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小说> 境界妖在斗罗> 境界妖在斗罗第六章 轮回者

境界妖在斗罗第六章 轮回者

    “诶!!!这么可爱竟然不是女孩子!可恶,本来以为会是一场……”

    似乎是被打击到了,俊逸的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嘴里开始碎碎念起来。

    “逸云,你这家伙不要整天想着女人啊!信不信我揍你。”

    站在一边的银色短发女子,挥舞着拳头威胁道。

    李逸云顿时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嘴硬道:“男人想女人有什么错!要是璃月你能……”

    “啊!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

    说着,轩辕璃月就抓住李逸云的后衣领,将他拽走了。

    “咳咳,抱歉,刚刚是我的同伴冒失了,他平时就是这么跳脱,我们奉基什王之命有一封信要送给乌鲁克王。能请你为我们指明方向吗?”

    剩下的男子走近幽枫,歉意道,并从黑色的斗篷里掏出几粒金粒,不着痕迹的塞进了幽枫的手心。

    幽枫握了握手,掂量了一下金粒的分量,堆笑道:“一直往前面走,顺着幼发拉底河往上游,你们就能到达乌鲁克了。”

    “嗯,明白了,谢谢阁下的指路。”

    男子道了一声谢,便转身朝那边胡闹的两人喊道:“知道路了,我们走。”

    “嘿,打不着~哦,来了来了,玄星快带路吧。”

    看着他们三个人走远了,幽枫抛了抛手中的金粒,笑道:“有趣的几个家伙,可惜了……”

    这时,厨房里忙碌的老人走了出来,高兴道:“祭司大人,鱼煮好了,过来吃饭吧。”

    “来了。”

    幽枫将金粒随手放在了屁股下的石头上,跟着老人一起走进厨房吃饭了。

    ——————恰饭ing——————

    四周的大地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到处都是剑痕,斧凿,枪孔,和锁链甩过的痕迹。

    金色的身影和绿色的身影在千疮百孔的大地上不断碰撞着,这已经不是寻常人可以看清的战斗了,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亦或是散发出的魔力量,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寻常人的极限。

    经过数次碰撞之后,两人总算是分了开了。

    皆是一副狼狈的样子躺在地上,吉尔伽美什拼着虚弱的身体,调整了一下呼吸,用斧子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恩奇都也不甘示弱,借着大地的力量,撑着自己爬了起来。

    “哈哈哈哈!原本本王还不太相信,区区野兽之流,怎能与本王并肩。”

    “但是,现在,本王承认你的勇武,你的确有资格和本王并肩而立。”

    “从此以后,你就是乌鲁克第二位王!”

    吉尔伽美什大笑着,并对恩奇都的勇武予以肯定,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那天宇上的神明,地上能与他较量三天三夜的英雄几乎不存在。

    “哦呀~真是值得庆贺的一天啊。庆贺吧,乌鲁克的第二位王诞生了,不过可惜的是,明年的今天就是他们的祭日。”

    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这片狼藉的大地上,其中一个黑色短发的俊逸青年玩味道。

    出现在这片战场的自然是李逸云,轩辕璃月,东方玄星三位了。

    “你这杂种,竟然胆敢冒犯本王!此举当以死谢罪,本王将亲自对你们下达审判!”

    吉尔伽美什冷声道,声音里满是暴戾的杀气。

    “哦~就凭你这菠萝菠萝哒的声体吗?”

    李逸云伸手指着狼狈不堪的吉尔伽美什调笑道。

    “嘭”

    他的话才刚说完,吉尔伽美什便抄着斧子冲到了他的面前,一记势大力沉的劈砍直接朝着李逸云面门袭去。

    不过这突袭却被,李逸云身边的女子——轩辕璃月用长剑挡了下来。

    “哦呀~好可怕啊。”

    李逸云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连忙往后面退了几步。

    “哼,拙劣的计量。”

    吉尔伽美什不屑的冷哼道。

    深红色的魔术回路在他的身上浮现,加重的力道直接将轩辕璃月的长剑压了下去。

    就在他将要取得优势的时刻,一道暗茫划了过来,逼得吉尔连忙闪身,放弃了获得优势的机会。

    出手的是另外一位黑袍人——东方玄星,一把黑色的匕首正被他握在手上,漆黑色的光泽让人一看便知这匕首上面,大概率附着什么不好的东西。

    “咻咻咻”

    这时,几道破空声响起,数道锁链从吉尔伽美什的身边射过。

    “不会让你妨碍到那边的!”

    李逸云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影突然从恩奇都的影子中蹿出,一拳就朝着恩奇都的面门挥了过去。

    恩奇都当机立断,松开手上的锁链,用手挡住了李逸云的突袭,并和他缠斗起来。

    而另一边,吉尔伽美什也和轩辕璃月战作一团,东方玄星则紧跟着他们战斗的步伐,时不时就阴一下,搞得吉尔伽美什束手束脚的。

    委实是憋屈的慌。

    可恶!这三个杂种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本王的全知全能之星无法查询出他们的底细。

    而且通过令咒系统,从老师那边抽过来的魔力有些供不应求啊,这几个家伙应该也不单单只有这点手段。

    有些不妙啊。

    尽管吉尔伽美什自认全盛状态下不会怕这三个突然出现的杂种,但自己毕竟和恩奇都战斗了三天三夜,本身精神上的疲劳加上周转不过来的魔力,再拖下去,恐怕真的会吃亏了。

    而和吉尔伽美什处境相似的还有恩奇都,不过她的处境比吉尔伽美什要好上一些,毕竟她是和李逸云单挑,而吉尔伽美什却是一对二。

    仅仅只是李逸云的话,还不足以迅速拿下恩奇都,他们三个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若是逼的太紧,搞不好就是被对方的垂死一击给重创。

    更何况两人身后的诸神也是他们所要警惕的对象,能保留的底牌自然是尽量保留,面对那些自傲的天神,这些底牌都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所以,虽然场上几人现在都是一副打的很激烈的样子,但其实都有所保留。

    但一直拖下去的话,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的败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前提是不会出现变数。

    嗯,如果没有……

    幽枫捂着微微鼓起来的肚子,赞赏道:“没想到老伯的手艺真不错,这鱼的味道好鲜啊。”

    听到幽枫的夸赞,老者显得十分高兴,连声说道:“和你胃口就好,和你胃口就好。”

    幽枫起身告别道:“神庙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就不多留了。”

    说着,拍拍裤子就朝着外面走去。

    “祭司大人,要我送您回去吗?”

    老者连忙起身跟上,打算送送幽枫。

    幽枫头也不回,朝身后的老者摆手劝道:“不用送啦,我自己走就行。”

    说完,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老者的视线里,老人愣了愣,叹口气,转身走进了屋子。

    ——————分界线——————

    吉尔伽美什这边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持续的高强度战斗,让吉尔伽美什的神经都快崩断了,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微小的失误。

    不过所幸的是,对方的剑术距离自己还有着一段差距,即使是察觉到了这细微的破绽,却也没有能够抓住。

    但这样下去,随着失误的增多,总有一次会被对方给抓住,而那时一切都会无法挽回。

    轩辕璃月已经察觉到了吉尔伽美什的疲惫,几次尝试抓住破绽却总是被其险险防住。

    和在周围不断游走,两处都顾及着的东方玄星交换了一个眼神。

    速战速决!

    另一边,恩奇都则有些心烦意乱,她此时的状态很急躁,原因无他,她想尽快解决面前的对手,然后去支援吉尔伽美什,不同于魔力的紫色光芒缭绕在她的身上。

    她已经掀开了她最后的底牌——从幽枫那里吸收魔力时顺带吸收进来的妖力,这股力量虽然量没有魔力那么庞大,但质量却远远超过了。

    不过,恩奇都其实并不想使用这份力量,直觉中,这份力量会影响到她的心灵。

    让诸神赋予她的使命感逐渐淡薄,她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毫无疑问,如果她和吉尔伽美什都死在这里,那么诸神的使命将毫无意义。

    所以,她果断的引动了这份力量,紫色的妖力在体内流转,三天三夜战斗的疲劳消失不见,力量和感知力大幅度的上涨,此外她还从这股力量中明悟了新的力量。

    将方圆几里大地的生气全部抽取出来,恩奇都的手上多了一小柄翠绿色的小刀,只有两指长,薄如蝉翼。

    “啊?气势这么足,我还以为你要用什么招式呢,就为了这么一把小刀吗?哈哈哈,去死吧!”

    李逸云嗤笑着,挥出了手中的折刀。

    折刀与小刀相碰。

    “什么!”

    李逸云一下子松开了自己手中的折刀,连忙退了开来,他惊骇的看着只剩刀柄落在地上折刀。

    是什么诅咒吗?

    在两把刀碰撞的一刻,折刀的刀身瞬间化作了灰飞,如同被什么给杀死了一般,失去了生命。

    如果是诅咒一类的东西,那么很可能在那玩意儿刺到自己的一瞬间,会直接抽干自己的生命力。

    真是麻烦的东西。

    李逸云想着,手上一翻,又是一柄崭新的折刀。

    而这是恩奇都则将替代李逸云缠住她的东方玄星也给逼了开来,李逸云看着东方玄星空着的手,显然自己的这位兄弟也吃亏了。

    还好,咱们两个的武器都是制式的,就算坏了也不心疼。

    想着,李逸云便再次冲了上去,缠住住了恩奇都,并朝着东方玄星喊道:“不要管我,你们快点解决吉尔伽美什,我这边没问题的。”

    东方玄星也不啰嗦,他相信着李逸云的能力,这个贱贱的家伙,正面打起来或许算不上顶尖,但恶心人的功夫绝对一流。

    而且先干掉吉尔伽美什这条大鱼的确是重中之重,而轩辕璃月此时也暗自蓄好了自己的杀招,只要吉尔伽美什再次露出破绽。

    下一击便是绝杀,而时机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在吉尔伽美什微调呼吸的一刻,破绽出现了,绝杀的一剑挥出。

    来不及了,吉尔伽美什想避开要害,但这一剑却已经避无可避,若是这一步退了。

    一步退步步退,他就再也没有了获胜的希望,那么久用斧子挡下来吧!

    吉尔伽美什内心无声的嘶吼着,脸上满是对这绝杀一剑不屑。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东方玄星的匕首挡住了吉尔伽美什的斧子。

    这是绝杀!

    然而这绝杀的一剑却戏剧性的劈在了李逸云身上,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恩奇都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变幻出一柄利剑,直接刺穿了李逸云的心脏。

    “什……么……”

    李逸云看着面前刺入心脏的利剑,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后就没了声息。

    东方玄星和轩辕璃月也脸色难看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倒不是在担心李逸云,而是因为此时有不知底细的第三者插足了他们的狩猎。

    看着手中长剑刺入的漆黑裂缝,轩辕璃月和东方玄星皆是连忙后退几步。

    因为这一刻,吉尔伽美什也反击了,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两人连忙退了开来。

    “诶?这柄剑很不错嘛。”

    戏谑的声音从裂缝中传了出来,随后裂缝在吉尔伽美什的面前扩张,一袭和恩奇都同款白袍的幽枫出现在了这里。

    “这个家伙不好对付,我们走!”

    东方玄星低喝道,随后幽枫放佛听到了一声钟鸣,眼前的一切变得凝固起来。

    时停吗?

    随后,在幽枫的注视下,东方玄星和轩辕璃月化作了白烟消失,随同消失的还有李逸云的尸体。

    锁链失去目标摔在地上,恩奇都可惜道:“让他们跑了。”

    因为恩奇都没有被时停所以,果断跑路了吗?

    真是谨慎啊。

    时停解除,幽枫绕有兴趣的打量着和自己有七八分相像的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也恢复了思考,疲劳如潮水般冲刷着他的精神,但他依旧强撑着自己站在那里。

    幽枫这才反应过来,湖蓝色的光芒在他的手上闪烁,一颗湛蓝色的药丸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幽枫的手上。

    这药丸自然是系统提供的,幽枫直接将它塞进吉尔伽美什的嘴里,吉尔伽美什的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幽枫看着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笑道:“你们两个看起来交流的很不错,不过动静太大,诸神的目光都在看着,我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说着,幽枫指了指天空。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顺着幽枫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本来白昼的天上,此刻满是群星闪耀,浩大的神威自天上压了下来。

    地上的凡人们,在这股神威下皆跪伏下来,这是众神之王安努的神威,凡人根本就承受不住这股压力。

    幽枫叹了一口气,耸肩道:“看来人家想找我聊聊,你们两个先回乌鲁克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着,幽枫就像走楼梯一般走向了那片天空,每走一步,他的身体就像缩水一般年轻一岁,紫色的妖力在他的身上升腾起来。

    还没等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反应过来,幽枫的身影就消失了。

    吉尔伽美什转身道:“我们回乌鲁克,还要安排挚友你的加冕仪式。”

    “呐,路上能和我说说那个男人吗?”

    “可以。”

    随后,星空中传来了阵阵如雷声般宏大的声响。

    幽枫的声音在整个苏美尔大地上回响,“你!给孤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