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序阁> 都市小说> 全职国医> 全职国医第一千零八章 阳痿(三更)

全职国医第一千零八章 阳痿(三更)

    “您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真要钱不够,我这边还有点。”

    方寒笑了笑。

    老爷子闲不住,愿意干着,他也拦不住。

    和关宝成合作,也能轻松一点,真要说起来,老爷子的水平其实也就那样。

    六十来岁,还很年轻,老爷子的身体硬朗,不说百岁,方寒觉得活过八十岁应该没问题的,郭文渊都八十多了,依旧精神奕奕,看上去也就像是六十来岁的老人。

    作为医生,方寒并不会盲从。

    什么老人年纪大了,该休息了,辛苦了一辈子了,老了要享福了云云,不能一概而论。

    老人家愿意休息,那就休息,不愿意,那就找点事干,有时候习惯了忙碌,真要突然闲下来,或许身子骨却大不如前了。

    就中医而言,顺其自然,才是养生之道。

    老年人,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不超负荷,是非常有好处的。

    反之则亦然,退休综合征就是是这么来的。

    退休综合征可不仅仅是思想上的病症,身体上也是。

    “算了,到时候看吧。”

    老爷子呵呵一笑:“实在不行,咱们就少占点股份,你那点钱还不够塞牙缝的呢,留着给我孙媳妇买礼物吧。”

    方寒能有多钱?

    老爷子知道方寒不是乱花钱的性子,现在在江中院待遇也算不错,可毕竟是年轻医生,一年能攒七八万都要好好攒。

    有钱?

    充其量十万是一大关。

    这么大的事,十万块能到哪儿去?

    他也就是和方寒说一说。

    “我现在身边有差不多三百七十多万吧。”

    方寒道:“要不我明天把卡给您,您用多少拿多少?”

    “咳咳......”

    老爷子突然一阵轻咳:“多少?”

    三百七十多万?

    自己攒了一辈子,就算是把花掉的算上,这么多年估么着也没赚这么多吧?

    “我接个电话。”

    正说着,电话响了,是江枫打来的。

    “你们要来?”

    方寒一愣,笑着道:“好,欢迎,那我让多买点菜,晚上家里吃饭。”

    挂了电话,方寒对老爷子道:“爷爷,我去里面看看,晚上来几个同事,多买点菜。”

    “去吧,我就在这儿等着。”

    老爷子点了点头,看着方寒走远。

    三百多万,这小子怎么赚的?

    现在当医生这么赚钱了吗?

    老爷子倒是不担心方寒走什么歪门邪道,自己的孙子他还是了解的。

    手把手教大的,什么性子,什么为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方寒都心中有数,很省心的。

    菜市场不算大,在篷花村边上好多年了,平常不仅仅村民会来菜市场买菜,就是附近的商贩、租户,平常生意还是不错的。

    现在村子要搬迁,租客摊贩都换地方了,菜市场也显得萧条了不少,摆摊的商贩不到原来的一半了。

    方寒进去的时候,田玲女士和龙雅馨正挑着菜,老方同志则和一位五十来岁的商贩聊着天,商贩边上还坐了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

    年轻人玩着手机,也不吭声,也不说话。

    “方老师,听说你们家儿子是江中院的医生?”

    “是啊,那小子从小就跟着我爸学医,报考了医学院,现在在江中院上班呢。”

    老方同志笑呵呵的。

    虽然相比儿子,老方同志更爱女儿一些,可儿子毕竟是自家儿子,亲生的。

    再加上方寒现在出息,老方同志也是倍有面子,出门在外有人提起儿子,老方同志也乐意多聊一聊。

    “那方老师能不能回去帮我问问,看看你儿子认不认识江中院比较厉害的中医?”

    说着话,摊贩还挑了几个西红柿装在袋子里递给方悦年:“方老师,一点心意,不要介意。”

    “你看你,聊个天,问个事,不至于。”

    老方同志推了回去,问:“是你们家谁生病了还是?”

    “您拿着吧。”

    老板笑着道:“我知道,你们篷花村现在人人都是百万富翁,也不差我这点西红柿,一点心意。”

    说着强行把袋子塞进老方手中,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低声道:“我家的小子。”

    方悦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板的儿子,看上去不像有什么病啊。

    “行,我回去帮你问问。”

    不管怎么说,顺嘴一问的事情。

    菜市场的老板大都是十多年的老熟人了,又不算多大的事。

    正说着,方寒已经走进来了,远远的招呼:“爸!”

    “我儿子来了。”

    老方同志笑呵呵的道。

    “呀,这就是您儿子,真是一表人才。”

    老板笑呵呵的,方老师人家的儿子长的是真俊啊,自家儿子要是有人家一半,自己也就不操心了。

    方悦年呵呵笑着,向方寒招手:“小寒,来!”

    方寒走过去,方悦年笑着给方寒介绍:“这位是袁老板,你叫袁伯伯。”

    “袁伯伯。”方寒礼貌的道。

    “客气了,客气了。”

    袁老板笑呵呵的道:“什么伯伯不伯伯的,叫我老袁就行。”

    方寒笑了笑,对方悦年道:“我去和我妈说点事。”

    说着,方寒准备走,方悦年一把拉住,稍微走远了两步,轻声给方寒说了一下情况。

    方寒什么水平,医术如何,老方同志不是很清楚,只是传达了一下,在人家老板面前,也算是让人看着,意思是你交代的事我办了......

    听老方说罢,方寒也下意识的向老板边上的年轻人看去。

    年轻人一直低头玩手机,老板和老方同志说话的时候年轻人也没怎么抬头。

    方寒就走了过去,凑到年轻人边上看了一眼手机。

    “袁大哥也看小说?”

    年轻人正在用手机看小说。

    “嗯!”

    年轻人也不抬头,继续很认真的看着。

    “什么小说?”

    方寒笑着问:“我也喜欢看,最近都书荒了,给我推荐几本?”

    袁老板在边上道:“人家方医生问你呢,你怎么头也不抬,一点礼貌都没有,亏人家方医生还叫你袁大哥。”

    “我乱看的。”

    袁明明摁了手机,抬起头来,勉强的向方寒笑了笑:“我就是打发时间。”

    趁着对方抬头说话的时候,方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对方。

    脸色微微泛白,应该是身体比较虚,精神不佳,眼中无神......

    袁明明只是抬头和方寒说了两句话,又低下头去看书。

    “方医生,我儿子性子比较内向,不怎么爱说话,你不要介意。”

    “哪能呢,我就喜欢袁大哥这样的性子,当朋友靠谱。”

    方寒笑了笑,对袁老板道:“袁伯伯,借一步说话?”

    老板跟着方寒走远了几步,这才问:“方医生,你是看出了什么?”

    袁老板也没指望方寒能看出什么,这么问只是客套。

    篷花村不少人都知道方寒在江中院上班,冲着大医院医生这个身份,不少人见了方寒都客气,可要说大家对方寒了解多少,那就不好说了。

    方寒毕竟年轻,不少人并不觉得方寒本人有多厉害,哪怕比较天才,那也是年轻圈子。

    袁老板也就是客套的一问。

    方寒不答反问:“袁老板,袁大哥是不是遇到过什么事?”

    袁老板一愣。

    方寒提醒道:“什么不开心的事,影响比较大的那种。”

    袁老板这就明白了,脸上顿时有了吃惊之色:“方医生,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说着不等方寒回答,他就道:“我也不瞒你,我儿子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从小到大学习都很好,虽然性格内向,却也不是现在这样子完全沉默寡言.......”

    说着袁老板把事情说了一遍。

    其实说出来都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关系到儿子的病,袁老板也就不隐瞒。

    袁明明比方寒大一岁,也比方寒早毕业两年,是江州交大的毕业生,211的高材生,毕业之后工作也不错,袁老板也引以为荣。

    袁明明上学的时候在学校里有个女朋友,两个人是大二的时候就好上的,感情非常好,一直到毕业,一起找工作,原本是等着工作攒钱买房,然后结婚过一辈子的。

    后面的事也就是非常狗血的桥断了。

    学校的学生毕业之后进入社会,感受到和学校截然不同的生活,有了攀比,有了压力......

    女朋友背着袁明明跟了一位有钱人,还被袁明明撞到了当场。

    那次事之后,袁明明工作也丢了,人也变了,整天不怎么说话,袁老板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这种事,他也只能开导,希望时间能愈合儿子的伤口。

    “那件事差不多都过去两年了,方医生你也能看出来?”袁老板很是吃惊。

    方寒不提,他都想不起来,毕竟不是什么开心事,他们一家人都是选择性的遗忘。

    “万事皆有因,袁大哥的病也是那次事情之后得的吧?”

    袁老板连连点头:“方医生你真是神啊,可不就是那次之后吗?”

    “事情过去大半年,明明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可看上去倒是好了些,我们就劝他出去找工作,再找个女朋友,这才知道他竟然不ju了.......”

    "原来是阳1痿。"

    方寒总算明白袁明明是什么病了,他是看出对方肝气郁结,心气不舒,可究竟什么症状他却不知道,肝气郁结,心气不舒是因,会造成的症状也很多,没有细问,没有诊脉,是不好随便下结论的。

    :三更,有书友建议我把更新时间固定一下,实话实说,不是我不固定,是码字不由人,我每天都是很早就准备,剧情顺就更新早,更新多,卡文就晚一点,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更新时间基本都是下午六点以后这样子.....还有,我每章三千字,三更比很多四更的字数都多......

yunyuedu5(云阅读网)!!