被送去董府,送到董府门口就是车夫的责任,其他问题他一概不理。

    也只能怪这具身体主人生前阅历太差了,脑中信息存在极少,几乎是重复式的农家生活,活了十五年就只进过大理一次,也亏他还住在大理城外的小山区里人生真失败。

    杞人忧天没有用了,从这具身体脑中信息已知现在是贞观二年四月初二,这是目前最令林云满意的地方,至少活在盛世时代比乱世时代好多了,要是穿越过程中出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再往前几年,那可就悲催了,日后的命运必然是天壤之别。

    没有人可聊,林云就翘着二郎腿合着脚尖拍打木板声音,唱起了“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自娱自乐。

    车头的车夫听到车厢里传来古怪的哼声,嘴角越发撅起,不耐烦的瞟了里面一眼,暗骂一句“疯子”就狠狠的踢了老马一脚,马车在这一瞬速度加快,他只想早早地完成任务,能不见此人就永远不见。

    林云也在这一晃荡中差点掉落座位,爆了一句粗口“操”,抱怨道:“有你这样当司机的吗?”转念一想他也听不懂司机是什么,咕噜一句就不再说话,继续撩起布帘看外面风景,也只有外面的良辰美景才能令林云心情好受些。

    道路周围翠绿葱葱,一眼望去就是一片绿地毯,上面是一块巨大蓝布,二者构成一副绝美的山水画,林云不禁感慨,若他是个画家,此刻定会执笔把此景画下来,作为收藏,若放在之前的世界,也定会是巨作一部。

    只是林云不再欣赏美景,他的目光此刻被前方不远处的几个人影给吸引了,这些人多数都是小孩,身边有几个大人,他们都很欣喜,仿佛久别重逢,又如失而复得,看那些大人紧紧搂着小孩的样子,喜极而泣的样子基本可以看到大概。从这具身体的脑中获得信息才知道这些小孩之前都是因年初关中大旱,家人无力抚养被卖掉的小孩,如今大旱已过,唐太宗南诏国王颁布命令让所有小孩归乡,回到父母身边······

    在南诏居然能看到如此温馨一幕,南诏国王能有这样壮举,实在令林云欣慰,三天前刚到这里知道一切后曾一度迷茫,不知日后如何,日子过得是否痛苦经过这三天的自我安慰,内心已基本安定,此刻见此景,心情就更佳了。

    心情舒畅就开始哼歌,一首又一首,直到视线中出现一座庞大城池时,林云心神震撼中很自然地停止唱歌,双眼一愣一愣的望着城头上写着三个古朴大字“大理城”啧啧称奇。

    梦里大理,原来竟是这般模样!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三元阁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